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五十七章 滴血剑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张管库、贾郎中、赵郎中等太仓高仓,掐着点卯的时间点,一同说说笑笑的来到了太仓。

    昨天下午他们在朱平安走后,又去朱平安查账的房间仔细翻看了一遍,然后发现朱平安这个蛤蟆稽查使的查账成果,除了昨天中午的那幅蛤蟆蹲荷叶图外,就只多了一张写了“甲”、“乙”、“丙”、“丁”四个字的空白宣纸而已。

    所以,他们昨晚放心的去了金凤楼潇洒了一晚,今早又在金凤楼用了早膳才悠悠哉的返回太仓。

    回到太仓后,张管库等人被告知朱平安今天一大早就来了太仓,对此张管库等人并不以为然,来得早就来得早嘛,画个蛤蟆写个甲乙丙丁,来的早晚又有什么关系。

    “怎么回事?怎么东厂的人也来了?”

    但是等到他们得知东厂的人也进驻太仓,值守朱平安查账的院落后,张管库等人立马坐不住了。

    一行人急急忙忙的赶去了朱平安查账的院子。

    “来人止步!”

    张管库等人刚走到朱平安查账的院子外,还没到朱平安查账的房间呢,就被人面无表情的拦了下来。

    “不认识我们啊?我们是太仓的官员,来看看朱大人账查的怎么样。”赵郎中走上前道。

    “止步!!”

    挡在他们面前的东厂番子再次冷声道,并且伸手将腰刀拔了一截,一截刀身反射出刺目的亮光。

    赵郎中闻言顿时有些火大,自己堂堂一个郎中,竟然被一个不入流的东厂番子呵斥,吃他娘的雄心豹子胆了你!

    是可忍,孰不可忍,眼瞅着赵郎中就要爆发了,贾郎中及时伸手拉住了他。

    “呵呵......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这位干事,这是我们太仓的张管库,我等也都是太仓的官员,还请让我等入内拜会你们上官。”

    贾郎中拦住赵郎中后,笑着上前自来熟的与拦路的东厂蕃子介绍道,反手扣着一个红包不着痕迹的塞给了拦路的东厂番子。

    贾郎中口里所称的干事,与我们现代的干事不同,这是对东厂番子的一种称呼。

    东厂的最高长官称为厂公、督主、厂督,一般由司礼监太监单位,全称为“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太监”,简称为提督东厂。厂公底下设掌班、领班、司房四十多人,分为子丑寅卯十二颗;再往下是负责侦缉工作的役长和番役,役长相当于队长,又叫“档头“,共有一百多人,也分子丑寅卯十二颗。档头统领数名番役,番役是东厂最基层人员,称“番子“,雅称“干事“。

    “卑职奉旨值守,除太仓银库稽查使一行外,其他一干人等不得接近。”值守的东厂蕃子扫了贾郎中一眼,单手按着腰刀,对贾郎中递来的红包视若无睹,面无表情的说道,一点通融的意思都没有。

    贾郎中递红包的手楞在那,干笑了几声,又收了回来。

    “劳烦将你们上官请来,我与你们东厂刘千户是旧交,或许你们上官也认识。”

    一直没有说话的张管库,此时上前一步说道,声音里带着一副上位者的气度。

    在张管库话音刚落,未等通秉,东厂百户张谷一便从院子里缓缓走了出来,身后的黑色披风无风自动,腰间左侧的猩红剑鞘的长剑在胯部一晃也不晃,仿佛固定在了腰间似的。

    张管库、贾郎中两人远远的瞥见张谷一,便脸色刷一下白了,心中暗骂东厂怎么派这人来了。

    “咦?这佩剑的小娘子是谁?”

    赵郎中看了张百户一眼,眼睛一下子亮了,不由小声的跟贾郎中嘀咕。

    “卧槽,你作死啊,那是东厂滴血剑!”

    贾郎中闻言脸色大变,仿佛见到了洪水猛兽一样,立刻伸手按住了赵郎中的嘴,恨不得立刻用针线缝上赵郎中的嘴。

    赵郎中闻言,脸色刷一下子变的惨白,身体不由往后退了一步……还好,还好,距离还算远,应该是听不到……赵郎中在心里安慰自己。

    滴血剑张谷一像是拥有顺风耳似的,远远的瞥了赵郎中一眼,阴柔的笑了笑。

    这一笑将赵郎中吓的菊花一紧,后背都浮现冷汗了,差点尿失禁了。

    滴血剑张谷一是东厂最为出名的刽子手之一,滴血剑的名号就是他凭手里的一把剑杀出来的赫赫凶名,所谓滴血剑是指张谷一的剑出鞘必滴血,从无例外。

    张谷一杀人有“三不”,所谓“三不”,可不是三不杀,而是杀人不分好坏,不分地位,不分男女老幼……死在他手下的达官显贵,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

    滴血剑的凶名在东厂是出了名的,他有一手精湛的杀人技艺,传说他可以剥下完整的人皮,传说他凌迟人犯可以超越3600刀,达到3800刀,犯人还不断气……

    八年前壬寅宫变,宫婢杨金英等人谋害嘉靖帝未遂,事发被捕,杨金英、杨莲香等十六名宫女不分首谋和协从,一律凌迟处死。其中首犯杨金英的主刑人便是年轻的滴血剑……

    还有传言说受壬寅宫变牵连的当时宠妃曹端妃、王宁嫔,也是滴血剑被方皇后宣到宫中,下手凌迟处死的,但是这毕竟属于宫闱之事,本就是秘闻,捕风捉影,无法得到证实。

    但是不管怎么说,滴血剑的凶名是实打实的,在京城滴血剑这三个字可止小儿夜啼。

    所以,见到滴血剑,才会令太仓一行官员心中发怵,忌惮不已。

    “呵呵呵,杂家东厂百户张谷一见过诸位大人,杂家奉旨协助稽查太仓账簿,除稽查使外,外人一律不得靠近账簿簿册。不知诸位大人对此可是有异议?”滴血剑张谷一走到近前,阴柔的笑问道,眸子一一的扫视太仓张管库等人。

    滴血剑不笑还好,阴柔一笑,在贾郎中等人看来,越发觉的渗的慌,

    “没,没有,咳咳……我等就是过来看看,可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太仓配合的。”

    贾郎中等人闻言后,咳嗽了一声,连连摇头,赔笑着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