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三十七章 蛤蟆稽查使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时间大约到11点时候,朱平安伸了一个懒腰,桌上摆着的七十余本账本簿册都已经用复式记账法整理完毕了,一箱子的账本已经整理了三分之一。

    整理的过程其实就是简单的加减法,没有什么复杂的,古代的账本都是用毛笔写的,一页也就是五六道简单的加减法。

    朱平安不善于算盘,但是托现代应试教育的福,朱平安熟练掌握了不下三四种加减法速算技巧,另外还有计算公式,这些现代的算术方法可比算盘要快捷数十倍。只是用复式记账表重新记账的时候费事了些,不然只是计算的话,朱平安一上午就能完成一大箱子的账本簿册。

    整理完手上这本账册后,朱平安注意到日头已经是十一点多了。估摸着太仓快要有人来了,或是窥视自己查账,或是叫自己用午饭,不过目的不外乎看自己查账情况。

    不能让他们知道自己查账的真实进度,不能给他们压力,能多迷惑他们一时,自己就多一时的主动。

    于是,朱平安便停了下来,将复式记账表吹干墨汁,小心折叠好,放在床上枕头底下。

    将桌上的账本小心的复又按照顺序放进了箱子里,在最下面的账本出折了一角,做好记号。

    只在桌上留了一本账本,翻开第二页放在桌上,用镇尺压好。

    如此一番。

    朱平安终于满意的扯了扯唇角。

    重新布置完毕,停下来后,朱平安才感觉到身上的官服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又晒干又打湿,如此不知往复了几次了,此时身上的官服又是湿漉漉的了。

    既然湿了,朱平安索性便脱了官服,随手搭在椅子上,只着了单衣,喝了一杯凉茶,便躺在小床上假寐了起来。

    小床靠着墙侧,阳光照不到,床上的凉席还比较凉爽,躺在凉席上时,朱平安顿觉凉爽舒服不少。

    今天上午七十六本账本,其中有六本账本是有问题的,按照时间排列的话,是从嘉靖二十八年第二季度开始出现问题账本的,这六本账本共有三千二百一十八两银子对不上账,也就是被人贪墨了。

    自己只是核查了一个箱子三分之一的账本,就查出了三千二百一十八两银子的亏空。

    这还只是账本上体现的亏空。

    三千二百一十八两银子,折合人民币,大约为两百万人民币。

    虽然数量跟人民名义里“亿元处长”赵德汉没法比,可是对于普通大众来说,两百万可不是小数目。

    况且,这还只是一个箱子三分之一的账本查出来的,还有十个箱子没有查呢。

    呵呵

    慢慢来,不着急。

    朱平安躺在小床上,翻了一个身,便好好休息了起来。

    昨晚忙着跟李姝做有意思的事情,做的太多太久太着迷,以至于忘了睡觉,导致没睡好,正好趁这个时间好好补一个觉,不然身体吃不消。

    朱平安在睡觉上也是很有天赋,躺在床上,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没一会

    鼾声就响了起来。

    在朱平安沉浸在梦乡,打着鼾给自己配乐的时候,房外有人朝着房间走了过来。

    这人是太仓的刘司库,上午一直陪着贾郎中打马吊了,刚刚赵郎中从外面进来替了他的位置,贾郎中便让他过来看看朱平安稽查账本查的怎么样了,再问问朱平安午膳想用些什么。

    刘司库走近房子的时候,一下子就瞥见了房内窗户下的官服,不由浑身一震,还以为朱平安正坐在椅子上用心稽查账本呢。

    如此用心稽查?

    可别查出什么了,刘司库不由心中一紧,再往前走了一步,刚靠近了,仔细往窗户那看去。

    呼......

    刘司库看清了房内窗户下的情景,不由舒了一口气笑了,哪里是什么朱平安坐在椅子上稽查账本,只是搭在椅子上的官服而已,刚刚只是自己看花了眼。

    不过朱平安呢?不在房内吗?

    刘司库带着疑问走进了房间,外面阳光灿烂,光线很强,不过房内光线不好,从外面走进屋内有短暂的视盲,刘司库看不清房内,不由轻声唤道,“朱大人......”。

    房内很安静,并没听到回声。

    没人?

    刘司库一怔,下一秒便听到一阵如雷的鼾声,“呼......噜......”。

    额

    原来是睡着了!

    刘司库怔了一下,不由摇头哭笑不得,还以为是没人呢,原来是睡着了。

    这一会刘司库已经适应房内的光线了,顺着鼾声看去,就看到小床上穿着单衣、摆着大字、鼾声如雷的朱平安,嘴角都流口水了,枕头上湿了一片......

    在刘司库听来,毫不夸张的说,朱平安的鼾声,比太仓猪圈的猪打的鼾声都要响。

    “朱大人?”

    刘司库又轻声唤了一声,仔细的看着床上的朱平安。

    没有一点动静,回应刘司库的只有朱平安的呼噜声。

    就这还稽查银库呢?!

    看着鼾声如雷的朱平安,刘司库脸上满是嘲笑,定定看了两秒,刘司库轻轻转身,轻手轻脚的往书桌走去,仔细看了书桌上的笔墨纸砚、账本簿册等物。

    见桌上只有一个账本,刘司库轻轻拿起账本看了一下,脸上的嘲笑更浓了。

    这账本明显只翻了一页,桌上的算盘上下都放反了,算珠一看就是乱拨的......

    研好了墨汁,毛笔也有动过的样子,刘司库看到了这一点后,重新又仔细查看了书桌,打开一旁的空白宣纸,只见上面一棵柳树,柳树下是一汪池塘,树荫下画了一朵荷叶,荷叶上趴着一只大蛤蟆......

    留白处还有一句诗: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

    止此一句,再无下句了。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

    看了这句诗后,刘司库轻笑了一声,嘴角的嘲讽更浓了,这朱平安怕是热坏了,想要树荫凉快凉快,这才望梅止渴画了这么一只大蛤蟆的吧。

    呵呵

    刘司库将宣纸重新按照原本的样子折好,复又放回原处,然后又仔细看了下地上的箱子,见箱子里的账本整整齐齐,一副没有动过的样子,嘴角的笑容便更浓了。

    刘司库轻轻走出房间,没有叫醒朱平安,而是去贾郎中、赵郎中那。

    很快,朱平安上午只看了一页账本,画了一个大蛤蟆,便躺床呼呼大睡不起的消息,便传遍了太仓......蛤蟆稽查使的美名随之不胫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