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四十三章 一误再误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在房内的两位官员看来,朱平安的这一篇《佛前一跪三千年》,就像是古代的南辕北辙。

    完全跑题了,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跑题,跑的都没影了。

    如果说是想用此来吸引嘉靖帝注意力的话,那他们只能说朱平安有种了。

    只看了这么一句,他们就再也没有往下看的兴趣了,也已经完全没必要往下看了,就凭这“佛前一跪三千年”一句,他们就已经知道朱平安这次进献文章的结局了,哪壶不开提哪壶,除了一败涂地,别无二途。

    这哪是吸引圣上注意力啊,分明是给圣上的伤口撒盐捅刀子啊。

    还想用这吸引圣上注意力,做梦去吧。

    年轻人,就得吃上一堑才能长上一智,这次就由他撞一次南墙去吧,这种阵痛也是年轻人成长过程中必不可缺的经历,也只有狠狠的痛上一次,才能记住经验教训,日后才不会再犯。

    由他去吧。

    还是自己的正事要紧。

    两位官员看完这一句,低头笑了笑,三分无语三分幸灾乐祸四分作壁上观,然后便收回目光,再也不为朱平安分神,再次全神贯注于自己笔下的文章上了。

    朱平安还在专心致志的挥毫泼墨,没有注意到两位官员的神情变化,当然即便是注意到,朱平安也不会受影响的。

    蘸墨,悬腕,运笔……

    从第一个字开始,除了蘸墨,朱平安手下的笔就没有停下来过,真的是文思泉涌、下笔成章。

    同房内的两位官员即便都构思好、打好草稿了,可是在收尾的时候,仍然免不了字推句敲,斟酌了好一会,才写上一鳞半爪、半句一句的。

    当房内两位官员呕心沥血的斟酌、推敲,才写了三四句的时候,就听到旁边朱平安那又发出一阵声响。

    砚台放回原处发出的轻微Duang声,毛笔挂在笔架上引起的轻微颤动......

    嗯?

    呵呵......

    听到笔墨纸砚归位的声音后,两位官员先是一怔,继而又不免扯了扯嘴角笑了笑。

    朱平安这是写不下去,放弃了......

    呵呵,还算他有点自知之明,知道事不可为,及时收手放弃,这也算是有自知之明了,还不至于无药可救。

    然而,两位官员嘴角的笑容还未完全扯开的时候,就又听到一阵呼呼......轻轻吹墨的声音,心里不由一怔,这放弃就放弃了,怎么还用嘴吹起墨来了?

    这是写毛笔字时偶尔会有的情况,写完后为了让墨汁快些干,会有人用嘴吹墨,让墨汁干的快些。

    怔了一下后,两位官员忍不住又抬起头来,向着声音来源看去。

    然后

    不由得再一次张大了嘴巴。

    只见他们视线中,朱平安低头吹干题本上的墨汁后,正在动手合上题本,就在这一瞬间,他们看到了即将合上的题本上已经整整齐齐的写好了一篇文章,因为很快题本就合上了,他们看不清题本的具体文字,但是看上去有四五百字的样子,从格式字数来看,完全是写完了的。

    这么快就写完了?!

    不是吧?!

    两位官员完全惊呆了,我写了一天了,到现在才收尾,刚刚不过才写了三句而已,你这一篇文章都写完了?!你长了几个手啊,写的也太快了……

    不过想到朱平安第一句“佛前一跪三千年”后,两位官员的心情才稍微好了一些。

    你是写的快,可题意都理解错了,写的快又能如何!

    既然你这么着急撞南墙,那就撞去吧。

    年轻人呐

    还是太心急。

    摇了摇头,两位官员又低下头继续创作了起来。

    在朱平安合上题本的时候,外面三位官员等待的张大人也写完了,四人一起拿着写好文章的题本一同往在无逸壂司直的小太监哪里走去,由其一同转呈永寿宫御览。

    “李公公,还请将我等之题本转呈永寿宫御览。”

    为首的王大人将四人的题本一同递给了在无逸壂司直的小太监,顺手将一锭银子塞到了小太监的衣袖内。

    “好说,好说……王大人你们就放心交给杂家就是了。”李公公接过题本,感受着袖子内银子的重量,脸上笑的眯起了眼睛,一口就应了下来。

    “那就有劳李公公了。”王大人、张大人等四人拱手连连道谢。

    “诸位大人客气了,这本是杂家分内之事,呵呵,好了,杂家也不多说了,这就将诸位大人的题本送呈永寿宫御览。”李公公笑着与王大人等人拱了拱手,在王大人等人的道谢声中,转身就要往无逸壂外走去。

    就在李公公刚刚转过去身,就听到身后传来朱平安的声音,“公公还请稍候,烦请将平安的一同送呈永寿宫御览。”

    “朱大人?”

    李公公转身就看到了疾步走来的朱平安,不由愣了一下。

    “呵呵,劳烦公公了。”

    朱平安快步走上来,微微笑着将一份题本递给了李公公,顺手将一锭银子悄无声息的塞入了李公公的袖子中。

    这位李公公就是刚刚拒绝了朱平安求见折子的那位小太监。

    此刻李公公看到来人是朱平安后,脸色不由微微一变,虽然袖子里的银子沉甸甸的,可是手里的题本却更是重于泰山。

    正如他刚刚给朱平安解释的那样,今天嘉靖帝心情很是不好,上午时浙江道御史李承华条陈官吏考察五事,都被拦在了二门外,送折子的万公公也被黄督公数落了一顿。

    此刻,李公公心里有一万个曹尼玛,哎呦喂,我的朱大人呢,你这是干嘛呢,我刚刚不是给你说明利害关系了吗,你怎么又把折子递上来了?!

    “咳咳,朱大人,这个杂家刚刚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今日圣上无心召见官员,朱大人若是有要事求见圣上的话,还是改天再递折子吧。”李公公脸色有些不好,不过看在银子的份上,还是耐着性子给朱平安解释道。

    说着,李公公就要把朱平安递过来的题本又还给朱平安。

    并没有仔细看朱平安递来的题本,下意识把朱平安递来的题本当成了上次递过来的,求见嘉靖帝的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