两篇聊天语录体

  • 时间:
  • 浏览:0

求助论语高手~~~急!!

孔子理想 孔子是全世界各民族的荣耀。

——爱默生 孔子早年丧父,家境清贫。

十五志于学。

三十岁兴办私学,打破贵族垄断教育。

他终身中,弟子三千,德才兼备者七十二人。

五十一岁入仕,官至大司寇,摄相事。

五十五岁时,带先生游学列国十四年。

暮年会到家乡教学著作,删《诗》、《书》,订《礼》、《乐》,修《春秋》,序《周易》。

孔子涉足的每一范畴,都有绝后绝后的建树。

如《周易》,之前是一部占卜书,经孔子增编《十翼》,便成了一部对中国文明有深远影响的哲学著作。

孔子死后,他的弟子和再传弟子将其言论思想搜集编撰成一部语录体的著作《论语》,创始了儒家学派。

孔子终身流离失所,奔走繁忙,他追求的是什么?他有一个终极目的,有一个理想吗?有。

有理想。

孔子当然有本人的理想。

孔子的理想是什么呢? 这方面著作颇多。

有人站在赞誉的角度去说,有人站在批判的角度去说,但往往是先入为主,带着一己之私见去评说孔子,挂一漏万,失之偏颇。

孔子从未明白地宣布本人的理想是什么。

但我们从《论语》中《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一条中,可明晰地看出孔子心目中的理想世界。

这条语录作为中学语文教材,而广为国人熟知。

限于篇幅,这里不抄录原文。

如疑心笔者了解有误,冤家们可去查考原文。

这条语录的粗心是: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陪同孔子坐着。

孔子说:“由于我比你们年龄大一些,你们不要因而而在我面前感到拘谨。

你们平常老说'没有人任用我呀',假如于有人任用你们,你们将怎样办呢?”子路搜索枯肠地答道:“拥有一千辆兵车这样的国度,夹在几个大国之间,里面有军队入侵,国际又碰上灾荒,假如让我来管理,等到三年之后,可以使人人士气低落,而且懂得道理。

”孔子对他轻轻一笑。

孔子又问:“冉求,你怎样样?”冉有答复:“方圆六七十里或五六十里的小国度,假如由我来管理,等到三年之后,可使人人富足。

至于礼乐教化。

只要等贤人小人来推行了。

”孔子又问:“公西赤,你怎样样?”公西华答复:“我不敢说有什么本领,但我情愿学习。

国君有祭奠的事情或同诸侯盟会,我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个小司仪。

”孔子又问:“曾点,你怎样样?”曾皙弹琴的节拍慢上去,接着“铿”地一声中止了弹奏,放下琴,站起来说:“我的志向和三位所讲的不同。

”孔子说:“没关系,也就各人谈谈本人的志向罢了。

”曾皙说:“莫春时节,穿上春装,约上五六位冤家,带上六七个小孩,在沂河里洗洗澡,在祭天求雨的土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回来。

”孔子长长叹了一口吻,说:“我赞同曾点的志向啊!” 前面还有孔子对几个先生发言的评论,从略。

简析这段话,我们发现,孔子对子路的“率尔而对”,轻轻一笑,对冉有、公西华的发言未作评论。

而到曾皙发言时,文章却鼎力铺陈,不只有言语描写,还有举措行为和场景的描写,更有孔子神态的描写。

这样的文笔,在精炼繁复的《论语》行文中是不多见的。

这样写的目的,意在突出和强调孔子和曾皙的问答,给人留下深入印象。

无论是子路的轻率自傲,还是冉有公西华的恭谦稳健,他们对本人的理想说得都十分详细。

而曾皙的答复,仅给我们描画了一个生活画面,一个生活小场景,却取得了孔子的认同。

这不只让我们联想到东方古代派文学的作风和手法。

作者给出的仅是一个符号,一把开门的钥匙,一条通往幽处的曲径,从而使文章的外延丰厚,内涵扩展。

具有了宽广的空间和可解性。

从曾皙为我们描画的生活画面,我们可以读出冠者(成人)和童子(小孩)内心的安静平和,慢条斯理。

他们正享用着生活的欢愉和幸福。

在这里,既看不到饥馑灾荒,也看不到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倾轧,更没有面对自然的“战天斗地”。

