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六十三章 晚归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公子,没事吧?今日放衙可比往日晚了半个多时辰,天都黑了。”

    太仓银库大门外,刘牧、刘大刀一直眼巴巴的瞧着大门,往日这个时候朱平安早就放衙出来了,今日比平日晚了小半个时辰,两人在外面担心不已,但是又进不去,只能在外面干着急。这会见朱平安终于出来了,忙牵着马迎上前。

    “没事,只是今日核查账簿忘了时间,忘了让人给你们说一声了,害你们担心,是我的不是。”朱平安一边牵马,一边微笑着向两人解释道。

    “公子可别这么说,只要公子没事就好,哪有什么不是。”刘牧、刘大刀两人摇了摇头,急忙说道。

    “呵呵,我能有什么事。哦,对了,你们以后也注意点,如果太仓的人给你们送饭送酒的话,就拒绝了他们,我怕他们动什么坏心思。”在返回临淮侯府的路上,朱平安提醒刘牧刘大刀道。

    “呵呵,公子你可叮嘱晚了。”刘大刀嘿嘿一笑。

    呃。

    怎么了?

    难道说太仓的人......

    朱平安闻言一怔。

    “呵呵,在公子刚来太仓查账的时候,少夫人都已经让人叮嘱过我们了。说公子去查太仓,太仓的人肯定会有什么小动作,让我们小心着太仓的人,不要拿太仓的一文钱,也不要喝太仓的一口水,除非是公子吩咐下的。公子放心就是了。”刘大刀嘿嘿笑着说道。

    哦,原来是李姝提前想到吩咐过了,朱平安松了一口气。

    同时,朱平安也有些不好意思,刚刚刘大刀说晚了的时候,自己还担心是刘牧刘大刀收了太仓的人给他们塞的银子什么的了。

    看来自己的修养还是不到家,以后还是要多注意自我修养,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如果刘牧刘大刀他们这种淳朴、知恩图报的救命恩人还信不过,那自己还能信得过谁呢。

    “唯恐夜长梦多,我要尽快稽查完太仓账簿,估计明日可能也会晚一些。”朱平安对刘牧、刘大刀两人说道。

    “嗯,那公子也要注意身体,身体好才能有把子力气做事。”刘牧刘大刀两人点了点头,刘牧又提醒朱平安注意身体。

    “呵呵,左右不过一两天的功夫,放心好了。”朱平安笑着点了点头。

    三人趁着月色的微亮,策马一路疾驰,往临淮侯府而去。很快,三人三马就消失在浓浓夜色中了。

    到了临淮侯府,月色朦胧,天上已是满天星斗了。

    听雨轩正屋餐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子饭菜,冒着热气,散发着浓浓的香味。

    当然,餐桌椅子上还坐着一个唇红齿白、鼓着香腮生气的美人儿,正是李姝,李姝瞧见朱平安进屋来,就仰着粉白脖颈,四十五度仰望天花板,仰头途中,还对朱平安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琼鼻还重重的发了一声“哼”。

    “好香啊,看来我还真是有福气啊。”朱平安进了屋,看见了一桌美味,更看到了鼓着香腮的李姝,于是就夸张的说道。

    不过

    回应朱平安的只有一声哼,和一双白眼。

    李姝鼓着香腮,坐在一旁不理晚归的朱平安,像是没有听到朱平安说话似的。

    最好还是包子小丫鬟鼓着腮帮子说话了,替自家小姐打抱不平,“姑爷,原本我这做奴婢的是不该开口,可是姑爷你今儿来的可真是太晚了,你不知道小姐有多担心。这桌上的饭菜都热了三次了......”

    “浑说,哪个担心他了,他一晚上不回来,我才清净......”李姝水汪汪的眸子用力白了包子小丫鬟一眼,撅着如玫瑰花瓣红艳欲滴的樱桃小嘴嗔道。

    李姝说完又仰起精致娇美的俏脸蛋,以下巴对着朱平安,水汪汪的眸子翻出眼白来。

    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哪怕是生气,也是美的让人着迷。

    烛光下,李姝仰着的精致娇美的俏脸蛋,比朱平安在现代看到的任何一个女明星都要美丽夺目,俏脸蛋细腻白皙,像是羊奶凝乳一样,晶莹剔透的让朱平安不敢多看,唯恐目光看的多了,再把李姝的脸蛋看出两个洞来。

    朱平安本想解释来着,可是看了李姝一眼,不由一时间看的痴了。

    直到李姝发了一声娇嗔的“哼”声后,朱平安才回过神来。

    “咳咳,哪个,我今日查账簿忘了时间......”朱平安咳嗽了一声,演技拙劣的掩饰自己刚刚看李姝入迷的囧样,将在太仓查账的时间简单的向李姝解释了一番。

    “那是账簿重要还是我重要?”李姝轻飘飘的回了一句。

    “当然是你重要。”朱平安想也没想就回道,这种问题的答案也只能是这个。

    “那你还回来这么晚,你骗谁呢?”李姝又仰起了俏脸蛋,娇嗔了一声。

    “我是想把账簿快点稽查完,把手上的差事快点忙完,好有更多的时间好好陪你。”朱平安找了一个理由发挥了一下解释道。

    “跟以前一样,就会油嘴滑舌,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呢。”李姝撅着粉嫩的樱唇,娇嗔了一声,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却总算是拿正眼看朱平安了。

    瞧着李姝娇嗔的模样,朱平安又紧着哄了一会,才算是把李姝哄住了。

    “你若是把这些饭菜都吃了,我就信你。”李姝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朱平安,樱桃小嘴边带着俏皮的微笑,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也闪着俏皮的神色,屋里闪烁的烛火映照在李姝水汪汪的眸子里,如天上的星星一样。

    “告诉你,我可以把盘子都吃了。”朱平安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声,就开始大快朵颐起来。

    “呀,你真当自己是饭桶啊,吃饱了就好了,若是真个撑坏了,婆婆定要骂我的。”可在朱平安敞开肚皮吃饭的时候,李姝又在一旁关心的娇嗔了起来,哪里有半分的生气模样。

    这个时候朱平安才更深的明白,现代那个笑话的深意:

    结婚那天,丈母娘跟我说过:“以后我女儿要是耍脾气不讲道理,你跟我说,我教你怎样对付她。”今天老婆真的是蛮横无理了,我就打电话给丈母娘。丈母娘说:“你看她像是讲道理的人吗?不要跟她讲道理,要哄。”

    女生果然是要哄的,讲理什么的,也是要哄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