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五十九章 吃惊与对策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午后不久,贾郎中从外面返回了太仓,一脸严肃的径直去了张管库的办公房间。

    很快,太仓的重要官员也都被张管库叫到了房内。

    太仓众人听了贾郎中带来的消息后,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有些难以置信。

    按照他们之前猜测,东厂的人是来监视朱平安,防止朱平安像太仓稽查组的其他官员遁走。可是没想到,东厂的人竟然是朱平安大费周章去西苑求来的!

    这种颠倒乾坤的反差让太仓的众人吃惊不已,同时不由的浮想联翩了起来。

    “他朱平安脑袋被门夹了吧,竟然去西苑求来东厂番子监视他自己?!”

    “他费劲巴拉的整这一出做什么?!”

    “会不会是他朱平安故意把东厂的人求来参与稽查,这样就可以保证,以后即便出了问题,他朱平安也能凭东厂的证明独善其身?”

    “不会真的是这家伙查出什么了吧,唯恐出现意外,这才去西苑求来东厂的人保护账本?”

    “不可能,他朱平安怎么能查出问题,咱太仓的账本可都是‘鬼手张’他们做的,整个京城的账房来查个把月都查不出问题,他一个算盘都不会打的毛头小子,就昨天一天就能查出问题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那会不会是朱平安故弄玄虚?想从我们手里要点好处?”

    “对啊,我觉得张大人说的有道理,乡下破落户科举当官,为的不就是荣华富贵嘛,他朱平安这么做,呵呵,胃口大的很啊……”

    太仓众人各抒己见,意见不一致,但是不少人都对朱平安的反常举动表示了警惕、怀疑和担忧。

    “要我说,要想夜长不梦多,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朱平安给……”赵郎中是个心狠的,一脸狰狞的说着伸出两根手指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个割喉的手势。

    “不行,不行,血淋淋的……..再说了,东厂的人守着,怎么下手,况且如果在太仓内他朱平安被人杀了,我们吃不了兜着走。可如果在太仓外的话,他朱平安显然是早有防备,每次都是有两个护院贴身跟随着他的。他这两个护院可是不简单,他们在外面等朱平安的时候,不知怎么跟神机营的几个丘八比划起了拳脚,神机营的丘八竟然不是他们的三合之敌。”

    赵郎中话音刚落,太仓的一位司库就表示了反对,他亲眼目睹了刘大刀、刘牧跟神机营的兵士比划拳脚的一幕,知道刘牧、刘大刀身手不凡。

    神机营可是大明精锐中的精锐,连训练有素的神机营士兵都被刘牧、刘大刀轻松的干翻了,那寻常人四五个根本近不了刘牧、刘大刀的身,若是排除十多个人暗杀,那就是一场小型战役了,这是在京城势力范围呢,天子脚下闹的动静这么大,即便掩饰的再周密,也肯定会被人查出来。

    “呵呵,那如果下毒呢,他朱平安就是一个饭桶转世,上次那盘炖土鸡,盘子都差点被他舔了。人是铁饭是钢,他朱平安总不可能不吃饭吧,就他那副饿死猪投胎的样子,给他做几道掺了料的好菜,一准让他两腿一蹬魂飞西天。”

    太仓一位跟赵郎中比较好的官员,提了一下下毒鸩杀朱平安的建议。

    “打住,咱太仓送去的饭食毒死他朱平安,我们又怎么能脱得了干系,不行,不行……”

    太仓的众人听了之后,纷纷摇头,觉的这人提的建议比赵郎中提的还不靠谱。

    “我当然想到了这一点,可如果毒死他朱平安的是太仓的一位跟朱平安有旧怨的厨子呢。朱平安来太仓的第一顿饭就是这个厨子做的菜,朱平安嫌弃饭菜难吃,将厨子叫来破口大骂,让厨子心中对朱平安恨的咬牙切齿。另外还有最关键的一点,朱平安仗势欺人,在外面抢了这个厨子的未过门的小妾,于是这个厨子一不做二不休,就下毒毒死了朱平安,呵呵,动机、人证物证齐全,这是他朱平安跟厨子的私人恩怨,跟我们太仓又有什么关系?”

    刚刚提建议的官员微微扯了扯嘴角,一抹胸有成竹的笑容绽开在脸上,接着刚才的建议,不急不缓的说了出来。

    “是吗?朱平安什么时候跟咱的厨子产生这么大矛盾了?我怎么不知道,上次他不是还说饭菜好吃的吗?”有人有些吃惊的问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等朱平安被毒杀后,厨子说什么,真相就是什么了,死无对证嘛,呵呵……”提建议的官员笑的很是自信。

    只要他们出得起足够的银子,别说一个厨子替死鬼了,就是十个厨子,也能找得出来。

    “嗯,我看行。”

    “虽然有些伤天理,可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他偏偏走进来,要怪就怪他自己趟这趟浑水吧,这一步也是他自己走的。”

    “死道友莫死贫道……”

    对于刚刚官员的提议,有不少人表露出了赞同的意思。

    不过下一秒,刘司库的话就让众人打消了这个主意。

    “行不通。”刘司库看着提建议的官员摇了摇头。

    “为什么?”官员问道。

    “上午的时候,张大人让我盯着朱平安,我在朱平安对面不远的房间趴着后窗看了,那朱平安谨慎的很,凡是我们太仓送去的东西,他统统不沾手,茶水、点心、吃食等等,他压根就没动一口,他好像早就防着我们了。”刘司库摇了摇头,说道。

    刘司库说完,提议毒杀朱平安的张大人便叹了口气,也放弃了。

    “要我说,这打打杀杀的,是下下策。他朱平安能不能查出问题还是两码事呢,可是杀害朝廷命官,这是毋庸置疑的大罪,肯定会被一直追查下去的。即便是人证物证俱全,能证明与我们太仓无关,可是别人第一个怀疑的就是我们!”

    “我觉得也是,他朱平安如此大费周章,无非是求财和升官,一个乡村破落户,我们从指缝里随便露点渣,对他来说都是惊天的富贵,到时候,我们掌握了他的把柄,那他朱平安还不成了咱们养的一条狗…….”

    “嗯,有道理……”

    太仓众人的议论渐渐的从铲除异己,转成了利诱同化,继而渐渐取得了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