人们完全抓紧了本人的身心。

生活是一片祥和融洽。

孔子憧憬的理想生活,难道不正是我们朝思暮想的 吗?无论是古人的世界大同,还是古人的共产主义,无论是西方人的调和社会,还是东方人的自在民主,大家的追求殊途而同归,不正是这一终极目的吗? 孔子的理想,代表了全人类的理想。

也许有人会说,这有什么难的?约几个大人,带几个小孩,到大河里洗洗澡,站高台上吹吹风,唱着歌儿回家。

谁都能做到啊。

是的,谁都能做到,甚至你可以屡次反复去做。

但你却无处去寻觅那种内心的淡定和沉着,那种生活赋予的愉悦和温馨

现实上,时至昔日,即便这样复杂的场景也已不能够复制和再现。

第一,你已不能够找到几个心无挂碍的大人和小孩。

生活、生活的压力和竞争,迫使人们不得不去斗争和抗争。

第二,你已找不到一条洁净的河流,吹不到一丝清爽的和风。

古代科技对自然的干涉和毁坏,已把人类的生活环境弄得褴褛不堪。

第三,强势者形成的社会不公,毁坏了人们内心的安静。

心灵作为幸福的降生地,遭到了严重的净化。

所以,在这种状况下,你要领略曾子所描画的生活,只能是一种奢想。

从孔子和曾子说话到如今已过来了二千五百多年,我们曾有几次接近过孔子的理想,但那些乱世也就是几十年、一百多年的事。

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那只是几个辉煌的片段。

人们还生。

读《不要由于走得太远而遗忘现在为什么动身》后感

中国电视纪录片里程碑性的人物之一、中国电视著名栏目《西方时空》的缔造者之一、地方电视台初级记者陈虻同志,在与胃癌抗争九个月后,于2008年12月23日0时23分,不幸与世长辞,年仅47岁。

