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五十三章 考校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外面的一串脚步声吸引了万寿宫外殿众人的目光,很快小张公公拉着朱平安的袖子,小跑着出现在了外殿。

    朱平安进了万寿宫,只来得及向外殿的诸位大人拱手行了礼,连问好的话都没来及说,便被小张公公拉着袖子走进了内殿。

    外殿众人看到朱平安奉召进来,眼神万千。

    鄢懋卿看着朱平安走进内殿的身影,向下扯了扯嘴角,呵呵,自作孽不可活,圣上信道,你颂佛,今天你是完了,......

    进了内殿后,朱平安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蒲团上闭目打坐的嘉靖帝,还有站在一旁的黄锦。

    黄锦见朱平安进来,给了朱平安一个和善的笑。

    “启禀圣上,朱平安到了。”小张公公进了内殿后,细声细语向打坐的嘉靖帝禀告。

    朱平安在小太监话音刚落,便规规矩矩的下跪行三跪九叩大礼参见嘉靖。

    “臣内阁司直郎、翰林院侍读、太仓稽查使朱平安,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平安跪拜后低着头伏在地上,顿了大约两秒左右时间,才听到嘉靖帝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朱爱卿,平身吧。”嘉靖帝起身,由黄锦扶着起身坐在龙椅上,悠悠的说道。

    “臣,谢主隆恩。”朱平安行大礼道谢,这才起身,表现的很是恭敬恭谨。

    “爱卿你可知罪?”

    朱平安才起身,嘉靖帝复又微微眯着眸子看着朱平安,淡淡的问道。

    闻言朱平安又咕咚一下跪地上了,后背蓦地一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过很快便又镇定了下来,一脸无辜的摇了摇头道:“微臣不知。”

    俗话说得好,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自己又没做什么违纪犯法的事,问心无愧。

    “不知?”嘉靖帝似笑非笑的反问了一句,继而又沉声问道,“朕令你稽查太仓银库,缘何你反倒跑来给朕进献文章,莫非你以为朕是不分轻重缓急的昏君不成?”

    哦,原来是因为这事啊,朱平安心里彻底放松下来了,抬着头一脸委屈的解释道:“臣不敢,圣上英明神武,勤政爱民,乃千古一帝,又岂是昏君,臣亦非擅离职守。臣自早上卯时一直到下午酉时,一直在太仓稽查账簿簿册。酉时来西苑,是有要事求见圣上,递交求见折子时方知道进献文章之事。”

    “酉时来西苑……那岂不是说爱卿是刚刚才到的?”嘉靖帝眯着眼睛扫了一眼宫里铜壶漏刻的刻度,微微挑了挑眉,对朱平安的回答存疑。

    “圣上英明,臣确实是刚刚才到的。”朱平安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

    “这算哪门子的英明。”嘉靖帝见状,不由笑骂了朱平安一句。

    虽然朱平安马屁拍的生硬,但是生硬有生硬的好处,你拍的生硬,你尴尬,但是对方看着好笑啊,这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活跃气氛了。

    “呵呵,状元郎这才刚刚到,就写出了这么一篇《佛前一跪三千年》?刚刚听无逸殿司直的小李子说你只用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三国的曹植七步成诗亦不过如此,跟听志怪传奇似的,真是让杂家不敢相信呢。”黄锦察言观色呵呵笑着开口道,有些话嘉靖帝不方便说,但是他们不一样。

    “下官也是有感而发,适逢其会,这才写的快些,万万不敢与曹植之才相比。”朱平安摇了摇头,很是谦虚的解释道。黄锦提督东厂,又掌司礼监,官职比朱平安高多了,朱平安在这里自称下官并无何不妥。

    “曹植也是有感而发,状元郎就不必谦虚了......”黄锦笑着说道。

    呃,朱平安苦笑着摇了摇头。

    “温茶作文?呵呵,有意思,那就给朱爱卿倒一杯茶,让朕看看爱卿是如何温茶作文的。”嘉靖帝悠悠的看着朱平安道“陶师赴太和山建元岳,回奏山门尚缺一幅楹联,爱卿若是温茶作好了,朕便赦你无罪,若是做不好,想来爱卿也知道欺君之罪的后果。”

    很快便有一个小太监给朱平安倒了一杯茶,放在了朱平安跟前的地上。

    “臣谢主隆恩,臣尽力而为。”朱平安叩谢,心里面却一阵无语,温茶作文什么的,都是你们说的,我可没有立这flag。

    不过,写对联什么的,朱平安倒是一点也不担心,在古代读书这么久,写对联什么的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而且以前在现代的时候穷游,受仙侠小说影响,倒也去过一些不收钱的道观游玩,记的不少道观的对联,足以应付过去这一劫。

    还是用现成的比较好,现代道观上的对联肯定都是精挑细选,特别出彩才被选中的。

    这么一盏茶时间,自己写出的对联,定然不如道观上精挑细选的对联。

    只是用哪一幅好呢?

    朱平安闭着眼睛,思索了起来,一座座道观浮现在他脑海里,一幅幅的对联走马观花一样浮现。

    嘉靖帝也不催促,嘴角含笑,饶有兴致的看着朱平安。

    黄锦似乎对朱平安很有信心,看向朱平安的眼神里,都是信心十足的。

    嗯

    有了,思索了十余秒后,朱平安想到了在河北的一个三清宫道观里看到的对联。

    想好后,朱平安也没急着表现,而是继续闭目养神,做出一副努力沉思的模样。

    适当的藏拙是有必要的,尤其是现在。如果自己写的这么快,那让外殿的大臣们脸往那隔?另外,嘉靖帝可是又自负又很敏感的,自己不宜表现的比圣上出色。,

    就这样,在朱平安沉思中,一分一分的时间过去了。

    “呵呵,状元郎,再不写茶就凉了。”片刻后,黄锦微微笑着催促道。

    “稍等一二......哦,有了。”朱平安作出一副焦急模样,过了大约三五秒后,又做出喜获灵感的模样,提起一旁的毛笔,蘸了墨汁便在宣纸上写了起来:

    太极判以成乾坤,乾为父,坤为母,具极大神通,一气三清,拯尽四洲黎庶;

    两仪分而为阴阳,阳属天,阴属地,显无边法力,离龙坎虎,修成万劫金仙。

    朱平安写一句,黄锦复述一句。

    “虽然时间超了点,不过凉茶也算茶,马马虎虎,这次便算你过了吧。”嘉靖帝听完后,嘴上如此点评,心里却是非常满意。

    这两联后面的“拯尽四洲黎庶”、“修成万劫金仙”,简直是说到了嘉靖帝的心坎里,让嘉靖帝很是满意,自己建元岳目的就是拯尽四洲黎庶,至于修成万劫金仙,则更是嘉靖帝的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