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八十三章 离谱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日落西山,随着司值西苑的官员陆续下班,西苑宫门外吃食摊子的生意也越来越火爆,人来人往,座无虚席。

    随着官员光顾吃食摊子,太仓银库盗窃案的始末越来越详细,关于朱平安查银库的细节也越来越丰富了,很多点评者好像是亲眼目睹了似的,说的活灵活现。

    当然,在口口相传的过程中,关于朱平安的版本也越来越多,增添了很多主观色彩。

    刘牧和刘大刀在吃包子的时候,听着周围桌上人的谈论,简直是听的一愣一愣。

    “朱大人这裸官当的好,当的干干净净,当的尽职尽责,现在这样的官儿太少了。虽然我是刘大人家的车夫,可是我老马从今儿起,我最佩服的官就是这光屁股查银库的朱大人。”

    邻桌上一位姓马的车夫灌了一大口酒,一边嚼着羊肉,唾沫四溅的说道。

    嗯,说的好,刘大刀听的眉飞色舞,好像那人说的就是他似的,嘴里的包子也更香了。

    “你们都说朱大人清官尽责啊,我倒觉得这朱大人挺傻的。唉,你们别这样看我,听我说啊。别的咱都不说,单单说这太仓银库,太仓银库什么地方?想必就是我不说,大家也都知道,这可是咱大明的国库啊。有句古话怎么说呢,那叫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背靠着银库,当然是吃......你们都懂的。你说这太仓空虚,谁不知道啊。你看看,当初跟着朱大人一起查银库的,那可是有五个当官的呢,领头的是个三品大员,哪一个都比朱大人的官大,结果呢,两天时间,全都找借口撂挑子了,就剩下朱大人一个。你说朱大人不学人家撂挑子不说,结果,朱大人还偏偏贴上去,一查到底了,你说朱大人他是不是傻?!”

    “你说在朝为官,内斗啊什么的,监察啊什么的,就跟咱们插科打诨似的,稀松平常,大家也都是闹着玩,本来就是为了混口饭吃,真要是拼命的话,大家都会掂量掂量不是,可是朱大人不一样,跟生瓜蛋子似的,丁是丁卯是卯,认真的很。后来,盘库时人家不让他进,说要进银库就得像库兵那样只能穿一个兜裆裤,结果朱大人二话不说,伸手就脱,别说兜裆裤了,那是脱的一丝不挂啊,当众就光着屁股蛋子,一丝不挂的进了银库。”

    “当时在场的官员都给吓傻了,咋还有这么玩的,不是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士可杀不可辱嘛,怎么朱大人好像不知礼义廉耻似的啊。可是,朱大人就是敢这么玩,朱大人就这么光着屁股蛋子,大摇大摆走进银库的身影,仿佛就是在跟大家这么说,老子就是这么清白。”

    “一丝不挂,那就没有破绽,就这样,朱大人凭着无懈可击的自身条件,彻查了银库账簿,清点了银库金银,一举揪出了银库的所有大耗子。”

    “你说朱大人傻不傻。不过,你还别说,咱老百姓还就需要这样的傻官,咱老李还就服这样的傻官。”

    一位跟姓马的车夫在同一桌的汉子,敞着胸怀,露出一撮撮茂盛的胸毛,看样子是位武夫,一旁还放着一把厚背砍刀。汉子伸出毛茸茸的大手拍了拍桌子,咋咋呼呼的说道。

    其实这汉子一开始说朱平安傻的时候,刘大刀就已经放下嘴里的包子,若不是一旁的刘牧用手拉住了他,刘大刀肯定上去找汉子讨个说法,就是被刘牧拉着,刘大刀也狠狠的瞪着那汉子,所以汉子那会才说你们别这样看我。

    等到汉子说后面那些话的时候,刘大刀才像是个顺毛驴似的,被人给捋顺了,等到后面的时候,刘大刀又听的津津有味起来了,等汉子说到最后的时候,刘大刀忍不住大声叫好了起来。

    类似的谈论,在吃食摊子上有很多。

    不过,随着时间推移,这些谈论的版本越来越偏离轨道了,也越来越离谱了。

    比如说下面的谈论就偏到十万八千里了。

    “你们知道吗,当时朱大人脱光衣服,进银库盘库的时候,为啥那些围观的官员都惊呆了吗?”有人一副很有料的爆道。

    “为什么?”有人好奇的问道。

    “那是因为朱大人**硕伟,那衣服一脱,那家伙那么长,当场就把围观的官员给震住了。不然,你说朱大人为啥脱衣服那么积极,那是自信。”那人说的振振有词,伸出手来比划了个长度,好像他自己当场目睹了似的。

    “你说笑吧,哪有那么长的,那不是驴吗?”旁边人听了,不信的反驳道。

    噗......

    刘大刀闻言,刚吃到嘴里的一口包子,一下子喷了出来。

    如果平时的话,以刘牧的身手和刘牧对刘大刀的了解,肯定能躲得开。但问题是,刘牧听了那人说的话,也被呛了一口,还没回过神来呢。结果,刘大刀那一口喷了刘牧一脸。

    “咳咳,对不住,对不住......”刘大刀笨手笨脚的伸手帮刘牧擦,那架势简直是要给抹匀呢。

    “算了,我自己来吧。”刘牧嫌弃的摇了摇头,躲开了。

    这个时候,吃食摊子上的话题已经偏到朱平安命根子上去了......数个人为了长短粗细争了一个脸红。

    到了后来的时候,话题更是偏的不能再偏了,查库的版本离谱到天方夜谭的地步了,偏偏有些人还说的跟真的似的。

    “你知道为什么朱大人要脱光衣服查银库吗?你知道朱大人算账为什么比太仓顶尖的账房要快吗?你说那个账房?就是咱京城赫赫有名的鬼手张啊。”

    “鬼手张再厉害他也是一双手,可是朱大人那,朱大人可不是一双手......呵呵,你别忘了,朱大人可是脱光了衣服的,朱大人那......可不仅长,还会拨算盘呢......鬼手张就一双手而已,怎么能比得过朱大人。算账还没开始,鬼手张就已经输了。”

    噗......

    刘大刀又吐了。

    “公子出来了。”

    此时刘牧眼尖,看到了走出宫门的朱平安,拉了一把要去跟人理论的刘大刀,将饭钱放在桌上,拉着刘大刀迎了上去。

    “你们晚饭吃了吗?”朱平安问道,“要是没吃,就在这食肆吃了再回,我刚在宫里用过了。”

    “我们刚吃了公子。嗯,那个快宵禁了,咱赶紧回吧。”刘牧、刘大刀将杀马特黑马的缰绳递给朱平安,催促道,唯恐朱平安进了食肆,听了那些不着边的话。

    “哦,那好吧。”

    朱平安也没想那么多,听两人说吃过了,又因为确实到掌灯时间,马上就要宵禁了,便点了点头,三人骑马往临淮侯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