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五十八章 火力全开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这孙子是要干嘛,怎么把东厂的杀星给叫来护驾了,你说他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太仓一行人在滴血剑那吃了瘪,连朱平安的面都没有见到,只好又返回了张管库的办公房间,刚进了房间,刘司库就忍不住一脸凝重、担忧了起来。

    “刘司库你怎么又瞎操心了,哪一年不来稽查使了,又哪个查出问题来了?该喝酒的喝酒,该吃肉的吃肉,少在这疑神疑鬼了。”赵郎中伸出手在刘司库肩上用力的拍了几下,一脸的无所谓。

    “可是,你们不觉得几年很奇怪吗?东厂的人总不会无缘无故的就来吧?肯定是查到什么了…….”

    虽然有赵郎中劝慰,但刘司库面上的担忧有增无减,在原地无头苍蝇似的转着圈,只要一想到滴血剑阴柔冷笑的模样,刘司库就感觉如芒刺在背,通体没来由的一阵鸡皮疙瘩。

    “我说刘大人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咱太仓的账是谁做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账房届赫赫有名的‘鬼手张’啊,凡是经过他手的账本簿册,从来没有出过岔子的,一本也没有过。他过手的任何一本账本簿册,就是把整个京城的账房都叫过来仔细查,查个十天半月的,也绝不会查出任何问题的。”钱司库笑着摇了摇头,对刘司库的担忧嗤之以鼻。

    “就是啊刘大人,你也太抬举他朱平安了,昨天你不是也跟着去看了嘛,那算盘一个籽都没拨弄过,他朱平安连算盘都不会打,你还指望他会查账?呵呵,别说查账了,我恐怕他朱平安连账本都看不懂,不然也不会昨天一整天查账只留下了一幅***......”另一位司库也是不以为然。

    “那倒也是......”

    说到***的时候,房间内响起一阵轻快的笑声,刘司库脸上的担忧在他们的劝说下也渐渐消散了。

    “虽说如此,但也不能掉以轻心,贾郎中你消息灵通,你去打听下看看东厂的人是怎么回事。”

    张管库靠在椅子上,待众人笑声停下来后,轻声吩咐贾郎中去外面打听打听看看东厂的人为何突然来太仓。滴血剑这人的凶名太大,由不得张管库不谨慎一些。

    贾郎中为人善于交际、长袖善舞,又是严党一员,跟严世蕃也能递得上话,在朝中有很多相熟的官员,人脉关系四通八达,在太仓消息最是灵通。

    “我估计是稽查组的人跑的太多,就剩下他朱平安一根独苗了,上面怕朱平安也撂挑子吧。”赵郎中笑着说道。

    “呵呵,赵大人说的有道理,我估计东厂的人是来监视朱平安的,怕他也尥蹶子跑了。”

    “嗯嗯,言之有理,是来监视他朱平安的。”

    赵郎中说完,房内的钱司库等人纷纷笑着响应,在他们看来,东厂的人大费周章来太仓,肯定是因为太仓稽查组刚成立几天,五个稽查使就丁忧的丁忧、中风的中风,被打廷杖的、坠马的,就剩下朱平安一个人了,上面担心朱平安也撂挑子,所以才派东厂的人过来震慑朱平安。

    想来想去,众人也觉的就这个理由靠谱了。

    “莫要掉以轻心,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张管库微微摇了摇头,喝了一口,轻声诵道。

    张管库为人比较谨慎,对东厂突来造访太仓,心里面放心不下。虽说昨天也看了朱平安查账的成果,心里面也放松了很多了,但是却还是有那么一丝放心不下,也说不出为什么。

    “大人放心,我这就去打听打听。”贾郎中点了点头,然后向众人拱了拱手,便转身走了出去。

    待贾郎中走出去后,张管库又吩咐钱司库将账房“鬼手张”等人叫来,再次确认一下账本的事情。

    接着又吩咐刘司库等人密切关注着朱平安那边的动静,虽然不能靠近院落,但是远一点也能看个大概。

    张管库吩咐下去后,众人便按吩咐行动起来,事关他们切身利益,众人都是难得的上心。

    看着众人用心模样,张管库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面又放心下来许多。

    在太仓众人分头行动的时候,朱平安查账已经渐入佳境,有东厂的人在外面值守,朱平安也就放开了手脚,火力全开,使出了浑身解数。

    火力全开的朱平安,查账的速度比昨日快了三成不止。

    桌上整理完的账本已经摆了厚厚一摞了,第二个箱子里的账本只剩下十余本了。

    在复式记账表下,账本里的猫腻无所遁形,一个个都露出了狐狸尾巴。

    今天所查的账本,问题账本要比昨日查的,多了不少。

    粗略估算了一下,单就这一个早上的时间,朱平安就查出了三千多两银子的亏空。

    “这群蛀虫......监守自盗......”

    朱平安每查出一处亏空,就忍不住低声骂一句,看来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腐败问题都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贪婪败法,万劫不复!

    大明王朝的倾覆,跟这群蛀虫脱不了干系!

    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朱平安查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快到中午的时候,朱平安都已经把第三箱子的账本查了接近三分之一了。

    外面值守的东厂滴血剑等人,在外面值守的时候,也透过窗默默的看着朱平安查账。

    慢慢的,看向朱平安的眼神,也发自内心的敬重了几分。

    从早上他们到了太仓之后,就看到朱平安查账,一直到现在,朱平安连片刻的歇息都没有,一直是一边翻阅账本,一边往一张他们看不懂的表格上做记录,偶尔间或在一张草纸上,列一些他们看不懂的算式,像是在计算的样子。

    不过查账的时候,朱平安一直没有用到算盘,这一点让他们有些疑惑。

    查账中途,太仓的刘司库等人往院子里送过几次茶水、点心小吃,托东厂番子带给朱平安。

    东厂的番子没让刘司库等人进来,不过还是把茶水、点心小吃带给了朱平安。毕竟人是铁饭是钢,哪有人不吃不喝的。

    但是,太仓送来的茶水、点心、小吃,朱平安没有动过一口。

    渴了的时候,朱平安就从他随身带的布包里,取出一个葫芦,葫芦里是从家里装的水,喝葫芦里的水。

    中午的时候,朱平安也是从布包里取出两张油饼就着一叠腌制的咸菜。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历史上查账的官员,被毒杀、暗害的例子又不是没有,朱平安可不想被人“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