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八十四章 刘御史与白云寺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夜幕降临,朱平安与刘牧、刘大刀三人赶在宵禁之前,策马进了临淮侯府。

    与此同时,京城西城区的白云寺内灯火通明,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白云寺寺门却有些萧条。

    寺门空旷着,只有门框,却没有门,门框上还留有烂菜叶子、水果鸡蛋等未被彻底冲洗干净的痕迹;寺墙上还残留着一行浅浅的“佛由心生,心中有佛,所见万物皆是佛;心中是牛屎,所见皆化为牛屎”字,不知是用什么墨汁兑的,白云寺的僧人冲刷了十余遍都没有彻底冲洗掉。

    白云寺门口有两位武僧持棍而立,一双眸子炯炯有神,四下巡视着,防备着白天哪些“发粪图墙的”宵小不素之客再来。

    今天被砸了大门后,还没来得及更换,

    观世音菩萨成道日那天信徒供奉的百余盏长明灯,就在白云寺各殿内供燃着,每个殿内均有数位僧人坐在蒲团上,打坐念经。

    这些灯火通明的佛殿错落有致的分布在白云寺中轴线两端,纵深展开,殿阁重重,另有若干四合院围绕殿阁而建,时宽时窄,错落有致。

    在这些四合院中,围绕大悲阁而建的四合院是整个白云寺风景最好、摆设最齐全的地方,可以说是整个白云寺的精华所在。

    这个四合院是白云寺供居士住宿的地方,也是白云寺招待贵客的地方。

    此时,大悲阁四合院内灯火通明,传出一阵爽朗而富有禅意笑谈声。

    在四合院的正房内摆了一桌精致而丰盛的素斋,有六人围桌而作,其中坐在首位的是一位身着七品官服的官员,年纪四十余岁,长的一脸正气,带着一股官威,此刻正捋着胡须微笑着,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人是京城颇有名气的正七品监察御史刘登闻,刘御史出身于官宦之家,或者更确切的说是出身于御史世家,他的父亲致仕时就任的辽东巡按御史,他的叔父现在长芦的巡盐御史。

    刘御史名为刘登闻,登闻二字就是他父亲取自于“登闻鼓”,这轮值登闻鼓正是两京监察御史的职责之一。由此可见,他父亲是希望他子承父业。

    刘御史确实没有让他父亲失望,二十五岁时中秀才,三十五岁中举,四十岁的时候便考中了进士,四十一岁的时候就任了顺天监察御史。借助于他父亲、叔父的人脉,再加上刘御史自己努力,很快便在御史圈里小有名气了。

    刘御史善于把握机会,有敏锐的政治直觉,在京城有选择的弹劾过很多人,很快便有些声名鹊起了起来。现在在京城的御史中,刘御史算是有名的那几位了。

    别看刘御史只是七品官,但是在这个扔一块板砖就能砸到两三个六品官的京城,却是颇有知名度和影响力的。

    一来是因为刘御史是在京监察御史,官职不高,但是权力却不小,手握巡视京营、监临乡、会试及武举,巡视光禄,巡视仓场,巡视内库、皇城、五城、轮值登闻鼓之权,享有直接向皇帝弹劾违法乱纪和不称职的官员的权力;二来则是刘御史的人脉和他的个人知名度了。

    说起来,刘御史与白云寺的渊源,开始于六年前,那时候刘御史四十了,刚在京为官不久。

    而立之年中举,不惑之年中进士,身居官位,说起来当年刘御史也算是走上人生巅峰了,但刘御史却有一件憾事,那就是十八岁娶妻,二十岁纳妾,二十五岁休妻另娶,到现在成家立业二十余年了,妾室都纳了三个了,膝下却无一子,连女儿也没有。

    六年前,刘御史的正妻听说白云寺香火鼎盛,有求必应,灵验的很,于是便来白云寺观音殿礼佛许愿。

    一次,两次,甚至为了表示心诚,第三次在白云寺斋戒了三日,在佛像前跪拜了三日。

    说来也是心诚则灵,刘御史续弦妻子感动了观音,第三次回去后不久,刘御史的正妻便怀孕了。虽说生的儿子早产了半月,但是身子骨不比其他足月的孩子差,相反还壮实的很呢。

    由此,刘御史也就跟白云寺结上了缘,刘御史是白云寺的常客,算是白云寺的“在家居士”。

    刘御史的妻子也常来白云寺上香还愿,保佑孩儿平安。

    上个月,刘御史的妻子又怀孕了呢。

    这次,刘御史便是来白云寺还愿来的。

    坐在刘御史旁边的,也是一位官员,也是一位监察御史,叫王东方,名声不如刘御史,但是人脉关系却不下于刘御史,两人同在都察院为官,关系不错,常常诗酒奏折唱和,你弹劾人的时候我联个名什么的。

    剩下的四位都是僧人,坐在刘御史对面的是白云寺的主持方丈大师,坐在白云寺方丈身边的是前来白云寺做普佛法会的高僧文殊大师,其余的两位都是白云寺的执事。

    “呵呵呵,文殊大师那块‘朱平安与狗不得入!’的牌子立德好啊。”刘御史捋了捋胡须微微笑着说道,“对朱平安这亵渎我佛,满嘴喊打喊杀之徒,还就得如此才行。”

    “阿弥陀佛,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是没想到连累了白云贵寺,令贫僧心中颇是不安呢。”高僧文殊大师诵了声佛号,双手合十,脸上满十八歉意的对白云寺主持说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门在也不在,污秽存也不存,大师何必着相于此呢。”白云寺的主持方丈微微笑了笑。

    “善哉善哉,是贫僧着相了。”高僧文殊大师手掐佛印,笑着点了点头。

    “方丈、大师,你们佛法高深,我等却是难忍此气,枉他朱平安还是读书人呢,御内不严,寡廉鲜耻,竟然让一妇道人家出头,指使家奴来我们佛门圣地撒野,打砸了寺门不说,还在寺墙和大雄宝殿涂些污言秽语辱骂我寺。”

    坐在下首的一位白云寺的执事义愤填膺的说道。

    “就是,朱平安仗势欺人,依仗他的官威欺负我们无权无势的出家人,侮辱我佛。”另一位白云寺的执事也是愤愤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