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七十三章 一脱成名天下知(四)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嗯,贾大人所言极是,我有看过律例,这样可以了吧。哎,刘堂官你楞着干嘛,还得请你带路呢。”

    一丝不挂的朱平安,脸不红,气不喘,比若无其事还要淡定一百倍,那感觉一点也不像是一丝不挂,反倒像是穿了新衣服让人点评似的,伸开胳膊在贾郎中面前转了一圈,然后向上伸长胳膊,向着刘堂官挥了挥手,喊了一句,然后跟个没事人似的,甩开屁股蛋子大踏步就往银库库门走去。

    朱平安的这句话,才把众人从震惊中惊醒过来。

    哎呦!

    卧槽!

    我的眼睛!

    天啊,我看到了什么?!

    那个光着屁股蛋子,甩着某根不雅的物事儿的人,真的是朱平安吗?!

    真是辣眼睛啊!

    斯文扫地,不要脸啊,天啊,我们读书人中怎么出了这么一个败类啊,简直是给读书人抹黑啊。

    离经叛道啊。

    孔夫子的棺材板都要按不住了啊!

    观礼的官员中,某几位上了年纪的官员,看到朱平安这幅模样,气的吹胡子瞪眼外加跳脚,恨不得上去指着朱平安的鼻子斥问他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是不是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简直是连乡村的匹夫都不如啊,乡村的匹夫也知道廉耻,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赤身果体啊。

    贾郎中在朱平安开口的时候,也终于回过神了,只是嘴角还忍不住的抽搐,心里面一万个曹泥马呼啸而过,所言极是?你妹的所言极是啊,我话还没说完呢,只说了个须除去衣而已,后面的话还没说呢,你都脱的一丝不挂了啊,连短裤都脱了啊。而且,即便我说完,也只是说除去衣服,只准穿一条短裤遮羞啊。你丫的全都脱干净了啊,一丝不挂啊,哪里听我的话了!

    一边的赵郎中即便在朱平安开口后,也没有回过神来,一直是处于目瞪口呆的地步。

    朱平安脱衣服时,他是吃惊的目瞪口呆。

    朱平安脱了衣服后,他是被朱平安甩着的某根不雅之物给震惊的目瞪口呆,一直以来,赵郎中都自诩器大之人,家里的夫人小妾都不用说了,就是金凤楼的小桃红、胭脂她们等都说是她们见过最雄伟的了,可是没想到朱平安这么一个文弱书生,竟然比自己的要伟硕如此之多,一时间,赵郎中思考起人生来了。

    张管库一刹那脸色变的灰白,吃惊的眼睛都快跳出眼眶了,嘴巴张的大大的,嗓子里好像痉挛了似的,急促地呼了一口气,震惊的如同看到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似的,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朱平安脱了,脱的一丝不挂......

    这怎么可能?!

    张管库原本以为事情都在掌握之中,可是没想到朱平安就这么“脱”身而出!

    “呵呵,有意思.....”一旁观礼的严世蕃,只是在最开始愣了一下,继而微微笑着说了一句。

    在一旁观礼的官员,几乎都好像是被晴空一声霹雳惊住了似的,目瞪口呆的看着一丝不挂的朱平安,一副活久见的模样,接着一片哗然。

    当然,要说最吃惊的还属角落里的宁安小公主。

    其实

    如果知道事情会这样发展的话,宁安小公主绝对不会看的,不止是不会看,今日连太仓的门都不会他进来。

    可是没有如果。

    刚刚宁安小公主还在嫌恶、鄙视朱平安是个吹牛皮不打草稿的骗子呢。

    还在各角度的挑剔、鄙视朱平安呢。

    可是没想到,眨眼间就风云突变,朱平安竟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个呼吸间就把他自己给脱了个精光,宁安小公主都没反映过来呢,眼中的朱平安就一丝不挂了。

    (⊙o⊙)…

    奇怪

    朱平安在做什么?

    (⊙ o ⊙)啊!

    他的衣服怎么不见了?!!

    震惊之下,宁安小公主连眼睛都没来得及闭上,就这么目睹了纯天然无添加的朱平安,目睹了之后,震惊的都忘了闭眼了。

    上面是平的,跟自己还有宫里伺候自己的宫女不一样。

    可是

    下面那根黄瓜似的东东是什么?!!

    难道说是男人的......

    这种视觉冲击,让宁安小公主心“扑冬,扑冬’地跳,脸也刷地红了。

    还是目瞪口呆的裕王反应过来,跟火烧屁股似的,赶紧伸出双手遮住宁安小公主的双眼,才让宁安小公主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然后是又羞又恼又怒。

    “呜呜呜......皇兄,我一定要禀告父皇,千刀万剐了朱平安这个小贼.....”宁安小公主用力的一跺脚,猛的转过身,背对着朱平安,羞怒的一泡热泪在眼眶里直打转,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都怪皇兄带你来这里,都是皇兄不好,害皇妹受了委屈。朱平安这个狗东西,竟然敢如此不知廉耻,皇兄我恨不得手刃了他......咳咳,不过,皇妹,其实如果严格说起来,朱平安他也不是有意的,他也不知道我们在这里,不然借给他十个豹子胆,他也不敢如此啊。不过,即便如此,皇兄也不会轻饶了他......”

    裕王一听,吓的赶紧起身安慰起宁安小公主来,宁安可是父皇最宠爱的公主了,如果要是让父皇知道自己带着宁安出宫,还让宁安看了这么一出污秽,污了宁安的眼睛,毁了宁安闺誉的话,本来就不喜欢自己、嫌自己窝囊无能的父皇,估计杀了自己的心都有吧,更不要说那个位子了。

    所以,为今之计,一定要先稳住皇妹,千万不能让父皇知道此事,更不能让四弟知道了此事。

    ......

    朱平安并不知道自己惹下了这么一件天大的祸事,更不知道有人在为努力的自己擦屁股。

    一丝不挂的朱平安,招呼了刘堂官后,就背着手大步往银库库门走去。

    雄赳赳气昂昂。

    跟只领头的大公鸡似的。

    刘堂官被朱平安点了名,看了看愣伸了的张管库等人,再看着阴森森盯着自己的那个赫赫有名的凶人滴血剑,也只好硬着头皮,点派了库兵,跟着朱平安往银库走去。

    朱平安到了银库门口后,站住,等着刘堂官他们。

    刘堂官还有进库的库兵等人,在门口脱的只剩一条遮羞短裤。

    东厂这边,滴血剑也点了五名东厂番子,令他们也都脱的只剩一条遮羞短裤,跟随朱平安进库。

    银库库门口前另有一名堂官作为验身官,按照规矩,验看了进库的众人一遍后,喊了一声“准入”。

    银库的库门吱吱的缓缓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