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八十二章 话题多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状元郎,圣上听说你盘库连午膳都还没有吃,就让你在这吃了再回。另外,圣上体恤你连日稽查太仓,特意给你批了一旬的假,状元郎可以好好休息旬日,陪陪家人了。”黄锦从内殿走到朱平安身边,微微笑着对朱平安说道。

    在黄锦身后跟着数位侍女、小太监,手里端着一盘盘的美味佳肴,摆在了距离朱平安最近的书桌上,整整摆了一大桌子。

    “臣,谢主隆恩。”

    朱平安作一脸感激涕零状,面向内殿的方西下跪谢恩。

    “状元郎起来,赶紧用膳吧。杂家还要奉旨带厂卫去查抄太仓诸官的财产,就不陪状元郎了。”黄锦微微笑着,虚扶了一把,。

    朱平安顺势起身,拱着手向黄锦道谢,“公务要紧,黄公您请。”

    “状元郎客气了,待会待状元郎用了晚膳,小卓子,你带状元郎出宫。”黄锦微微笑着向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吩咐身边的一个小太监等朱平安用了晚膳,领朱平安出宫。

    显然,刚刚嘉靖帝吩咐黄锦的密旨,其中之一就是抄家了。朱平安心中了然。

    抄家。

    哎。

    张管库、贾郎中等人罪有应得,只是可怜了他们的家人了。大明是封建社会,讲究礼,对这里的女眷来说一般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平日里就是弹弹琴、下下棋、看看书、画画画,她们会的技能也就是这些了。

    如果被抄了家,即便没有被罚没为奴为婢为教坊司官妓,就是被赶出府邸、自谋生路,对这些平日里只会琴棋书画的夫人小姐来说,也不啻于一场灾难。

    家财都没抄了,一文没有的被赶出府邸。只会琴棋书画的她们流落街头,怎么谋生?从事体力劳动吗?即便她们能拉下脸,放下身段,从事最基础的体力劳动换取微薄收入,但是也可能会面临歹欺凌,甚至会被拐卖或者逼良为娼等等。没有庇护后,曾经的白富美,在有些行业人眼中可是香饽饽的存在。

    当然,若是有亲戚收留的话,另当别论了。

    当然,她们也并非完全是无辜的,享用了那么久、那么多的民脂民膏......

    想来,也是自己还是心理修炼不够吧,她们只是被抄没家产而已。

    没有被连累罚没,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

    没有万贯钱财,也不过是跟万千大众的普通老百姓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

    她们所面临的危险,普通的老百姓也会面临。

    换种角度,对她们来说,从金丝鸟笼里走出来,换种生活方式,用自己的双手创造新生活,或许是件好事呢。

    想到这,朱平安看向桌上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也不由得食指大动了起来。

    桌上的美味佳肴都是嘉靖帝晚膳的剩菜,不过都是没有动过筷子的,但这也有十七八道菜,摆了慢慢的一桌子。鱼翅海参之类的八珍就不必说了,什么西湖醋鱼、口蘑肥鸡、黄焖羊肉、叫化童鸡、油爆虾、干炸响铃、火踵神仙鸭、鱼头汤、等等也是应有尽有,每一样都让饿了一天的朱平安垂涎不已。

    天下第一美食——御膳呢。

    还是不要浪费了。

    朱平安心无旁骛的坐在桌前,大快朵颐了起来,一口西湖醋鱼,一口油爆大虾,喝口热茶,再来一口鱼翅,吃的不亦乐乎......

    外殿侍立一边的侍女、小太监,被朱平安大快朵颐的声音吸引,情不自禁的将目光转了过来,然后就没能再转移走.....

    朱平安大快朵颐的这一幕,在他们看来,跟现代某些人看岛国木下、国内密子君之类大胃王直播饕餮美食差不多吧。

    他怎么吃的那么香?

    他怎么可以吃那么多?

    他的胃是无底洞吗?天啊,这才多大一会啊,那盘子油爆大虾和叫花童鸡就见底了......

    夜色朦胧,严嵩、徐阶两人奉旨从无逸殿前来万寿宫觐见嘉靖帝的时候,也看到了朱平安大快朵颐的这一幕,桌上的十七八盘山珍海味,已经成了昨日黄花,被吃的七零八落了。

    斯文禽兽。

    大概就是他们的印象吧。

    他们眼中,虽然朱平安吃的很斯文,彬彬有礼,可是朱平安吃饭的速度、食量等对他们来讲,简直就是禽兽级别的了。

    “首辅大人,恩师......”

    严嵩和徐阶都走到跟前了,朱平安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起身见礼时嘴里都还是鼓囊囊的。

    “呵呵,子厚好胃口啊。”严嵩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徐阶伸手指了指朱平安的嘴,笑着摇了摇头,又往下挥了挥手,示意朱平安坐着吃就好了。

    严嵩和徐阶是来面圣的,只是跟朱平安打了一个照面,就进内殿拜见嘉靖帝去了。

    于是,朱平安坐下继续。

    在朱平安饕餮御膳的时候,在西苑宫门外等候的刘牧、刘大刀两人也在附近的一个吃食摊子上,一边吃东西,一边等着朱平安。

    这个吃食摊子类似于现代的大排档,摊子上有从西苑司直下班回家的官员,也有附近衙门放衙回家的官员,更多的是像刘牧刘大刀他们这样等候官员下班的侍从,毕竟当官的更讲究一些,在这种摊子上吃饭的少的多。

    宵禁的时间是一更三点,也就是晚上八点多。

    现在距离宵禁还有一段时间,吃食摊子的生意还很火爆,八九张桌子上都坐满人了。

    刘牧、刘大刀两人坐在边上,能一眼就看到宫门,要了一笼大肉包子,两碗免费的蒸汤水,几头大蒜,一边吃着一边等留意着宫门,一边听着摊子上的食客聊天。

    摊子上的食客一开始聊得天南地北,后来等到逐渐有官员从西苑司直下班路过吃食摊子,以及一队东厂番子出了西苑,慢慢的话题都跑到了太仓国库失窃案上了。

    再接着

    话题就又跑到了朱平安身上。

    “刚刚从宫里出去的东厂番子都奔着太仓过库失窃案去的。什么?你还不知道国库失窃案啊,你这消息.......啧啧,刚刚张大人在这路过,亲口说的,说是太仓国库失窃了,整整半个国库都被掏空了,听说还是监守自盗呢。”

    “我也听说了,我听说这太仓国库失窃是一个叫朱平安的大人给查出来的。”

    “你这算什么,我还听说这朱大人是光着屁股蛋子进去查的银库。”

    “天啊,你是说笑的吧”

    “什么?光着屁股蛋子?哈哈哈,不是吧,他这脱衣服查国库是为什么啊?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吗?”

    “你懂什么啊,朱大人也是被逼无奈。听说太仓那群人为了阻止朱大人,恶言诽谤污蔑朱大人,什么进银库会藏私货啊,少了银子就是朱大人偷得了......朱大人为表清白,堵住他们的嘴,就当着众人的面,一把就把衣服扯掉了,露出那一尺来长的,呸呸,反正就是光着屁股走进银库清点库金库银,一举就揪出了国家的蠹虫。以前都说谁谁谁当官清廉,我不信,我就信朱大人,朱大人这光着屁股查银库,这才是真正的清廉,还有哪个当官的有光着屁股的朱大人还一尘不染,洁身自好......”

    吃食摊子上的话题,基本上都跟朱平安,跟太仓失窃案有关系。

    这是在夸咱们公子呢......刘牧刘大刀两人相视一眼,听得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