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七十一章 一脱成名天下知(二)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当工匠把镔铁库门安上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太阳都升到10点钟方向了。

    朱平安之前之所以上奏更换库门,就是为了请封条封闭银库,杜绝太仓张管库等人弄虚作假的可能。现在新库门已经更换了,银库也不能再封闭了,所以必须要第一时间盘点太仓银库,不给太仓诸人弄虚作假的机会。

    于是,在工匠更换上新门的第一时间,朱平安就决定动手盘点太仓银库。

    朱平安起身与一旁的东厂滴血剑耳语了几句,滴血剑便挥手吩咐东厂番子,分成两排站在了银库门外的空地上,禁止一切不相干的人进入银库。

    四周观礼太仓更换库门的众位官员,见此情形都明白朱平安这是要盘库了。

    太仓张管库等人相视一眼,便不约而同的向朱平安这边走了过来。

    此时观礼的官员中,在角落里有两位很是年轻的官员,两人似乎特意避开了严世蕃等人,坐在了距离严世蕃很远的角落。

    其中一人持着裕王邸资证,自称是裕王府长史司右长史,带着乌纱帽,却把网巾拉的很低,看着年纪不大,胡须却很茂盛,还是圈嘴胡,看着总有些不协调。

    此人明明是正五品的裕王府右长史,却给人一种做贼似的感觉,明明胡须粗狂、刚劲有力,可是整体却给人一种很反转的印象,谨小慎微,以及文弱。

    另外一人也是持着裕王府的资证,根据资证可知,此人是来自裕王府长史司的从九品伴读,年纪不大,看着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很是青涩,嘴唇上似乎特意留了一圈绒毛,不过尽管如此,也难遮起清秀。

    看着像女扮男装了似的,不过这个年代,**风气还是很浓的,一个清秀俊俏的伴读,可以像书童一样研墨陪读,也可以像侍女一样红袖添香,呵呵,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说不定裕王也有这种兴趣,涉及到皇子的隐私,太仓的人也都识趣的没有追问。

    裕王府的两位官员来此并不是为了观礼的,只不过是正好赶上了而已,他们另有目的。

    两人带着裕王的手谕前来的,裕王手谕,着太仓银库按例发放欠发了三年的岁赐。

    不过刚掏出裕王的手谕,就被太仓的赵郎中随便一个理由给推倒户部去了,说太仓有规定,只有见了户部的公文才能发放银子。裕王府右长史以祖例为由争辩,被赵郎中以更换库门、公务繁忙为由,轻松随意的就给一推三二五了。

    赵郎中等人早就得到严世蕃暗示了,故意扣押不发裕王的岁赐,至于其中原因,赵郎中是不知道的,反正严大人暗示过了,照做就是了。

    “气死姑奶奶了,什么狗奴才,说是咱们家的管家,结果连主子的岁赐都不发!”

    裕王府九品伴读一开口,就暴露了女扮男装的身份,一口清脆的黄莺女声,带着一股子刁蛮劲儿。

    从管家、主子、岁赐等词语不难分析出她的身份,明显就是来一位自皇家的小公主。

    “皇妹,小点声。”裕王府右长史赶紧伸手捂住了小公主的嘴,同时环顾了四周,见周围人都被前面朱平安的动作吸引了,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这才吁了一口气。

    从这位裕王府右长史的话里可以看出,这为右长史的身份也不简单,定然也是一位皇族中人。

    “皇兄,我这不是替你打抱不平嘛,他们连你的岁赐都敢扣下不发,这群狗奴才,一个个都该禀了父母,将他们拉到午门问斩!看他们还敢不敢!”小公主哼了一声,气呼呼的说道。

    “宁安!说了多少次了,你也不小了,别总是喊打喊杀,女孩儿家要时刻记得德容言功......总这么刁蛮,让父皇去哪给你寻个敢娶你的驸马来。”裕王右长史一脸无奈的说道。

    裕王右长史,确切的说是大明皇三子裕王殿下朱载垕(hòu),是嘉靖帝硕果仅存的两个皇子之一,还是年长的那位。按理论上来讲,在前年庄敬太子朱载壡去世后,按照嫡长子继承制的原则,他这位年长的皇子应该被立为太子了。

    不过可惜的是,他这位皇三子迟迟没有被立为太子,而且未来也看不到一点被立为太子的迹象,相反,因为他母妃杜康妃不受嘉靖帝宠爱的缘故,以及他本身性格能力等原因,他这位皇子很不受嘉靖帝待见。

    上次见他父皇,还是在过年的时候,而且也只是听了两句训话而已。

    相比于他,嘉靖帝明显更喜欢比他小一个月的弟弟--皇四子景恭王朱载圳。

    裕王眼前这位女扮男装的少女,正是他的皇妹——最受嘉靖帝宠爱的大明三公主李和,确切的说应该是目前大明的长公主,因为原大公主常安公主、二公主思柔公主在前年先后薨了。

    宁安公主是嘉靖帝朝朝暮暮都在思念的宠妃——曹端妃的二女儿,大女儿是常安公主。

    曹端妃是嘉靖帝最宠爱的妃子,没有之一,可惜的是十年前壬寅宫变中,方皇后趁嘉靖帝惊魂未定之际,诬陷将责任曹端妃,并矫旨将端妃照大逆不道例凌迟处死。

    得不到的就是最好的,嘉靖帝朝思暮想曹端妃,便将宠爱转移到了曹端妃留下的两个女儿身上,前年大女儿也夭折了,嘉靖帝便将所有宠爱都转移到了宁安公主身上。

    可以说宁安公主是所有皇子公主中,最受宠的,这也导致了宁安公主被宠成了刁蛮任性的性格。

    “皇~!兄~!”

    宁安公主用力的一跺脚,一双大眼睛用力的瞪着裕王,一直瞪得裕王连连摆手说,好好好我不说了,为止。

    “皇兄,我看你就是太仁慈了,这才被他们狗奴才欺负,要我说,我们就禀了父皇,把他们拉到午门问斩。”

    见皇兄求饶了,宁安公主也就得意的扬起了头,撅着小嘴建议道。

    “若是这种小事都麻烦父皇,父皇又要嫌我窝囊无能了。”裕王连连摇头说不可。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