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六十八章 我不高兴啊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我气不过,就去找白云寺的臭秃驴理论,他们说是那什么狗屁高僧文殊臭秃驴让人立的。什么狗屁高僧嘛,竟然说姑爷喊打喊杀,已经入了什么阿鼻恶魔道......”

    包子小丫鬟说起来的时候,气的小脸通红,娇躯都颤抖起来了,很是气不过。

    其实白云寺的牌子,是僧人在昨天晚上才立起来的。

    昨天的时候,高僧文殊大师在白云寺做普佛法会,来的信徒很多,法会开的很顺利,不过等法会结束了,文殊大师与白云寺的主持、执事边吃果茶边论佛的时候,有位白云寺的执事说,临近的一个道观近日香火忽然鼎盛了起来,有不少摇摆于佛道两教的人甚至一些佛教信徒也去了道观,参加了他们的庆祝慈航真人成道的弘道斋醮。

    说到这,就有一位僧人说都是朱平安的那篇《佛前一跪三千年》惹的祸,引起了不少僧人的共鸣。

    这篇文章这两日忽地在京城传开了,尤其是在宗教圈以及文学圈里流传甚广。

    但是高僧文殊大师不知道啊,他前几日为了准备本次普佛法会,一直在闭关参演佛法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朱平安的这篇《佛前一跪三千年》呢。

    听到白云寺执事说道观香火鼎盛,都是朱平安《佛前一跪三千年惹的祸》,高僧文殊大师不免有些奇怪。

    “阿弥陀佛……《佛前一跪三千年》……听名字看,这是个有佛心的年轻人呐。”高僧文殊大师双手合十,讼了一个佛号,略有疑惑的点评了一句。

    文殊大师怎么能不疑惑呢,人家朱平安文章标题可是佛前一跪三千年呢,在佛前一跪就是三千年,这是多有佛心佛性的孩子啊,你们怎么还说人家的文章是道观香火鼎盛的惹祸源头呢?

    白云寺的僧人听了文殊大师的话,一个个脸色跟吞了苍蝇在喉咙似的,憋得难受。

    最后还是白云寺的主持方丈大师双手合十,苦笑着摇了摇头,“阿弥陀佛,文殊大师有所不知,这篇《佛前一跪三千年》,其表里可是截然不同,老僧坐禅五十余年了,可是看了这篇文章,菩提明镜亦不免惹上了尘埃。”

    “哦?”

    高僧文殊大师闻言,不由更是疑惑,这篇《佛前一跪三千年》竟然让主持方丈大师的禅心都松动了。

    “唉……大师一观便知。”白云寺的主持方丈苦笑着,从身下的蒲团下取出了一张发皱的宣纸递给了文殊大师。

    “那贫僧便看看这《佛前一跪三千年》究竟是何方神圣。”文殊大师伸手接过白云寺主持递来的宣纸,端正了身体说了一句,对朱平安的文章很是感兴趣。

    “佛前一跪三千年,未见我佛心生怜。莫是尘埃遮佛眼,原是未献香火钱。佛若不贪,为何要世人供奉?佛不爱慕虚荣,为何要世人跪拜……”

    文殊大师一边看,一边出声诵读,文殊大师宣读佛法早就练出来了,声音带着一股子磁性和感染力。

    读第一句的时候,文殊大师脸上带着众生平等的微笑,读到第二句的时候,文殊大师脸上终身平等的微笑便消失了,等到再往下读,文殊大师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情绪也越来越激动,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的后怕。

    到了后面的时候,文殊大师一边读,一边摇着头、情绪激动的点评,“乱世之年,佛:封闭山门不问世事。道:率众出山悬壶济世。太平盛世,佛:普度众生度化世人。道:归隐山林,参悟道法……荒唐,荒唐,牵强附会……”

    “邦外异教腐人心,圈钱粮。当诛!不见佛渡人,只见佛镀金。当灭!不见和尚吃斋念经,只见秃驴穿金戴银。当杀!呔!你这秃驴还敢在道爷的道场妖言惑众,传邦外异教之邪法。当真以为我华夏无人否!看道爷推了你的庙院,砸烂金身!还我华夏一个朗朗乾坤!”

