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四十一章 良策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虽然慈航真人与观音菩萨在法相上看来如出一辙,但是在道教看来,慈航真人与观音菩萨根本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举个简单的例子。

    性别。

    对于道教来说,慈航道人是道家女真神仙,修道成仙前本就是女人。

    根据《历代神仙通鉴》记载,在普陀落伽岩潮音洞中有一位女真君,相传在商王时就在此修道,已习得神通三昧,发愿要普度天下男女。经常用丹药和甘露水救济百姓,南海人都称她为慈航大士。

    古经《灵宝经》里记载说慈航道人原为禅黎世界坠王的小女儿,都到了四岁了还是不会说话,坠王觉的非常奇怪,不喜,就将她丢弃于南浮桑之阿空山之中。山中没有粮食,年纪小又不会采摘和捕猎,但是却能吞食日月精华。

    根据古书记载可知,慈航道人本来就是女性,这与佛教不同,在佛教流行观点中,观音菩萨原本是男儿身,后来化作女儿身的。

    另外还有一个很明显的不同点。

    时间。

    道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宗教,其有典可查的历史就有四千多年。根据《历代神仙通鉴》记载,慈航真人在商王时就已经修道成仙;另外《封神演义》记载的是商之纣王时期,慈航真人为元始天尊门下十二金仙之一,排名第三。

    据此可知,慈航真人最迟在商末周初就已经存在于中国历史了,而佛教最早产生于汉朝时期,大约在在公元前400-500年之间,传入中国的时间大约在东汉时期,所以观音菩萨最早也只是在汉朝才出现在历史中。

    另外两者的法相也是有区别的,寺庙**奉的观音菩萨的神像,在其胸口位置会有一个“卍”字的佛家标记,而道观**奉的慈航道人的神像则断然没有。

    听到小太监说到慈航真人,想到佛道两教宗教信仰,朱平安就大约猜到嘉靖帝心情不好的原因了。

    果然。

    下一秒小太监说的话,也证实了朱平安心中的猜测。

    “巧了的是,六月十九也是观世音菩萨成道的日子。昨日,圣上差锦衣卫去民间采风,看看民间百姓是如何过慈航真君成道日的,看看慈航真君的香火可还好。可是民间这些个愚昧的百姓,‘家家弥陀佛、户户观世音’,绝大多数都在求拜观音菩萨,甚少有求拜慈航真君的,寺庙的香火如火如荼,可是道观的香火却不尽如人意......”

    小太监凑近朱平安耳边说道,眉毛微皱,脸上一副不忿的表情,声音也是埋怨不已。

    “你说这些个愚昧无知的,他们让圣上多伤心呐,圣上为了他们,日日夜夜修道、斋醮祈福,向上天祈求消除减轻自然灾害,祈求国泰民安,还不都是为了这些个愚昧不堪的,圣上有多少个祈福的不眠之夜呢,你说他们倒好,受着圣上祁来福气,却一个个白眼狼似的拜观音!”

    小太监很是为嘉靖帝抱打不平,说到民间百姓拜观音不拜慈航真君的时候,恨不得要啐他们一脸的架势。

    “所以说,就是因为这事让圣上心情很是糟糕,今早被宣到永寿宫的严首辅、徐阁老等大人,还有留在无逸殿的大人,都是因为这事在奋笔疾书呢。”小太监这才言归正传,“所以说,刚刚不给朱大人通传,正是为了朱大人好。”

    “平安再次谢过公公了。”朱平安拱手道谢,明白前因后果后,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想要得到嘉靖帝求见,看来只有......

    谢过小太监后,朱平安返回了无逸殿内,此时无逸殿内有三个官员完成了大作,正站在另一位奋笔疾书的官员旁边,一边交流大作,一边等着这位官员把大作写完,好一同交到在无逸殿司直的内侍那,由其转呈永寿宫。

    一般来说,司直的内侍都是集齐四五篇作品后,再一起呈送到永寿宫御览。

    如果你写一篇,内侍就送一篇的话,他写一篇,内侍又要送一趟,那内侍岂不是腿都要跑断了......

    “麻烦诸位同仁稍等我盏茶时间,允我再润色一二,收个尾,就可以一同送程御览了。”座位上奋笔疾书的那位官员抬起头,歉意的与在一旁等候的三位同仁好友说道。

    “无妨,也不差这一时。张兄你就宽心写吧。”

    “呵呵,我等正好交流一二,张兄慢慢写就是。”

    “哈哈哈......今日总算是比张兄快了一点点,若是张兄有愧,你改日做东请我们吃一顿酒便是。”

    一旁的三位官员笑着宽慰道,他们写了一天了,也不差这盏茶时间。

    张姓官员自然笑着应下,然后低下头专心于斟酌写作。

    这篇文章可是他用了一天的时间呕心沥血出来的,行文构思都是他近年来少有的佳作,到现在就差一个结尾了,可要好好斟酌,万不能狗尾续貂,白白毁了这篇佳作。

    朱平安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眼前一亮,经过他们时,微微笑着拱手与他们见礼。

    三位站着的官员颔首回应,他们的官职都比朱平安高,在无逸殿的资历又比朱平安老得多,如此回礼并无不妥。

    “朱大人不是去奉旨稽查太仓了吗,怎么得空来无逸殿了?”一位官员问道。

    “哦,下官刚从太仓过来。”朱平安回道,“刚刚去钦天监请更换库门的良辰吉日......”

    “嗯......”

    几位官员点了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刚刚那位官员也就是随口一问,至于朱平安稽查太仓什么的,跟他们又没有半毛钱关系,若是硬说有关系的话,也就只是太仓稽查组尚未稽查便减员到只剩朱平安一人,这么一个增加了他们茶余饭后的笑话罢了。

    朱平安见状再次拱手,然后回自己办公房内去了。

    房内的另外两位官员还在忙着写作,见朱平安到来也就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又低下头奋笔疾书了。

    进了房间,朱平安坐下来,铺上笔墨纸砚,就开始研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