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五十二章 温茶作文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鄢懋卿一直在用心关注着内殿的动静,相比于一般人,鄢懋卿的听力好很多,好的有点不太正常,比正常人要好三分之一左右。一般人正常情况下听力是5米,鄢懋卿却能听到六七米远的动静。这一点,鄢懋卿谁都没有告诉过。

    内殿里的一般的声音、动静,鄢懋卿听不清楚,可是对分贝高的声音和动静,也能有点模糊感应。

    鄢懋卿支着耳朵,一开始并没有听到什么。

    功夫不负有心人。

    过了一会,鄢懋卿就模糊听到了嘉靖帝的笑声。

    圣上笑了?!嗯,这是好消息,自己等人被宣到万寿宫为的就是圣上的笑容,不用担心待会因为某人“佛前一跪三千年”导致圣上心情不好,迁怒于人了。

    鄢懋卿摸着下巴嘴角也跟着露出了笑意。

    接下来,鄢懋卿继续用心支着耳朵留意内殿动静,不过听不到什么动静了,嗯,过了一小会又听到了,好像是圣上在跟黄公公说话,不过一个字都听不清楚,虽然鄢懋卿听力比正常人好一些,但毕竟不是狗耳朵,没那么厉害。

    大约又过了数个呼吸时间吧,鄢懋卿隐约又听到了嘉靖帝的笑声,好像还不止笑了一声,听不清楚,不过少卿,嘉靖帝的一声嗤笑,鄢懋卿还是听得比较清楚的。

    因为嗤笑的分贝要比对话大一些,鄢懋卿能够听到。

    听到这一声嗤笑,鄢懋卿心里面一下子就联想到了朱平安的那篇《佛前一跪三千年》,不由的将身体向内殿方向倾斜,耳朵支的更高......

    嗤笑声过后,内殿又安静了起来,这让鄢懋卿有些失望,有些拿不准了,难道说并不是朱平安的那篇文章?鄢懋卿伴君多年,对嘉靖帝的性情也是有很有了解的,如果是朱平安的文章的话,以嘉靖帝的脾气,断然不会只是嗤笑一声的。

    不够很快,鄢懋卿嘴角又扯出了弧度,模模糊糊听到内殿里“够胆大的”几个字眼。

    如此一来

    鄢懋卿就确认是朱平安的文章无疑了。

    要说到胆大,在这种节骨眼上,还有谁比他朱平安“佛前一跪三千年”再胆大的呢。

    朱平安这小子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竟然想以此来吸引圣上注意,标新立异?呵呵,怕是你能吸引到圣上注意,却承受不了圣上的怒火……

    “吧嗒吧嗒吧嗒……”

    又过了大约数分钟,听到内殿一阵嘈杂,接着便响起了一串密集细碎的脚步声,然后一个小公公匆匆的从内殿迈着密集的小碎步走了出来,小公公一脸焦急的表情。

    看到小公公出来,严嵩、徐阶等外殿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在了小公公身上。

    等看到小公公脸上焦急的表情,再联想到刚刚内殿嘈杂的声音,众人心里面不由咯噔一声,不会是这次的文章又没称圣心吧?!

    “咳咳,小张公公这么急急忙忙是为了何事啊?”严嵩起身上前问道,一脸关切,面有忧色。

    “回禀阁老,小的奉旨宣召朱平安觐见,还请阁老见谅”小张公公急忙停住脚步向严嵩行了一礼,然后又急急忙忙的往外小碎步疾走而去,好像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似的。

    宣召朱平安?!

    严嵩闻言,一脸茫然,圣上怎么着急宣召起朱平安来了?

    一旁的徐阶闻言,也是微微一怔,继而摸了摸下巴沉思起来。朱平安不是在稽查太仓银库吗,圣上怎么这么着急的宣召起朱平安了,难道说太仓银库出什么大事了?还是说今日朱平安来无逸壂了也尽进献了文章?

    嗯,以朱平安的才学,如果来无逸壂也进献文章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对于朱平安,徐阶还是很是看好的。

    不过小张公公焦急和严肃的表情,却让徐阶也有些拿不准,按理来说,如果是朱平安进献的文章得了圣上欣赏,圣上要赏赐朱平安的话,小张公公不应该如此焦急啊。

    除严嵩、徐阶外,外殿内的其他人都是一脸不解。

    不过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鄢懋卿,从他所听所看,鄢懋卿无比的肯定,朱平安的那篇《佛前一跪三千年》闯下弥天大祸了,圣上宣召朱平安,这是要兴师问罪了。

    呵呵

    弄巧成拙,活该!!

