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三十三章 闺趣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白日已是迟暮,夕阳不甘心的落幕。

    从太仓银库策马出来,朱平安回望了一眼太仓银库,对着夕阳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

    腐朽的太仓,就像这西下的夕阳,是时候落幕了。

    想想刚才赵郎中等人叮嘱自己明日别忘再来时的模样,朱平安就忍不住想起现代范伟那句经典的“谢谢啊”,以至于勾着的嘴角怎么也落不下来。

    朱平安知道,赵郎中等人叮嘱自己明日再来太仓,是为了把稽查的流程走完,按照以往稽查惯例,稽查太仓银库,至少得看下银库,翻翻账本,查查流水,装模作样的提点意见,如此这样走了稽查工作才算完整。

    今日只是在银库外看了一下,勉强也算是看了银库了,但是账本簿册、流水什么的还没查呢,就算是装模作样也得把这些流程走完,这样稽查工作才算顺利结束,他们也就能放下心头一块石头了。

    所以,赵郎中等人才会叮嘱朱平安明日再来太仓,装模作样也罢,至少把流程都走一遍。

    呵呵。

    不过,再过一两天,太仓就不欢迎自己了。

    朱平安收回目光,扯了扯嘴角,转头一拉马缰绳,双腿加紧马腹,“驾”了一声,策马往东而行,回返临淮侯府。

    夕阳照耀,晚霞染红了半边天,燥热了一日的天气也难得凉爽了几分。

    大约是知道要回家了,杀马特黑马返程的速度不亚于宝马良驹,似是两肋生了翅膀似的,一路马蹄轻快,在夕阳收起它最后的光芒时,赶到了临淮侯府。

    “姑爷,你不知道今天有多少送礼的,把大门前的路都给堵了呢,小姐一个都没收的......还有一个人最坏,把金子埋进花盆了,可还是被小姐猜到了,哼,小姐说这些人都不安好心的......”

    巴拉巴拉......

    包子小丫鬟见了朱平安就跟只鹦鹉似的,把白天发生的事都巴拉巴拉的说了出来。

    贤内助。

    这是朱平安得知此事后,对李姝的评价,自己也不一定能比李姝做的更好,有李姝这样一个其智若妖的女生,自己完全可以对后院放一百个心了。

    晚餐很丰盛,小萝莉妞妞和熊孩子睿哥儿又来蹭饭了,两个小的是掐着饭点来的,除了自己带着小饭碗外,熊孩子来的时候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坛子,坛子里有一只小乌龟,这是熊孩子的新玩具,宝贝的跟什么似的。

    朱平安开玩笑说加个餐,让人把小乌龟炖汤喝,惹的熊孩子气鼓鼓的拿小眼睛瞪了朱平安好一会,更是小坛子不离手了。

    用过晚饭后,李姝让丫头把两个小的送到了老夫人那,在吃饭的时候,老夫人就遣人来找过一次了。

    朱平安在饭后进了书房,找了数张宣纸,开始全神贯注的写写画画了起来。

    明日就要稽查太仓银库的账本簿册和流水了,自己得做好充足的准备。

    其实说起来,对于查账,朱平安并不陌生,当初中举后在李姝他们家帮着查过一次账,算是有经验了。

    古代的账本都像李大财主,不,是岳父大人家的那种账本,都是流水账。通俗的说,也就是单式记账法。这是时代的局限,记账方法还没有发展到现代复式记账法的程度。

    毫不客气的说,无论这个时代的人记账方法多纯熟、多仔细,把流水账记得多完美,朱平安也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就能看出这个年代的账本是否是假账、问题账,因为朱平安有领先这个时代几百年的历史经验,这历史经验是这个时代的人所无法抗衡的。

    所以,当时在岳父家查账时,那些账房界的骁楚用了数日时间也没查出问题,而朱平安只用了短短几分钟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现在,朱平安在书房写写画画的,就是当初在李姝家查账时所用的复式记账表。

    说来也奇怪,在现代的时候,朱平安只有在尺子的协助下才能画好这种表格,现在到了大明后,练了这么多年毛笔字下来,不用尺子,只靠一支毛笔就能画出如此笔直的线条。

    横平竖直。

    第一张表格还有些不熟练,到了第二张表格的时候,朱平安画起来就可以用行云流水来形容了。

    一直画了整整二十张宣纸的复式记账表,朱平安才意犹未尽了停下了手。

    太仓银库作为大明的国库,各种收支流水等等,肯定特别多,浩繁如烟,不画这么多张记账表,朱平安都担心不够用。

    手都有些酸痛了。

    口也有些干。

    朱平安伸手准备给自己倒一杯茶,手刚伸过去,就碰到了一个柔夷。

    一只玉手出现在自己视线内,纤细手指端着一杯热茶,递到了自己跟前。

    纤纤玉手,柔夷十指。

    说的就是此了。

    朱平安的视线顺着这只玉手往上,抬头,就看到了李姝笑吟吟的站在对面。

    李姝裹着宽松的浴袍,露在外的肌肤光滑白皙、白里透红,浴袍勾勒出了圆润的曲线,另一只手正拿着毛巾擦头发,是刚洗过澡,能嗅到潮湿的玫瑰花瓣的味道,还能嗅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味。朱平安知道李姝沐浴,惯常喜欢用玫瑰花瓣和羊奶兑兰汤。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再多精美的词汇,也无法形容这一刻李姝带来朱平安的惊艳。

    李姝本就生的千娇百媚,宛若妖女,天生一股媚态,现在洗过澡后,更是功力大涨,就那双水汪汪大眼睛笑吟吟的看着朱平安,微微一眨就能勾人魂似的,对视了一眼,朱平安就感到心里面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几难自控......

    “怎地这般看我,不认识了呀?”李姝娇嗔了一声。

    “怎么会。”朱平安低头喝水,借着喝水掩饰了一下。

    下一秒,正在喝水的朱平安顿了一下,蓦地抬头看向李姝,好像才反应过来似的,“你洗澡了?”

    “你眼瞎了吗?”李姝翻了一个可爱的白眼。

    “咳咳,那就是说你月事走了......”朱平安咳嗽了一声,他还是懂的一些基本的生理常识的。

    “你一个大男人关注这些污秽做什么,再不走,我都担心会自己失血而亡。”李姝的俏脸蛋一下子羞的通红,用力瞪了朱平安一眼,嗔怪不已。

    “咳咳,用不用我给你补点血?”朱平安目光灼灼的看向李姝。

    李姝一怔,“怎么补?”

    “你听过一滴精十滴血的说法吗?”朱平安目光更是灼热。

    “你!呜呜......”

    李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吃进了口中,一方是食髓知味,一方是欲拒还迎,一阵悉悉索索,一阵喘息,一阵春风数度玉门关......

    书房外值守的包子小丫鬟又夹紧了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