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六十七章 朱平安与狗不得入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蹬蹬蹬......

    在朱平安等人去往太仓的时候,临淮侯府听雨轩,响起了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小姐……气死人了……”

    一个俏脸蛋带着婴儿肥的少女,小脸气鼓鼓的,拎着裙摆,撅着小嘴,拉着长音,一路小跑着进了听雨轩。

    少女小脸气的通红,小嘴撅的都可以挂油瓶了,头上的双鬟发髻随着少女的脚步,如蝴蝶翅膀一样上下摆动,腰间粉色的流苏也随着飘动。

    少女如一阵风似的,刮进了屋里。

    屋里面一位明眸皓齿的绝色少女,正襟危坐在书桌前,雪白的玉手中持着一支狼毫梅花笔,正在一丝不苟的抄写《金刚经》,写在宣纸上的经文工工整整,又带着一股子秀气灵性,仿佛灌注了一丝丝灵气似的。

    绝色少女一边抄写经文,一边默念:此福已得一切智,摧伏一切过患敌,我要这些抄写经书的功德,回向给朱哥哥,愿他稽查太仓顺顺利利,平平安安,一切安好......

    《金刚经》是佛教的著名经典,全名为《金刚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经文的主旨是指以金刚一样无坚不摧的大智慧,破除人生一切烦恼业障,达到永恒安乐的归宿。

    该部经文多是用来祈福保平安的。

    古代讲究这个,古人尤其是后宅的女主人特别讲究这个,抄写经文来祈福保平安,在电视剧里也经常会看到类似的剧情,比如说宫里的皇太后过寿,便会有很多的妃子或者公主会抄写经文、绣经文给皇太后祈福,以此作为寿礼,往往都还会得到皇太后的嘉奖。

    婴儿肥少女一阵风的跑进来,气鼓鼓的叫嚷着“小姐气死人了”,一下子打破了绝色少女空灵抄经的心境。

    “什么死了活了,你又浑说什么!可是皮儿又痒了。”绝色少女抬起俏脸蛋,用力的白了婴儿肥少女一眼,没好气的嗔怪道。

    “对不起小姐,可是,可是他们实在太过分了,画儿气不过。”婴儿肥少女知错的吐了吐粉舌,继而又鼓起了小脸,一副气不过的模样。

    婴儿肥少女正是包子小丫鬟画儿,绝色少女自然就是李姝了。

    “说吧,怎么了。”李姝放下手中的毛笔,揉了揉抄经酸痛的胳膊,看着画儿问道。

    “都是白云寺啦。”包子小丫鬟画儿气鼓鼓的撅着小嘴,似乎提到白云寺这个名字,她都气的不行。

    “白云寺又怎么惹你了?昨日法会,你不是还说白云寺香火鼎盛,祈福最是灵验了吗?”李姝扫了包子小丫鬟一眼,伸出纤纤玉手揉了揉脑门。

    昨日是观世音菩萨成道日,京城的几个著名寺庙竞相举办普佛法会,白云寺也不例外,也在当天举办了普佛法会,而且还特意请了京城著名的高僧文殊大师现场讲经说法,又兼有庙会,顿时吸引了很多很多人参加,成了一场盛会。

    白云寺就在西城区,距离临淮侯府不远,香火又比较鼎盛,临淮侯府夫人小姐祈福常去的就是白云寺。勋贵家族的夫人小姐出手大方,临淮侯府也不例外,很早很早就和附近的魏国公府、开国公府以及临淮侯府、定远侯府、灵璧侯府都是白云寺的贵客,白云寺也投桃报李,每次这些勋贵世家去白云寺礼佛祈福,白云寺都会专门隔离寺庙的一处区域专供这几个勋贵世家,不让外人入内,使她们可以专心礼佛,避免外人打扰。

    早就数日前,白云寺就把他们要举办普佛法会的消息,知会了临淮侯府的管事,管事也第一时间把消息传到了后院。

    这种法会自然不能错过,临淮侯府老夫人提了一句,临淮侯夫人便组织了府里的姨娘、小姐,一起以临淮侯府的名义给白云寺捐了一百两银子的香油钱,又在寺庙供了一盏长明灯,请了一玉瓶生水,祈愿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能让临淮侯府大众,一生平安,消灾延寿。

    李姝也在大伯母那随了二十两银子的份子呢,除此外,李姝还私下出了五十两银子单独供了一盏长明灯。

    在白云寺请长明灯有一项福利,凡是请了长明灯的人家,均可以在自己供的长明灯下供奉亲手抄写的佛经,为自己或家人祈福,白云寺的僧人会定期在长明灯前诵经加持开光。

    李姝手上抄写的佛经,就是准备要供奉在长明灯下祈福的,供奉佛经以新抄的最佳。

    早上的时候,李姝让刘妈妈跟包子小丫鬟等去去白云寺查看供的长明灯位置,等中午抄写完佛经了,便让刘妈妈把经文供在那盏长明灯下。

    “我是瞎了眼,白信了他们。”包子小丫鬟鼓着嘴巴,对白云寺怨念很深。

    “怎么,是白云寺没有供长明灯吗?”李姝俏脸蛋冷了起来。

    “那倒不是。”包子小丫鬟摇了摇头。

    李姝脸色缓了缓,复又白了包子小丫鬟一眼,嗔道:“究竟是什么嘛,再说话说一半,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姐,你不知道,我今天跟刘妈妈去白云寺,那些个臭秃驴竟然在寺庙门口立了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写着.......”包子小丫鬟小嘴撅的老高老高,小脸气的通红,说到寺庙门口立着大牌子的时候,更是气的握着粉拳挥舞了两下,说到牌子上写的什么时候,又有些迟疑,看了李姝一眼,吞吞吐吐了起来。

    “说。”李姝水汪汪的眸子瞪了包子小丫鬟一眼。

    “那些个臭秃驴在庙门口立着的牌子上写着‘朱平安与狗不得入’。”包子小丫鬟说到这的时候,是咬着牙说的,小粉拳攥的紧紧的。

    早上的时候,包子小丫鬟和刘妈妈去白云寺,开始还没注意到这个牌子,就要进门的时候,看到很多人围着门口的一个地方议论纷纷的,包子小丫鬟耳尖的听到了朱平安这三个字,于是感兴趣的去看了一下。

    一看牌子上的内容,包子下丫鬟就气得小脸铁青,恨不得当场就拆了白云寺这个破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