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三十四章 人生如戏,全是演技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第二日一大早,朱平安从温柔乡里依依不舍的爬起来,一副没睡好的模样,下床的时候两腿战战的,感到腰酸腿软,头重脚轻,头昏目眩,眼睛里似乎都在往外冒小星星......

    “你怎么了?”

    李姝从床上坐起来,俏脸蛋红润有光泽,像被雨水充分灌溉的水蜜桃一样水灵灵的,浑身一股娇媚的风情,拉着被子遮住胸前的春风,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起蒙了,你再睡会吧,早餐我去太仓吃。”朱平安回头笑了笑,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瞧你笨手笨脚的,我叫画儿服侍你好了。”

    李姝在床上托着下巴,眨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朱平安穿衣,笑吟吟的说道。

    “不用,我自己会穿。”朱平安摇了摇头。

    “咯咯......可是你像全身没了力气似的......”李姝不知是想到了什么,水汪汪的眸子弯的像月牙一样,顾盼流波,纤纤玉手捂着小嘴娇笑。

    “那我就使出吃奶的劲。”朱平安抬头看了李姝一眼,眸光往下一转,勾着唇角,意味深长的看着李姝说道,话里有话。

    目光交汇,弥漫了一室的暧昧。

    “你,坏人......”李姝俏脸蛋一下子羞的通红,热热的,娇嗔了一声,用力往上一拉被子,一直拉到琼鼻上方,只留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在外,用力的瞪着朱平安。

    呵呵

    朱平安呵呵笑了一声,将腰带系好,俯身在李姝额头印了一口,在李姝娇嗔声中洗漱去了。

    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这次有些过度......

    朱平安洗漱过后,精神还有些没缓过来,知道自己犯了很多男人都犯过的错误,有些贪吃了......

    不过,谁让菜太美味了呢。

    驾驾驾......

    朱平安将杀马特黑马从马厩里牵出来,刘牧、刘大刀两人已经在马厩等着了,三人一路往太仓一路而去。

    到了太仓后,刘牧、刘大刀两人在太仓外等待,因为没有相关手续,他们还进不了太仓。外面的守卫已经认识朱平安了,在朱平安打了声招呼后,守卫对刘牧、刘大刀两人在太仓外等候已给与了方便,还客气的允了两份早餐给他们。

    刘大刀是自来熟性格,刘牧又刻意恭维,很快两人就跟外面的守卫熟络了,在刘牧有意无意的引导下,话题渐渐的围绕起着太仓的秘闻聊了起来。

    “子厚来了,走,我们先吃个早餐,早餐已经备好了。”

    朱平安一人进了太仓,太仓的贾郎中已经在等着了,热情满面的带朱平安去太仓食堂用早餐。

    “那就多谢贾大人了。”朱平安拱手道谢。

    太仓的早餐是肉包子和粥搭配的经典套餐,肉包子管饱,粥管够。

    在朱平安和贾郎中坐下后,赵郎中等官吏也陆续到了食堂,热情的与朱平安打了招呼,坐在一起用起了早餐。

    赵郎中等人似乎胃口不佳,早餐吃的不多,只是一个包子一碗粥,贾郎中吃的多些,也就比他们多吃了一个包子。

    赵郎中等人在饭桌上,面上热情的招呼朱平安,心里面对朱平安却是诸多抱怨。如果不是朱平安来,他们又怎么会这样对付早餐呢,而且让辽东顶级大厨王厨子做包子煮粥,简直是大材小用、暴殄天物了。

    以往不知珍惜,现在好怀念王大厨早餐的虎羹汤、燕窝粥啊......

    这小米粥,什么嘛,以往米粥也得是黄白紫三色贡米啊,这是什么啊......

    赵郎中等人心里面无比怨念,对于这肉包子喝粥,简直味如爵蜡,吃一个肉包子,喝一碗粥,都是为了做样子,硬塞进肚子的。

    但朱平安不然。

    在朱平安看来,这太仓厨子做出来的包子简直是绝了,每一个包子都像一个艺术品,大小整齐,色白面柔,如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菊花,养眼的很,尝一口,味道比之在现代吃的庆丰包子也不逞多让,还有一些狗不理包子的感觉,肉馅鲜美,咬在嘴里,油水汪汪却又香而不腻,让朱平安停不下嘴。

    于是,朱平安又一次吃成了饭桶,足足吃了五个肉包子,喝了两碗粥,才摸着鼓胀的肚子,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真是没见过世面的饭桶!

    赵郎中等人面上没什么,但是心里面对朱平安大加鄙夷。

    用过早饭后,朱平安随众人去了太仓最高领导张管库那,到的时候,张管库桌上放着一份早餐,也是包子和米粥,不过张管库一直在忙着整理卷宗,没顾上吃。

    “哦,子厚来了,快坐,来人,上茶。我先把手头上这份卷宗整理好。”

    听到朱平安等人见礼问好的声音,张管库才后知后觉的从桌上抬起头,看着朱平安歉意的笑了笑,吩咐人上茶。

    “看张大人如此勤于公务,连早饭都顾不上吃,平安实在惭愧,定当以张大人为榜样,勤于公务才是。”朱平安拱手恭维道。

    “哪里哪里,不过是应卯罢了,哪里像子厚说的这般。嗯,好了,我这卷也做好了。呵呵,总算没误了子厚今日稽查太仓账本、簿册......”

    张管库摇头谦虚的笑了笑,手上的动作不停,很快就把手上的卷宗整理完了。

    “哦,是了,今日该稽查太仓近三年来账本簿册了。”朱平安摸了摸脑袋,憨厚的笑了笑,然后向张管库、贾郎中、赵郎中等人一一拱手道谢,“多谢张大人以及诸位大人配合,支持平安稽查,若非张大人以及诸位大人支持,平安还不知该如何呢。”

    “子厚与我们客气什么,这本就是我们份内之事。”贾郎中笑着说道。

    “就是。”

    赵郎中等人也都纷纷附和。

    “是今年由我经手的卷宗簿册,共计一百二十八卷。”张管库起身,将手上刚整理完的一份卷宗,放在了桌子旁的一个木箱子内,对朱平安说道。

    “这么多......”

    朱平安看着满满一大箱子的簿册,“忍不住”惊讶出声,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长的老大,标准的“大吃一斤”模样。

    见状,张管库等人不由会心一笑,一副不出所料的模样。

    “呵呵,子厚,这还只是由我经手的账本簿册,都是数额较大的,还只是今年的。至于数额较小的,比这还要多几倍呢。另外,往年的账本簿册都在档房密封存档呢。”

    张管库看着朱平安,笑着提醒道。

    闻言,朱平安更是“吃惊”的像半截木头般愣愣地戳在那儿,呆呆的看着地上的一箱子账本簿册......好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

    贾郎中等人见状,面上笑容更是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