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七十五章 狂妄自大朱平安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请朱大人放心,统筹数据本就是我们账房的份内之事。不过,朱大人你一个人统计一张数据真的可以吗?要不,我们这边匀两三个账房跟朱大人一起统计吧。”

    鬼手张眯着眼睛微微笑了笑,挑了挑花白的眉毛,向着朱平安拱着手说道,面上看似十分恭敬,实则心里很是轻视,暗讽朱平安不自量力,竟然狂妄到他自己一个人统计一张数据,而让自己等五个账房统计一张。

    “多谢好意,我可以的。”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听了朱平安的话,鬼手张脸上的笑,一下子僵硬在了脸上,感觉一口气憋在了嗓子眼上,不上不下,难受的紧。

    这个姓朱的小子,好生猖狂,老夫好心好意,你竟然如此不识好人心!

    太狂妄了。

    竟然狂妄到说你可以的,呵呵,真是上嘴皮挨天,下嘴皮贴地---好大的口气!

    “呵呵,既然朱大人可以,那我等自然就没有问题了。”鬼手张呵呵一声冷笑,拱了拱手说道。

    “好,既然没问题,那就开始吧。”朱平安点了点头。

    张管库、贾郎中他们在办事房内腾出来了两张大桌子,供朱平安和五个账房统计数据。

    两张桌子紧挨着,中间就空了一米左右的距离,朱平安坐在了南向的桌前统计数据,鬼手张等五个账房坐在了北向的桌前统计数据,面朝面相对着。

    贾郎中让人送来了六张算盘,分别供朱平安和五个账房使用。

    朱平安接过算盘后,随手拨弄了一下,就放在了桌子一边,没有要用的意思。

    对面桌上的鬼手张见状,轻蔑的勾了勾唇角,他一眼就看出朱平安不会用算盘,明显是一个算盘届的门外汉,刚刚朱平安拨弄算珠的手法简直不要太儿戏,漏洞百出,只要是个熟练使用珠算的人,就不会那样拨弄算珠。

    呵呵,朱平安,从你你刚刚拨弄算盘动作,我就看出来五个错误。

    就这?!

    你还大言不惭、狂妄的要一个人统计一张数据?!

    真是可笑至极。

    睁大眼睛吧朱平安!

    老夫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珠算高手!

    鬼手张微微笑了笑,然后当他目视算盘后,神情穆然严肃了起来,好像他眼中只有算盘一样,浑身的气势宛若一位冠绝天下的武林高手,浑身都笼罩着一种让人不得不正视的气势。

    右手往上一甩算盘,左手瞬间按在算盘上,双手在空中一捋,瞬间一阵密集清脆的“啪啪啪啪”算珠撞击横梁的声音响起,如同弹奏了一段音符似的。

    也就是一眨眼的时间吧。

    左手右手就按着算盘落在了桌子右上角,看似大开大合,但是算盘落在桌上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就像是踏雪无痕的轻功高手一样,可见鬼手张对算盘的掌握已经到了举重若轻、人算合一的至高境界了。

    算盘落在桌上后,上珠和下珠整整齐齐的排列在梁的两侧,一点都没有错位。

    也就是说,就在空中的那一瞬间,鬼手张的左右手就将杂乱排列的算珠给整齐的排列复位了。

    “鬼手。”

    “不愧是鬼手,单是这一手,我等就望尘莫及。”

    了解算盘的官员还有另外四位账房被鬼手张露的这一手给惊住了,纷纷赞叹不已。

    朱平安也被鬼手张这惊人的手速给惊了一下,然后微微撇了撇嘴,呃,这手速,就是现代那些单身三十年的骚年也望尘莫及吧。如果鬼手张在现代的话,这手速或是弹钢琴或是打什么LOL、DOTA2、王者荣耀之类的职业电竞,都是一个潜力的好苗子。

    看到朱平安吃惊的模样,鬼手张满意的勾了勾唇角,然后一副宗师风范的轻声诵读:“七子之家隔两行,十全归一道沧桑。五湖四海盘中算,三教九流珠上忙。柴米油盐小黎庶,江山社稷大朝堂。八方天地经营手,六六无穷今古章。这算盘看似渺小,实则妙用无穷,弹指间便可指点山河。”

    “张账房所言极是,这算盘方寸间却是大道理,陶宗仪《南村辍耕录》有云:凡纳婢仆,初来时曰擂盘珠,言不拨自动;稍久曰算盘珠,言拨之则动;既久曰佛顶珠,言终日凝然,虽拨亦不动。”

    “张账房如此境界,真是让我辈汗颜啊。”

    其他几位账房纷纷附和,开启了职业互吹模式。

    朱平安扫了他们一眼,然后淡定的低下头,取来笔墨纸砚,开始统计其数据来了。

    哼!

    连盘算都不会,你拿什么计算,拿什么统计数据,竟然用笔墨纸砚装作模样,呵呵,真是笑话。

    鬼手张见状,摇了摇头冷哼了一声,然后与其他几位账房相视一眼,点了点头,也开始统计了起来。

    一时间,办事房内响起了一串噼里啪啦的算盘声。

    鬼手张不愧是账房届的佼佼者,双手放在算盘上,简直是像是安了马达一样,什么“左右开弓”、“穿梭打法”、“弹指一瞬”、“一目三行”这些高难度的珠算手法眼法,鬼手张都是信手拈来,眼睛看一个数据,手上的算盘就已经打了出来。

    其他的四位账房虽然手速比不上鬼手张,可是也不慢,紧追鬼手张,互相之间更是你追我赶,想要在这么多官员间表现一把,左右开弓、穿梭打法等等,也是绝活绝招齐上阵。

    相比之下,朱平安那里就很是平淡无奇了,可以说在气势上,朱平安早就输了十万八千里了。

    在外人看来,朱平安也就是盯着数据看而已,间或偶尔用毛笔在宣纸上列了一些看不懂的鬼画符而已。

    大约也就过了五分钟吧。

    朱平安俯身在宣纸上写了几个数字,写完后将手里的毛笔放在了砚台上,然后就抱着胳膊看对面的鬼手张等人的花式算盘表演。

    鬼手张用余光瞥了朱平安的动作,嘴角讥讽的弧度更大了,呵呵,现在连装模作样都装不下去了,真是可笑,刚刚你那狂妄自大的劲呢,脸疼不疼啊,呵呵。

    张管库等人以及其他四位账房看到朱平安放弃治疗的样子,也是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