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七十四章 一脱成名天下知(五)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太仓银库的大门打开了,里面并没有什么金光闪闪银光闪闪亮瞎狗眼之类的,相反,在外面光天化日的衬托下,银库里面反倒显得有些黑漆漆的。

    乍一看还以为是进了大狱似的。

    不过等走进去,眼睛适应了库内外光纤落差后,倒也不觉得黑漆漆的了。

    进了库门后,是一条不太宽的通道,通道两侧墙壁上每隔两步就燃着一根手腕粗细的蜡烛。

    再往里走就是一个个库区了,库内是一个一个摞在架子上的箱子,打开箱子,是一摞一摞整齐有序排列的银锭,在烛火的照耀下,简直要把人的眼睛晃花。

    按理论来讲,每一个银锭都应是固定的重量,每一个箱子内的银锭又是相同的数目,那每一个箱子内的银子重量应当是一致的,只需要统计箱子数量,便可以得出银库内的金银数量。

    不过,朱平安还是坚持要刘堂官和库兵打开每一个箱子,不厌其烦的取出银子称重。

    称重之前,朱平安还特意检测了一下衡器,称重了一下自己,与来之前在临淮侯府称重的数量一致,基本可以相信太仓银库的衡器没有被动手脚。

    朱平安将库兵分成了三组,一组负责打开箱子取出银子,一组负责搬运称重,另一组负责将称重后的银子放回箱子。

    每一组库兵,朱平安都分派了一名东厂蕃子监督。东厂番子代表嘉靖帝,有他们参与监督,整个盘库过程就像被公证了一样,结果具有极强的公信力。

    称完一箱子,朱平安和刘堂官就分别记录下来数字,也各有一位东厂蕃子监督。

    称重完一个箱子,由负责监督第三组库兵的东厂蕃子在其上贴上一个标记有数字的封条。这是朱平安提前做好的封条,从“一”一直到“三百”,这样贴到几就可以知道称重了多少个箱子,省去了最后汇总统计箱子的麻烦。

    第一个库区共有三十箱子银子,其中有八个箱子的银锭成色明显比其他箱子差一些,一看就不是足银,朱平安在这八箱银子的封条上特意标注了个“?”,以示区别,在记录数字的时候,也在后面加了个“?”作为区别。

    等把第一个库区盘完的时候,时间都已经到了中午了。

    外面有人送进来的饭菜,朱平安令人分批去用膳,不过朱平安并没有去吃,担心饭菜中会被人做手脚,另外早上的时候朱平安特意吃的很多,就是为了今日中午空腹盘库。

    用过午膳后,盘库的效果高了不少。

    第二个库区和第一个库区一样,同样是三十箱子银子,不过这一个库区中有十箱子的银子成色偏差。

    第三个库区也是有同样的三十箱子银子,不过其中竟然有十五箱银子成色偏差。

    第四个库区……

    等到下午四点左右的时候,朱平安他们终于盘查完了所有库区,银库,金库,所有都盘点了一遍,共计有一百七十二箱子银子,八十七箱金子。

    盘库完毕就可以出去了,至于数据,还要在外面整理。

    出银库时,比进银库还要严格一些。

    里面的人一个,一个的往外出。

    门口的堂官也是一个一个的检查,很是认真负责。

    “嘎嘎~嘎嘎~”

    库兵来到门口,蹲下身体,双手伸直,露出两肋,然后微曲着双腿用力蹦跳两下,双手在头顶拍巴掌,嘴里面大声的学着鸭子嘎嘎叫。

    “出来。”

    跳完后,再大喊一声跨过前面的一条长凳子,以此证明自己没有夹带银两。

    堂官再最后把库兵的遮羞短裤仔细搜检一遍,然后才允许库兵往外走。

    一个

    接着一个

    不知检查了多少个后,弯着腰的堂官正要检查这个出门的人的短裤时,伸手的瞬间,忽然看到眼前一条黄瓜晃啊晃。

    卧槽?!

    这是什么?!

    裸的?!

    辣眼睛!

    堂官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正要骂一嗓子,忽然想起进库前一丝不挂的朱平安了。

    “朱大人,您请。”

    堂官立马恭起了腰,伸出手请朱平安走出库门。

    朱平安也没有客气,跨步走了出来,自己连条短裤都没穿,根本也用不着这最后一步检查。

    跨出库门后,朱平安就快步来到更衣室,将自己的官服重新穿好。

    自己又不是暴露狂,刚刚脱衣服是为了盘库,盘库完了自然要穿上衣服。

    上午观礼的官员,此时已经走了一多半了,裕王和宁安公主更是早早的就走了,现在外面只剩了十余位官员。

    朱平安穿好官服,走出更衣室,滴血剑跟了上来,寸步不离朱平安。

    “呵呵,子厚,盘完库了?”门外张管库等人一脸复杂的看着朱平安。

    “嗯,数据已经记录好,还没有做最后统计,咱们太仓的账房呢,麻烦请出来协助统计下数据。”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向他们展示了一下手里写满数字的宣纸,又指了指刚走出来的刘堂官,“刘堂官手里也有一份同样的数据。”

    等到刘堂官也换上衣服后,在滴血剑等东厂蕃子的陪同下,朱平安随张管库等人到了太仓银库的一间办事房。

    很快,房内“鬼手张”等五位太仓资深账房也被请了进来,走进房间,行礼完毕,“鬼手张”将目光落在了朱平安身上,看了眼这位很年轻的帝国六品官,眼神中透着自傲和轻视。

    这是一个账房届金字塔顶端账房的自信。

    如果说做八股文章,“鬼手张”自知不如朱平安,但是说到做账统计数据,“鬼手张”有一万个自傲的理由,相信自己就是让朱平安一个手,自己只用一个手盘账,也能甩朱平安一条街。

    账房到了后,朱平安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简单说了一下,让刘堂官将他统计的数据交给账房,由他们统计刘堂官的哪一张数据,自己统计自己手上的这张数据。

    两张数据都是一样的,统计完后,再核对一下统计出来的结果是否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