    酉时放衙时间到了,没有供应完善,也没有值夜的旨意,除了专职青词和文章的官员外,无逸壂其他值守的官员都陆续下班了。

    朱平安没有下班,在他把文章通过李公公送呈御览后,就在无逸壂大厅寻了一个显眼的位置坐着了,没有出宫,也没有回自己办公房间,好像在等什么人似的。

    李公公将朱平安等人的文章送呈万寿宫御览后就又回了无逸壂值守,一眼就看到了朱平安。

    “放衙了,朱大人还不回吗?”李公公客套了一句,心里面狐疑朱平安不是想在这等嘉靖帝心情好了,再让自己给他递交请求面圣的折子吧?!

    “今日骑马奔波,有些累了,我喝杯茶,解解乏再回家。”朱平安说着举了举手中的茶杯,茶杯里还有半杯热茶没有喝完。

    这是要等着啊?!那不还不知道等多久呢?!

    别说一杯茶?

    就是一壶茶也不一定够。

    李公公才不相信朱平安的说辞,认定朱平安是想等圣上心情好了,再托自己送请求面圣的折子。

    不过现在眼瞅着都要到晚上了,即便是圣上心情好了,那还得用膳、休息呢,哪有功夫召见你这小小的六品官,若是给你送折子,打扰了圣上休息,黄督公一准扒了我的皮。

    我是万万不会因小失大的。

    李公公打定了主意,就是圣上心情好了,就是朱平安再给自己塞红包,自己也不会给朱平安递交请求面圣的折子的。

    无逸壂内也还有不少官员没走,他们都是对进献的文章很有信心的,想等着结果。

    想着如果他们的文章得了圣心,他们也能第一时间知道,赏赐啊,召见啊什么的,也都方便。如果是因为他们不再无逸壂,而错过了这次赏赐、召见的机会,他们会后悔一辈子的。

    大厅内的王大人、张大人等人就是这类人,他们在等待的时候,看到朱平安也在隔壁桌上坐着慢悠悠喝茶等待的时候,就一阵无语,很看不上朱平安的这种心态,太贪心了。

    他们是知道的,朱平安所进献的文章就用了一杯茶的功夫而已,一杯茶写出来的文章,还想得到圣上嘉奖?!还不如早点回家洗洗睡了的好。

    朱平安同一办公房内的两个官员终于写完了文章,走出房间,来到大厅,将他们写好的文章递交给李公公,由其汇总一同送呈万寿宫御览。

    路过大厅,看到优哉游哉坐着喝茶等待的朱平安的时候,他们看朱平安的眼神比王大人、张大人还要无语和看不上。

    王大人、张大人没看到朱平安的文章,他们俩人可是亲眼看了朱平安“佛前一跪三千年”的。

    就这文章,还期待圣上嘉奖?!

    想的也太美了!!

    就在李公公汇总了无逸壂剩余交上来的五篇文章,正要去往万寿宫再次送呈御览的时候,听到一阵密集细碎的脚步声,然后就看到在万寿宫服侍圣上的小张公公慌慌忙忙的跑来了。

    无逸壂的众人眼睛一下子亮了。

    这位小张公公他们认识,知道是在嘉靖帝身边服侍的,往日宣布赏赐啊宣旨啊,好多次就是这个小张公公。

    小张公公来无逸壂,这岂不是说明得到圣心的文章出自无逸壂,那岂不是很有可能就出自你我?

    王大人、张大人等人相视了一眼,不由的一脸喜色,激动的站了起来,纷纷拱手与小张公公打招呼。

    “小朱大人,快,快,圣上宣召你。”

    小张公公碎步跑来后,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显眼处的朱平安,脸色不由一喜,也没顾着打招呼的李公公、王大人、张大人等人,便急急的跑到对朱平安说道,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朱平安的官服,拉着就往万寿宫小跑。

    朱平安?!

    竟然是朱平安?!

    王大人、张大人闻言耳朵里嗡的一下子,好像晴天一个炸雷响在头顶似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吃惊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嘴巴张的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不敢相信。

    他朱平安只是用一杯茶的功夫写的文章啊!

    凭什么啊。

    朱平安同一办公房间的两个官员先是惊呆的跟什么似的,继而又想到朱平安那句“佛前一跪三千年”,他们跟王大人、张大人羡慕嫉妒恨的表情不一样,他们眼里没有羡慕嫉妒恨,而是一种怜悯。

    朱平安这是撞了南墙了。

    唉

    年轻人,心急,看看,撞墙了吧。

    一旁的李公公的表情跟他们几人还都不一样,他是震惊,单纯的震惊,当然还有一点点脸红。

    朱平安一杯茶功夫写的文章就得了圣心?!

    朱平安刚刚坐在那喝茶,就是在等万寿宫的人来宣召他?可笑的是自己还以为他是等圣上心情好了,再拜托自己递交请求召见的折子呢。

    古代有关羽温酒斩华雄,十八路讨伐董卓的诸侯,一个个被震惊的七荤八素。

    今日有朱平安温茶作文。

    李公公作为旁观者,就有点类似十八路诸侯的感觉,同时有点庆幸自己刚刚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