    等看到最后这一部分的时候,文殊大师已经诵读不出来,只是满脸严肃、愤慨的看到最后而已。

    “阿弥陀佛……天道无情、众生皆苦,红尘六欲、我甘沉浮!朱平安一个‘诛’一个‘杀’一个‘灭’,又扬言推寺庙、砸金身,如此凶残,可见已经深阿鼻恶魔道难以自拔了,为免加深此魔业障,也为避免我等寺庙僧众和信徒遭遇不测,贫僧建议所有寺庙一律不欢迎朱平安入内。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阿弥陀佛,此等恶名便由贫僧一人承担吧。”

    高僧文殊大师讼了一个佛号,一脸宝象的说道,言语间一派与世无争的祥和。

    “善哉,善哉…..文殊大师此举与释尊以身饲鹰相提并论。”白云寺的方丈大师赞道。

    白云寺的方丈对文殊大师的行为高度赞赏,朱平安的这一篇文章在短短数日,已经显露了对佛教的不良影响,短短数日,对面的道观香火就鼎盛了三成之多,多了不少信徒。

    虽然,现在对白云寺的影响还不明显,但是方丈目光看的长远,现在这篇文章只是传播了数日,局限于京城而已,若是这篇文章传播广了久了,那对整个佛教的影响可就大了。

    如果放任不管的话,恐怕结果会更糟,信徒流失,甚至可能都会影响到佛运。

    这种热血扇动式的文章,最是能误导没有多少分辨能力的芸芸大众了。

    至于这么做有什么后果?

    听说朱平安是一个读书人,又是个六品小官,肯定有诸多顾忌,不会像市井泼皮那样动手动脚。

    最多发个檄文,或者气势汹汹的来争辩吧。

    不过若是能引起朱平安前来辩论佛道,那是最好不过了。

    若论辩论,佛教还没有怕过谁呢。佛教重视崇尚争辩,很多佛教的奥义就是通过互相辩论才领会的。绵延千年的佛道之争,在前朝不是以道教彻底落败而告终的吗。道教厌元朝宪宗八年和至元十八年的两次辩论中败北,使得朝廷两次下令焚毁道经,从此道教日趋式微,佛教大兴。

    若是朱平安来争辩的话,正好可以泯灭朱平安文章的影响,为佛教的兴盛再添一把火。

    善哉,善哉。

    于是,白云寺的大门前就多了一块“朱平安与狗不得入!”的牌子。

    白云寺方丈等人想的很周密,但是他忽略了,朱平安是男人是读书人,但是有人不是啊。

    李姝听完包子小丫鬟的叙述,黛眉上扬,漆黑如墨的眸子澄若秋水,纤纤玉手捂着樱桃小嘴咯咯娇笑起来,但是声音里却没有一丝暖意,反是寒意逼人,如风雪中盛开的一朵红梅,“咯咯......好一个得道高僧,好一个白云寺......画儿,你去吩咐王小二,让他多带些人手,砸了那劳什子白云寺的大门,再把这诗,涂在大雄宝殿上.......”

    说着,李姝取了笔墨,在宣纸上写了一首诗:龛龙去东涯,时日隐西斜。敬文今不在,碎石入流沙。

    “小姐,真要砸门吗,咱们找什么理由啊,不会给姑爷惹麻烦吧?”包子小丫鬟问道。

    “我不高兴啊,这理由还不充分吗?”李姝樱桃小嘴上扬了一个美丽的弧度。

    “那会不会给姑爷惹麻烦啊?”包子小丫鬟又问。

    “惹麻烦?咯咯,说不定,我这一砸,你家姑爷还要升官呢......”李姝漆黑如墨的眸子里闪烁着熠熠光泽……

    包子小丫鬟一脸茫然,这不是惹祸嘛,怎么还会升官呢,小姐不会是气糊涂了吧。

    “那这经文咋办啊,砸了人家寺庙大门,还怎么祈福呢?”包子小丫鬟又想到一事。

    “不抄佛经了,改抄道德经,送到道观去祈福......”李姝嫣然一笑,且妖且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