他的离去,使中国电视事业得到了一位不懈的探究者和理论者,地方电视台得到了一位优秀的旧事任务者,旧事中心得到了一位可亲可敬的战友,家庭得到了一位挚爱的亲人。

从1985年至今,在23年的电视职业生涯中,陈虻同志为中国电视事业贡献了经典作品、贡献了品牌栏目、贡献了珍贵的实际财富、贡献了青春、贡献了安康、贡献了生命。

——摘自《陈虻同志生平》 事先,网络上有关他的吊唁文字犹如井喷,不只来自他所供职的央视旧事中心,而且来自全国的电视圈、媒体圈。

八宝山公墓东厅,近两千人伫立在严冬的寒风中,排着绵延的长队,等候着和他最初的辞别。

陈虻的很多同事、同行们,把这次辞别视为“向一种肉体力气的致敬”、“与一个时代的辞别”。

陈虻的生命属于地方电视台旧事变革那段热情熄灭的岁月。

起始于1993年的春天,发端于晚上的节目《西方时空》,被喻为电视人 “延安”的旧事评论部,这是 “理想主义者啸聚挥帜”的时代。

因而,当我们着手保管网络上的悼文、开端搜集、整理陈虻材料的时分,心里就很清楚,我们所做的,不只是在留念一团体。

陈虻集体命运的面前,有着央视旧事评论部黄金时代最深的烙印。

他的旧事理念、肉体追求和人格力气,都可以在当年这个“理想者部落”里找到同类、知音和战友,他是他们的代表。

虽然这个时代曾经一去不再复返,虽然陈虻英年早逝,但留下的遗产珍贵而丰厚,应该传承。

在持续前行的时分,需求回头看看。

正如陈虻屡次援用的卡里·纪伯伦那句名言:不要由于走得太远,以致于遗忘本人为什么动身。

一 整理任务从“陈虻语录”开端。

他生前,在电视圈里,央视还有一些中央卫视,就有一些“陈虻语录”被口口相传。

逝世当前,在网上能搜集到的关于他的留念文字中,我们发现多篇多处提及陈虻箴言似的话语作风,提及“陈虻语录”。

央视旧事中心主办的一份内刊《央视旧事周刊》,在总第150期《永远的陈虻》特刊中,还辟出“陈虻语录”专页,登载了他的12条语录。

语录的称谓,最早源于地方电视台旧事评论部所在的“南院”。

在这里任务过的编导、记者都阅历过陈虻的审片。

这位部门主任审片异乎寻常,他常常是边审边讲,审完当前,还要总结点评。

一个十几分钟的片子,他会花上半个小时、甚至更多的工夫去剖析讨论,并很快地提炼出一些观念,或许叫做“警句名言”。

于是,陈虻审片,成为“南院”的一道景色线。

每当他坐在编辑机前,似乎有一个磁场吸引,会不知从哪里忽然靠拢来很多的人,周边围起一道人墙。

只见众人掏出本子,忙着记下他的一孔之见。

陈虻说话,带着语录体的滋味。

他擅长归结与剖析,有哲感性的思辨颜色,逻辑十分明晰,纲举目张,便于记忆与传达,因而很快就传播出若干条。

例如:生活中的一切发作都是我们拍摄的时机,而不是我们拍摄的妨碍;不要在生活中寻觅你要的东西,而要努力感受生活中究竟发作了什么;我们并不是在表述某种存在,而是在努力寻觅存在的缘由;等等。

以致于陈虻后来本人也常常援用,在审片的时分,在和部下聊天的时分,他会冒出来:陈虻语录第8条、陈虻语录第13条云云。

有一次,《西方时空》的一位编导,顺路搭陈虻的车,在车里有关于语录的一段风趣的对话: 这位编导问:“真有这么一本陈虻语录吗?油印的也行啊,多有用呀。

” 陈虻呵呵一笑:“我等着当前出呢。

” “那我如今就把您讲的话记上去吧。

” 陈虻仔细地说:“要真写这么一本书,我就得找个完全不会做片子的人,让他一下去就做片子,生拍,我在旁边瞧着,遇见什么成绩,处理什么成绩,那样我就把语录全想起来了”。

他的大局部语录,带有很强的实战、操作性质,掩盖电视旧事消费全进程。

还有一局部语录,关注的视野从节目到栏目、从栏目到频道。

尤其前期,他在孜孜不倦地构建新的电视理念,努力于推出一批批新的节目形状。

陈虻说:“拍一部片子只能谈创作领会,拍十部片子可以谈创作经历,拍一百部片子才可以谈创作规律”。

从亲身的创作阅历和“阅片有数”的审片理论中总结提炼而成,在陈虻这些实战性、操作性极强的“语录”面前,包括着深入的理念,那是他对电视的属性和本体规律的考虑。

这是一个继续不时地内省的进程,包括重新检讨电视人与观众的关系;看法群众传媒的传达特性;尊重影像传达规律;找到属于电视本体的表现手法;纪实影像的创作理念与规律等等。

在整理语录的时分,我们常常被陈虻的“先见之明”所震撼。

时下电视旧事节目、栏目、频道存在的一些老成绩,遇到的一些新成绩,其实陈虻在好几年前就有所预见、有所考虑,甚至有他本人的答案。

如今回过头来,再听他当年说的话,不得不慨叹:陈虻具有无法追逐的智慧。

本书的第一个特点:以“陈虻语录”构造与编辑。

全书共20篇,除了前言,其他19篇的标题、每篇各节的小标题,都是陈虻语录,总计108条。

局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