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五十五章 御赐仙丹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等到朱平安从内殿出来的时候,外殿已经空无一人了,严嵩等大臣们回值庐的回值庐,回家的回家,只有几个太监宫女候着。

    “状元郎,以后咱们可要多多亲近亲近......”小张公公送朱平安出宫的路上,如此说道。

    在朱平安受到了皇上嘉奖和赏赐后,小张公公对朱平安的态度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最开始,他对朱平安不假辞色;后来之朱平安给他塞了红包后,对朱平安温和了许多;现在,小张公公对朱平安简直是像对失散了多年的兄弟似的。

    “只要张公公不嫌弃,平安求之不得。”朱平安手里捧着一个精致的檀香盒子,一边走一边回道。

    朱平安对小张公公的印象不好,这种人属于墙头草的类型,可以锦上添花,但绝对不会雪中送炭,不值得信任。他跟冯保不一样,冯保属于太监中少有的有节操的了。

    当然,虽然心中把小张公公划到了不值得信任的一方,心中戒备,但是宁得罪君子,不得罪小人。

    心中有数就行。

    而且,这种人以后说不定什么时候用得着,搞好关系,有利无害。

    朱平安是绝对不会主动得罪这种人,所以,此时面上也是热情的不行。

    “呵呵,杂家怎么会嫌弃状元郎,还怕状元郎嫌弃杂家一介阉人呢。”小张公公笑着摇了摇头自嘲道。

    “怎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公公又何必妄自菲薄。”朱平安抬头一本正经的正色道。

    接着,朱平安把之前对冯保的那一套说辞,忽悠了小张公公一遍,“公公可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第一通史巨著,是何人所写?改良造纸术,使得天下文明得以传承千古的又是何人?赴汤蹈海七下西洋,扬我大明龙威于万里之外的,又是何人?”

    不得不说这一套说辞,对太监来说简直是正能量爆棚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自古至今对于太监的看法,大多是鄙视、鄙夷和嘲笑的,反正几乎都是负面评价。但是,朱平安列举的这几位,虽然身体不完整,但是他们做出的功绩,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多少身体完整的男儿想做都做不到的,在历史上彰表古今,名垂青史。

    因为这些例子都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更有说服力和感染力。

    “状元郎说的可是司马大师、蔡候和郑公公?”小张公公对朱平安的这套说辞也没有多少抵抗力。

    “所以,公公何须妄自菲薄。”朱平安点到为止,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呵呵,那杂家就托状元郎的吉言了。”小张公公笑着抱拳。

    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宫门口,小张公公将朱平安送出宫门,提醒道:“状元郎,圣上赏赐的仙丹,趁热服用最好。”

    “多谢公公提醒,等到了府中,平安再与内人一同服用。”朱平安拱手道谢。

    宫门外,刘牧和刘大刀看到朱平安出了宫,忙牵着马走了过来。

    “公子,你手中拿的是啥?”翻身上马,策马跑过皇宫前的这条街后,刘大刀看着朱平安手里的檀香盒子,好奇的问道。

    “就你话多。”刘牧斥了一句。

    “俺就是好奇。”刘大刀嘿嘿傻笑,摸了摸后脑勺。

    “呵呵,这啊,这是圣上赏赐的‘仙丹’。”朱平安一手执着马缰绳,一手晃了晃手里的盒子。

    朱平安手里拿的盒子里是两颗“仙丹”,是用过晚膳后,嘉靖帝按照惯例服食丹药,想到朱平安今日的文章、对联等事,赏赐给朱平安的。

    本来是赏赐给了朱平安一颗,要朱平安当场服用的。

    不过,朱平安看着手里一团乌七八黑的“重金属化学物”,实在没有咽下去的勇气,便借口说想到了家中新婚的妻子,不忍心独享仙丹,恐嫦娥奔月的故事复演。

    嘉靖帝有感于朱平安用情至深,于是便又赏赐给了朱平安一颗,让朱平安带回家夫妻俩一同服用。

    天知道,朱平安谢主隆恩时,眼角的泪痕是有多“真诚”。

    “啥?仙丹?”刘大刀一听盒子里是仙丹,一脸的吃惊,嘴巴张的老大,“公子,真是仙丹吗?皇上赏赐的仙丹,那岂不是吃一颗,至少能延寿十来年......”

    朱平安闻言一阵无语,你是神话故事听多了吧.......延寿什么的别想了,这种重金属复合物吃到肚里,想想都可怕的很,久而久之,不中毒才怪呢。

    不过确实也不能怪他们,他们作为土生土长的大明人,有这种封建迷信思想毫不奇怪。

    “公子,我可没听过有吃‘仙丹’成仙的,反倒常听人说‘是药三分毒’......”

    刘牧跟刘大刀不同,他本身是务实的性格,以前常听村里游街串巷的赤脚大夫说是药三分毒的话,久而久之也就记在了心里,此时忍不住提醒朱平安道。

    “咋没有,天上的嫦娥就是吃了仙丹才飞到月宫的,是不是公子?”刘大刀反驳道。

    好吧,这你还真信呢,在朱平安眼中,此刻刘大刀也就约定等于一个二百斤的孩子了。

    “呵呵,回府。”

    朱平安呵呵笑了笑,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一扯马缰往临淮侯府而去。

    在街上实在是不适合讨论“仙丹”,厂卫什么的无处不在,若是传到有心人耳中,或是嘉靖帝耳中,自己再落个“非议仙丹”的罪名就吃不消了。

    半个小时后,临淮侯府听雨轩卧室。

    “这黑漆漆的是什么?”

    李姝跟包子小丫鬟像两个好奇宝宝似的,打开朱平安带来的御赐宝盒,看到里面两个黑漆漆的鸽子蛋大小丹丸,大眼瞪小眼......

    “圣上念我献文有功、查账辛苦,特地御赐的两颗仙丹。”朱平安耸了耸肩。

    “仙丹?!”包子小丫鬟的反应跟刘大刀有的一拼了,瞪大了眼珠子,小嘴张成了O形。

    “也不赏赐点有用的......”

    李姝闻言不屑的撇了撇小嘴,懒得再看第二眼了,对嘉靖帝赏赐的仙丹很是不屑。

    当晚,听雨轩就多了一样被供起来的盒子,早晚两炷香的供着......

    我不吃,供起来总可以吧,任谁也不能说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