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三十八章 未雨绸缪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大人,朱大人,醒醒……”

    睡梦中,朱平安耳边隐隐约约听到一阵轻微的叫声,跟叫魂似的,叫的没完没了。

    昨晚没睡好,现在睡的正香着呢,被人吵醒,不由自主的带了起床气。

    “谁啊?”

    朱平安迷迷糊糊、心浮气躁的嚷了一声,然后睁开眼来,一睁眼,整个人一个激灵,出现在视野中的是太仓张管库、赵郎中、贾郎中以及两个司库。

    任谁一睁眼,这么多人站在床头,也会吓一跳。

    虽然被朱平安起床气嚷了,但是张管库、赵郎中等人一点也没有生气,脸上的笑容更是浓了。

    一刻钟前,听了刘司库汇报后,他们很感兴趣的联袂来朱平安房内,还没进门就听到朱平安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了。

    不由相视一笑。

    走进房间后,果然看到朱平安躺在床上酣睡如猪,呼噜打的很响,口水都流到枕头上了。

    书桌上摆着一本账本,只是翻到第二页,赵郎中好奇的打开桌头上的宣纸,果然看到了一只趴在荷叶上的蛤蟆,别说,这蛤蟆看着还挺像那么回事儿,不由捂着嘴笑着,伸手招呼张管库、贾郎中等人过来,奇文共赏之嘛。

    张管库、贾郎中等人过来后,瞧见蛤蟆,也是摇头无声的笑了。

    随之又在房内观察了片刻,贾郎中细心的翻了下账本,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

    如此之后,他们才上前叫醒了朱平安。

    别看被朱平安起床气嚷了一通,如果不是场合不允许,他们肯定会笑出声来。

    朱平安被叫醒时,目光呆滞、形如死猪,心浮气躁的嚷了一声谁啊,结果睁开眼看到自己等人的那一瞬间,一个哆嗦,那反应跟只吓了一大跳的蛤蟆一样。

    “咳咳咳,子厚醒了啊,午膳已经备好了,子厚起来用了午膳再睡不迟。”张管库咳嗽了一声,和善的笑着说道。

    “子厚我给你说啊,今日午膳可不容错过,张大人自费给咱们添了两个荤菜,从庄户人家买了一只鹅,十斤驴肉,炖的那叫一个香啊……”赵郎中拍了拍朱平安的肩膀大声说道。

    贾郎中在一旁笑着。

    呃

    有好吃的。

    “咳咳,累诸位大人久等了,平安罪过,咱们这就走吧。”

    听到鹅和驴肉后,朱平安一下子精神了,起身下床穿上官服,如同行云流水一般。

    赵郎中等人一脸无语,久等个毛线啊,你还起床速度用神速都形容不了啊……

    天上龙肉,地上驴肉;驴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

    驴肉能得如此多的褒美之句,完全实至名归,今日的驴肉在太仓厨师手中完全发挥了它的美味。

    五香酱驴肉,驴肉火烧,驴肉汤……

    尤其是驴肉汤,让朱平安几乎吞了舌头。血都是红色的,但是做熟的驴血却是奶白色的,碗里的驴血被切成了薄片,宛若水晶一样晶莹剔透,乳白色的肉汤,沉浮着雪白驴血,再加上薄如蝉翼的驴肉片,配上鲜红的枸杞,点缀着翠绿的香菜、葱花,一碗驴肉汤都是如此赏心悦目。

    吃一口火烧,喝一口肉汤,醇香悠久……

    铁锅炖大鹅,鲜嫩松软,清香不腻,味道也是好吃的没话说。

    朱平安自然没有吝啬口腹,十成的战斗力一点都没有保留,发挥了十一成。

    “一个驴肉都吃成那样,如果让他尝尝咱这的菜,那他不得把盘子给吞下去……”

    “呵呵呵呵……”

    看着朱平安吃饱喝足、腆着肚子返回房间后,没怎么吃的张管库等人重新换了一个场子,到了太仓“深夜食堂”,真正开始了他们的午膳,觥筹交错,欢声笑语。

    外面如火烤,不会有人来干扰,回到房内后,朱平安将时间最早的箱子里的账本取出摆好,接着上午的进度,继续开始用复试记账表整理起了账本。

    上午做账已经熟了,下午朱平安整理账本的速度快了三分不止。

    酷暑做账,心静自然凉,专注做账的朱平安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若不是他身上的汗水,几乎让人怀疑天气了。

    到下午四点钟左右,朱平安就已经将第一个箱子里的账本整理完了,第二个箱子里的账本也整理了二十余本了。

    下午五点左右的时候,第二个箱子也整理完三分之一了。

    朱平安将账本按顺序放回原处,将做好的复试记账表小心折叠好放进怀里。

    今天是第一天,总共整理了1.33个箱子,下午明显比上午整理的要多的多,随着熟练度的提高,以后慢慢还能提高速度。

    这样下来的话,大约五天左右就可以整理完账本了。

    速度不快也不慢。

    如果不考虑太仓张管库等外界因素,让自己全心全力做账,再加个班的话,朱平安有信心在三天内就能把所有账本簿册整理完。

    如果单算时间的话,五天稽查完账本也不迟,毕竟现在工部还在赶制库门中,而且钦天监那还没有选定更换库门的良辰吉日,五天的时间应该是来得及。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按照大明锻造水平而言,工部那边加班铸造库门的话,一两日就能搞定;库门铸造好的话,钦天监选定时间的时候也不会拖太久,很可能就是库门铸造后一两日的时间。

    另外,朱平安担心的还是张管库他们。

    太仓的账本簿册定然出自顶级账房之手,账目做的滴水不漏,他们这才这么大胆的把这书山一样的账本簿册都搬来给自己,一方面让自己知难而退,另一方面也是有信心断定自己这个账房菜鸟查不出问题。

    今日查账,相信以自己的表现,他们不会怀疑。

    但是,如果连续这么查上五天的话,他们肯定会有所怀疑的。

    毕竟连续这么查五天,即便他们相信自己是菜鸟,但是做贼心虚的他们怕是也会心慌的。

    如果他们担心的话,那估计自己查账就不会这么顺利了,明面上他们可能不会做什么,但是背地里就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呢。

    为了斩草除根,或许会对自己出手,或许会对账本出手。举个简单例子,找个时间,将账本付之一炬,烧个干干净净,而且还能把屎盆子扣在自己头上......

    涉及到他们切身利益的时候,他们肯定不会手软的。

    看来自己得早做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