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三十章 丧心病狂朱子厚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和贾郎中在太仓银库大门前,看着库兵在严密督查下搬运银两,伫立良久。

    看似朱平安站在那看着库兵搬运银两,实则已经神游太虚了,思绪已经在回忆“清朝最大银库失窃案”的始末了……

    不过,这在一旁的贾郎中看来,朱平安就像是一根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发呆,好像是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深深震撼到了,久久不能回神的模样。

    于是,贾郎中嘴角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不出意外啊。

    这一幕已经上演了好几次了,就像以往那些稽查使一样,只要领他们来看一看库兵搬运银两的场面,他们都会被太仓银库严厉的督查制度所震撼。

    一丝不挂,赤条条。

    如此严格的进出制度,如此严酷的检查方法,管理如此严谨,对太仓银库的管制,你还有什么指摘的呢?

    “子厚,你看我们太仓这进出检查方法如何?”

    贾郎中颇为得意,但却努力做出一副虚心的模样,指了指正在接受检查的库兵,看着朱平安问道。

    “监管森严,防范严密。”

    朱平安回过神来,一本正经的颔首赞道。

    闻言,贾郎中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正要谦虚几句,却听到朱平安又开口了。

    “不过......”朱平安说到这顿了顿,似乎在斟酌接下来的话。

    听了朱平安的不过,贾郎中脸上得意的神色一下子消失不见,心里面咯噔了一下子。

    难道说朱平安这小子看出了什么问题不成?贾郎中将目光看向大门处,目光灼灼的盯着检查的每一个环节,没有问题啊,都是严格按照规定来的啊。

    还是说这搬库的“潜规则”被这小子发现了?

    一般情况下,太仓银库在收取各地夏税、秋粮折银以及捐项银两时,所收取的都是成色极好的银锭,都是含银百分之九十九的,可是在太仓往外支出的银锭,一般都是银色低潮、成色不好的银子,比如用含银百分之九十的,充作含银百分之九十九的,别小看这一项,但就是这种成色差别,就相当于少支出百分之九。

    至于这消失的百分之九,自然就落在了管理层的口袋里。

    别小看百分之九,这可不是小数目,跟库兵“菊花残、满腚伤”的偷银方式相比,如果说库兵偷银方式是蚂蚁搬家的话,那单凭库银成色这一项“潜规则”,就是马车搬家了。

    可是朱平安能发现这个“潜规则”吗?

    不可能啊。

    熔银作坊的手艺,可是高明的很。只是凭肉眼的话,即便是熟练的老银匠,都发现不了银子成色的差别,更不用说他乳臭未干的朱平安了。

    可如果不是这的话,那又是什么?

    “子厚有话但说无妨。”

    一时间贾郎中心里面诸多念头纷至沓来,可是又都被他一一推翻了,只好将目光看向朱平安,面上做出了一副虚心请教的表情来。

    “不过,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咱这太仓银库的库门过于破败了,存在安全隐患,为了安全着想,我建议换个镔铁大门,既防火又防盗。”朱平安指着银库的库门,一本正经的说道。

    贾郎中顺着朱平安的手指看出,视线正好看到银库的库门,嗯,确实是有些破了,库门掉漆,上面裹着的铁皮脱落了数处,铜蠡门环也有一处松旷了......

    这库门有年头了,自从正统七年设立太仓以来,这库门一直用到了现在。

    不过,说到安全隐患,这说的也太勉强了吧。

    还以为你看出什么问题了呢,没想到就只是这库门?我问你中午吃了吗,你给我说昨晚没睡好。

    这感觉就像与一位武林高手过招,你使出了一招“降龙十八掌”,结果对方给你说,打打杀杀多没意思,不如我们俩吟诗作画吧,你看我做的这首“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怎么样?

    喂,妖妖灵嘛,对,还是那个弯,没翻,但坠崖了。

    这种落差加高速转弯,让贾郎中听后,一脸便秘了似的表情,咳嗽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咳咳,嗯,子厚说的有道理,这门确实有些年头,是该换了......”

    很快,朱平安对太仓银库库门的提议就传到了张管库等人的耳朵中。

    听到朱平安关于库门的建议后,张管库等人乍一开始,是不相信的。

    可跑来传信的堂官又是张管库信得过的人,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开这个玩笑,所以这就由不得张管库他们不相信了。

    赵郎中等人一脸懵逼。

    你朱平安是来稽查太仓银库的,还是来搞笑的啊。

    让你来稽查太仓银库,结果,你视察的一圈,给我说我们银库库门该换了,这尼玛是什么事啊。

    这不是典型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

    你是稽查使,不是工部的呀!你稽查银库,管我们库门干什么呀,你脑袋被驴踢了啊,都不知道自己是干啥来了,你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

    赵郎中等人一脸懵逼,不住的吐槽、鄙视朱平安,只有张管库悠然的望着窗外,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张大人,他朱平安这是要干什么,他奉旨来稽查银库,怎么反倒管起我们的库门来了,他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吗?”赵鼎天忍不住跟张管库吐槽朱平安。

    “呵呵......这状元郎的确有几分小聪明。”张管库微微笑了笑,说了一句让众人不解的话。

    聪明?

    赵鼎天呆滞了半晌,更加懵逼了,在他看来朱平安脑袋都被驴提傻了,怎么张管库反倒还说朱平安有几分小聪明呢。

    “咝.......他朱平安这是在抢功,给他自己留后路呢。”

    半晌之后,一个司库忽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恍然大悟,惊讶的吸了一口气,失口出声道。

    抢功?后路?

    听了这个司库的话,其他人沉思片刻,也跟着恍然大悟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咱们的库门年头太老了,经久失修,确实该换了,这一点由他朱平安提出来,那就是他朱平安的功绩了。”

    “是啊,他这是在想后手了。你想啊,这精铁大门一换,这以后太仓银库安全一日,就有他一日的功劳了,这都是功绩啊。”

    “可是咱太仓从设立到现在,那有什么火灾、强盗啊。他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所以说啊,这小子为了获取功绩,已经到了丧心病狂了。”

    “这小子还真有几分小聪明,他知道稽查不出什么,倒是独辟蹊径,给他自己拦了一个不小的功劳。即便是以后稽查出什么事,他朱平安凭借这个功绩,也能混个全身而退,至少他稽查也不是毫无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