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七十七章 算错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请......”

    处于众人嘲笑和非议的眼神中央的朱平安,面不改色,宠辱不惊,一点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抬头正视鬼手张,勾起唇角,平静的微微笑了笑,伸出右手指着鬼手张手里的算盘,说了一个请字,示意鬼手张继续统计数据。

    装,接着装,看你最后怎么收场!

    鬼手张冷哼了一声,重重的将算盘放在桌上,双手如疾风骤雨似的拨弄起算珠来。

    双龙戏珠;

    左右开弓;

    一场视觉盛宴再次来袭......

    朱平安一边欣赏鬼手张的表演,一边轻轻摇了摇头,不可否认,鬼手张的珠算术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但是领先了数百年的数学,可不是单纯凭手速就能追上的。

    注意到朱平安看着自己摇头,鬼手张更是勃然变色,你一个不会算盘又放弃了的人,装逼上瘾了是吧?!

    呵呵

    这朱平安啊,还真是的.....屋内围观的官员见状,摇头低笑不已。

    在他们看来,朱平安这就是在班门弄斧,在关公面前耍大刀,人家鬼手张可是珠算界的宗师级人物,你一个连算盘都不会打的人,有什么资格摇头啊。

    算了,算了,这么能装逼,看看他最后怎么收场,众人都抱着这种想法,嘲笑的看着朱平安,静等事态发展。

    “大人请用茶。”

    太仓的差役端着茶,来到了朱平安跟前。

    “多谢,嗯,好茶......”

    朱平安伸出左手接过差役端来的热茶,放在唇边轻轻嗅了一下,微微勾了勾唇角赞了一声,然后便将茶杯放在了桌上。

    虽然有些口渴,但是谨慎起见,稽查未结束,外面的吃食茶水,朱平安是一概不入口的。

    “呵呵,果然是好茶,朱大人何不喝一杯?”

    一位官员刮了两下茶盖,大口嘬了一口茶,大声的赞了一句,扭头看着朱平安问道。

    “大人请慢用,平安不渴......”

    朱平安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唇角,向其拱了拱手,微微一笑。

    渴死你。

    傻逼。

    那位官员扫了朱平安发干的嘴唇一眼,嘲弄的向下扯了扯嘴角,故意当着朱平安的面又喝了一口茶。

    贾郎中扫了朱平安一眼,微微眯起了眼睛......

    在朱平安说已经算完了后,又过了两刻钟,也就是半个小时,双手左右开弓的鬼手张也停下了手,特意挪了挪身子,背对着朱平安,用身躯挡住了朱平安的视线,拿起毛笔在空白宣纸上写下统计数据的结果。

    又过了片刻,其他四位账房也停下了拨弄算珠的动作,与鬼手张相视了一眼,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背对着朱平安,同样用身体挡住朱平安的视线,在宣纸上下了统计数据的结果。

    “回禀诸位大人,我等已经统计好了。”

    鬼手张拱手行礼,向张管库等官员回禀道。

    “好,辛苦了。”

    张管库点了点头,然后扭头看向朱平安,“既然子厚也早就算完了,那就核对一下吧。”

    朱平安点了点头,伸手将面前的宣纸展开,露出了记载其上的数字。

    “鬼手张”等五位账房也拿着记录数字的宣纸走上前,放在朱平安面洽的桌上展开,也露出了及在其上的数字。

    朱平安展开的宣纸上写了两行字。

    其中最上面一行写着:“今查银库,实存银:一百二十三万七千二百五十两”。

    在这行字后面,还用括号括起来了一个数字:(九十万三千八百两)。

    紧接着下面一行写着:“实存金:三十一万六千五百两”,后面也用括号括起来了一个数字:(三十二万五千五百两)。

    朱平安括号里面括起来的数字,是银库中成色不好的银子数量,意思为,现在银库实存一百二十三万七千二百五十两银子,其中有九十万三千八百银子成色不好,并非足银。

    鬼手张所展示的宣纸上,写着:“实存银:二百一十二万七千二百两整;实存金:七十二万两整。”

    其他四位账房统计的数据,与鬼手张展示的数据一致,都是实存银:二百一十二万七千二百两整;实存金:七十二万两整。

    “嗯,几位账房记载的数据一模一样,实存银:二百一十二万七千二百两整;实存金:七十二万两整。哈哈哈......朱大人记载的数据跟几位账房的不一样呢,哈哈哈......”

    围观的官员核对了一下朱平安跟鬼手张等五位账房所展示的宣纸后,不由笑着读了出来。

    “哈哈哈......还真是只有朱大人统计的不同呢,哈哈哈......”

    “呵呵,朱大人不会是累的眼花,漏看了一半的数字吧,哈哈哈......”

    “呵呵,朱大人统计的那么快,**数字不是正常的嘛......其实朱大人算出来这么一个,嗯,一个比较接近的数字,已经很难得了。”

    “呵呵,王大人你的标准也太低了,这都差了几十万两了,还接近呢,呵呵......”

    其他围观的官员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呵呵,快看,你看他统计的数据,还用了一个奇怪的圆弧鬼画符,包起来了一个数字。呵呵,好笑,他不会是多写一个数字,蒙对的可能性就多了一倍吧,哈哈哈,我忍不住了,哈哈哈......”

    古代没有括号,围观的官员不认识括号这个符号,看到朱平安宣纸上的括号符号,就当成了鬼画符,嘲笑了起来。

    在六张宣纸同时展开的一瞬间,屋子里就响起了一串的笑声,许久也没有停下来过。

    六个人统计数据,五个人的一样,只有一个人的不一样,这还用说嘛,肯定是那个不一样的人统计错了嘛,不可能是四个人都统计错了,只有你一个人统计对了吧,哈哈哈......

    的确,如果是四个人统计错了,可还能错出来了同样的数字,这种概率太小了。

    所以,众围观官员理所当然的认为朱平安统计错了,他错太正常了,连算盘都不会,半盏茶功夫,装模作样画了几个鬼画符,他不错的话,就没有天理了。

    不过,与围观的官员不同。

    张管库、贾郎中等太仓高层官员,看到朱平安展示出来的数据后,好像见鬼了似的,脸色一刹那间变的灰白,愣在那里直直的瞪着朱平安展开的宣纸,像是一根根木头一样。

    虽然现在是大暑天,可是他们整颗心像是被人绑了一块石头沉到了冰窟之中,浑身一阵恶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