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三十九章 入西苑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下午五点左右时间,太阳西偏了,但是外面阳光还是一片璀璨,丝毫未见迟暮,但是朱平安已经早早的从太仓下班了。

    “这么早就走了?呵呵,估计坚持不住,要回家歇着去了。”

    “我看啊,最多再坚持一天,朱平安就会签字用印,结束稽查了。”

    赵郎中等人送朱平安走出太仓后,笑着调侃了起来,在他们看来朱平安是忍受不住,这才早早的回家歇着去了,照这样下去,估计朱平安最多再装模作样坚持一天,就会签字用印结束对太仓银库的稽查了。

    如此当浮一大白。

    于是,太仓的深夜食堂又畅快了起来。

    出了太仓后,朱平安与刘牧、刘大刀策马回返,到了西城后,朱平安先去了钦天监。

    钦天监作为明朝中央机关衙署,跟六部一样,有它独立的办公衙门,位置距离六部也很近,就在兵部衙门以东,礼部之后,鸿胪寺之南,太医院的北边。

    与一般衙门向南开不同,钦天监的大门是向西开,估计是风水讲究的问题。

    进门签到,这是各个衙门通用的规矩,钦天监也不例外。

    签名字的时候,朱平安不着痕迹的到了一眼整张签到页,来钦天监公办的外衙官员并不多,一天也就那么三四个人,一张签到页就签了三天到访的官员。

    看完这一张签到页,就知道这三日有哪些官员来钦天监了。

    这一页签到册中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一下子就吸引了朱平安的注意力。

    “太仓贾旭”。

    贾郎中的签到一下子就映入了朱平安眼中,看时间是昨天最后一个签到的。

    贾郎中来太仓的目的,不用想就能猜到,无非是打着更换库门的良辰吉日的主意。

    朱平安心中有数,面上毫无波澜。

    签完到,朱平安将毛笔放在笔架上,微笑着与守门吏寒暄了一句,便进了钦天监大门。

    钦天监内部布局与六部衙门相仿,正门也是三开间,正门中央挂着“钦天监”牌匾,大门内是留影壁,然后是一个大院子,院内设有观象台、浑天台等,兼有道教色彩摆设。再往里是二重门,也就是仪门。

    进了仪门就是钦天监的正堂了,这是钦天监官员处理公务之处,钦天监的监副也是在这里接待的朱平安。

    “无量天尊……状元郎此行是为更换太仓库门之期来的吧?”

    钦天监的监副是一位肥头大耳的道士,姓张名司命,穿着一身灰白八卦道袍,可是给人感觉却像是佛教的弥勒似的,每时每刻都是笑眯眯的,穿着道袍反倒有些不伦不类,喊一声道号,让人分分钟就出戏。

    “张大人明察秋毫,一语中的,一下子就猜到了平安的来意。”朱平安恭维道。

    “不敢当,不敢当......状元郎身负稽查太仓之职,前儿刚来钦天监请期择良辰吉日更换库门,今日自然是为了此事而来。”张司命笑着摇了摇头。

    “敢问张大人,这更换库门良辰吉日可定了下来?”朱平安问道。

    “已经定了下来,有两个日子可供状元郎选择。”张司命点了点头笑道。

    “不知是哪两个日子?”朱平安颇感兴趣,倾身问道。

    “正丁二坤中,三壬四辛同。五乾六甲上,七癸八艮中。九丙十是乙,子巽丑见庚。六月为甲,七月为癸,天德甲取己,天德癸取戊。太仓属金,土生金,金生水。所以,这良辰吉日嘛,一个便是三日后的六月二十,另一个嘛便是下个月的十八,这两日门光星高照,都是修门动土的黄道吉日。”

    张司命伸出手掐了几个法印,嘴里面念念有词,缓缓的将更换太仓银库库门的良辰吉日道了出来。

    说是有两个良辰吉日供自己选择,但是朱平安心中清楚,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三日后的六月二十。

    至于下个月十八,距离今日还有一个月呢,时间太久,等到下个月十八黄花菜都亮了。稽查拖上一个月,影响太仓办公不说,嘉靖帝也没那个耐心。

    “今日上去的时候工部那边回信,说是再有一日这精铁库门就铸造好了,这两个良辰吉日都不会受影响,状元郎觉的哪个合适,吾便出一道文书定下哪个。”张司命也不着急,老神在在的看着朱平安,等着朱平安选定一个日子。

    朱平安知道,这良辰吉日肯定有贾郎中的功劳。他们肯定是希望更换库门越早越好,早查完他们早安心。

    做贼心虚的,都担心夜长梦会多。

    “那便定在三日后吧。”

    不过没关系,三日时间足够了,朱平安轻声道,漆黑如墨的眸子闪着自信而坚定的目光。

    “好,那便定在三日后,我这就着人出具文书,明日用印后便发往六部、太仓等有司衙署。”

    朱平安的选择在张司命的预料之中,听到朱平安说出选定的日期后,张司命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受人之托、终人之事,如此一来总算没有辜负所托。

    “如此就有劳张大人了。”朱平安拱手道谢。

    更换库门日期确定之后,朱平安也就拱手告辞出了钦天监,向着西苑而去。

    进了西苑,朱平安径直到了无逸壂,看样子无逸壂今日很是繁忙,几乎所有司直的官员都在伏案写作,很是认真、一丝不苟,颇有悬梁刺股的架势,就连朱平安进了无逸壂,也几乎没有人注意到。

    进了自己的司直房后,发现李春芳并不在,请教一同司直的官员得知,李春芳还有其他几位擅长青词、骈文的官员,都跟着严首辅和徐阁老一同被叫到同寿宫搞创作去了,上午的时候就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司直的官员显然对手下的文章比对朱平安更用心,简单说了两句,便又低下头全心全意的做起了文章。

    显然无逸壂的其他官员也同样是在搞创作。

    又是斋醮青词?在严首辅的领导下,青词都成了无逸壂工作的重中之重了……

    朱平安无语的扯了扯嘴角,坐下提笔写了一个求见嘉靖帝的折子,准备交由内侍送到万寿宫,求见嘉靖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