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二十七章 共进一餐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太仓银库内,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守备格外森严。

    朱平安一边默默观察着太仓银库的森严守备,一边应付贾郎中等人的寒暄。大约在库区走了五六分钟吧,就到了太仓膳房。

    这是一个大饭堂,东西长而南北窄,里面大约能容纳七八十人同时用餐,里面摆了十来张桌子,桌椅都比较简朴。

    其中一张桌上摆好了饭菜,八菜两汤,确切的说是四菜一汤,不过是每道菜重复上了一份。

    菜色很普通,两荤两素,荤菜是豆腐焖肉、小白菜炒肉,素菜是拍黄瓜和红烧茄子,汤是一大盆面筋汤。

    如此八盘菜,两大盆面筋汤摆满了一桌子。

    “来,朱大人请入座。”

    张管库站在坐西面东的椅子前,和煦的笑着,伸出右手请朱平安上座。

    古代设宴,非常讲究座次安排,一方面是因为礼仪之邦的传统,另一方面则是等级尊卑有别。对于现在这个东西长而南北窄的膳房而言,膳房内最尊的座次是坐西面东,其次是坐北向南,再次是坐南面北,最卑是坐东面西。

    张管库请朱平安坐的座位,便是膳房内最尊的座位。

    “张大人您请。”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伸手请张管库上座。

    大明是一个非常讲究等级的封建社会,表现最明显的便是座次安排了,等级高的做什么位子,等级低的做什么位置,都有严格讲究,乱坐就是喧宾夺主,还会有以下犯上之嫌。

    朱平安可不会犯这种低级的错误,给别人留下什么把柄。

    而且,张管库是太仓银库的地头蛇,都说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何况自己连强龙不算不上,跟三品大员张管库等人相比,自己这个六品官顶多算是一根小蚯蚓。

    另外,刚刚在银库大门外时,贾郎中等人看自己的眼神里满是轻视,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既然如此,自己可不能让他们失望。

    一番推让之下,最终张管库坐在了首位上,朱平安坐在了张管库下首的位置。

    看到朱平安如此识趣,众太仓官员更觉轻松,在他们看来这次来势汹汹的稽查比以往还要轻松。

    “哎呦,有四个荤菜,不错不错,可真是托朱大人的福,我们终于是见着荤腥了。”

    落座后,太仓郎中赵鼎天扫了一眼桌上的饭菜,眼睛里不屑的很,不过面上却是一副惊喜的表情,大惊小怪的向朱平安道谢,好像真的三月不知肉味了似的。

    朱平安微微勾了勾唇角,呵呵,表演的挺到位,如果你能把身上的熊掌味和嘴上放光的油迹擦掉的话,就更完美了……

    张管库瞪了赵郎中一眼,赵郎中这才悻悻的闭了嘴,满脸的不乐意,好像他说实话还有错了似的。

    “呵呵,我们太仓这穷乡僻壤的,比不了你们城里,都是些粗茶淡饭,招待不周,还请朱大人莫要见怪。”张管库微微笑着对朱平安说道。

    话音落下后,只见朱平安抬头看向张管库,然后又扫了一眼在座的诸人,眼神深沉,眉毛也跟着皱了起来……

    张管库以及在座的诸位太仓官员,被朱平安这眼神看的发毛,尤其是赵郎中,更是心里发毛,还以为被朱平安看出了什么破绽呢。

    下一秒

    却见朱平安眼神越发深沉,眉毛皱的越发厉害。

    在座的太仓诸人心里越发不安。

    然而再下一秒,就看到朱平安深沉的眼神湿润了,眉毛并在了一起,张着嘴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脸感动不已的说道:“张大人还有诸位大人守着太仓银库,却如此严格要求自己,这种情怀,实在让平安佩服不已。张大人为平安破例,备下如此一桌丰盛美味,平安又岂会不知足。”

    尼玛嗨!

    原来这货是被我们的“节俭”感动了,靠,我还以为这小子发现了什么破绽呢。

    靠,害老子白担心了一场。

    我就说嘛,他怎么能看出破绽呢,呵呵,原来是白担心一场,小牛犊子就是小牛犊子,菜鸟就是菜鸟!这么容易就被唬住了,什么狗屁状元郎,乳臭未干的书呆子罢了,这种人八股文做的好,但是你让他做别的……呵呵……

    经此一事,众人对朱平安更是看轻了几分。

    四菜一汤,两荤两素。

    除朱平安外,桌上的其他人兴致缺缺,基本上都没动几筷子。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呐。

    他们刚刚从“深夜食堂”出来,一只吃的都是熊掌鲍鱼、山珍海味,现在让他们再吃这白菜豆腐的,岂不是难为他们,怎么下得去筷子嘛。

    不过,朱平安倒是吃的很香。

    朱平安从大清早到现在,还没喝一口水,吃一粒米呢。

    可是这一天经历的事可不少,大清早起来先去大理寺,结果大理寺曲同阳副使中风了,然后听闻司南被廷杖的消息,又马不停蹄去午门。

    接着又跟高瑞骑马来太仓银库,结果半路高瑞“坠马遁”了,自己又折返回城找大夫。

    然后又在太仓大门外晒了半小时太阳……

    朱平安早就饥渴难耐了。

    另外,张大人他们别有用心推出的“节俭套餐”,也给了朱平安一个惊喜。看着是白菜豆腐,但是有时候同样的食材,经过不同的厨师料理,所出来的味道是天差地别的。

    朱平安敢肯定这太仓的厨子,厨艺绝对不下于御厨。

    这看似普通的白菜豆腐黄瓜,味道却是好的出奇,脍炙人口,让人停不下筷子。

    朱平安跟个饭桶似的,吃个不停,对于朱平安的好胃口,太仓众人鄙视不已,还真是来自乡下的土包子……

    “嗯,张大人你们也吃啊,不用特别照顾我,来,赵大人,这豆腐焖肉味道不错。”

    朱平安埋头吃饭间隙,抬起头看向众人,见众人不怎么动筷子,“感动”的劝众人用菜,不用特别照顾自己,尤其是特别关照赵郎中,用公筷给赵郎中布了好多豆腐焖肉,谁让你刚才那么惊喜的说终于见着荤腥了呢。

    “咳咳,不用,不用,我自己来。”

    赵郎中看着碗里的大肉片子,一阵反胃,谁特么还吃这样的猪肉,对上朱平安热情的眼神,赵郎中一副吞苍蝇似的,往嘴里塞了一块大肉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