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二十六章 初入太仓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在座众人中反应比较大的是刘司库。

    刘司库当时正在吃鲈鱼,乍一听闻朱平安已到了太仓银库门外,刘司库惊诧之下,一下子被鱼刺卡住了嗓子,面色通红的咳了起来,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虽然意外了些,不过刘司库你也反应太大了吧?”

    “呵呵呵,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已,有什么好担心的,刘大人你这也太……”

    刚刚意外了一下后,在座诸人都淡定了起来,甚至还隐隐有些高兴,本来还发愁怎么把朱平安哄来走一下程序呢,现在人送上来门来了,岂不是刚打瞌睡就遇上送枕头的,大喜啊。

    此刻见到刘司库这样,众人不由笑着调侃了起来。

    “我是被鱼刺卡住了。”

    刘司库不由红着脸向众人解释道,当然回应他的自然是众人又一阵善意的笑声。

    经此一打岔,房内的气氛又回归到了轻松愉快中,朱平安的到来似乎只像是一滴水滴在了大海里,除了一开始泛起的那么一点点涟漪,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影响了。

    不过,即便是众人在心里面再怎么轻视朱平安,但朱平安毕竟代表了太仓银库稽查组,是奉圣上旨意来稽查太仓银库的,众人面上的工作还是要做的。

    “我看诸位也都吃的差不多了,既然这稽查使来了,我们也不能失了礼啊。”

    张管库笑了笑,放下筷子,起身对众人说道。

    “自然,自然。”众人笑着回应道,一同起身,随着张管库一起往门外走去。

    众人对意外到来的朱平安,一点都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朱平安不过是一个初生牛犊罢了。

    初生牛犊不畏虎,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勇气是可嘉,但是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老虎又可以饱餐一顿了,然你小牛犊有再多勇气,也然并卵。

    烈日炎炎,如火如荼。

    太仓门外,一位身着青色官服的少年,在阳光下站得笔直,目光审视着眼前的太仓银库,身上的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官服,额上不时有汗水流下。

    但是,少年却是面色如常,恍若在哪里享受阳光一样。

    嗯,这人就是朱平安。

    烈日炎炎之下,朱平安在太仓银库等了大约半小时左右,才看到太仓银库内,一行官员姗姗来迟。

    为首的是一位绯色官服孔雀朴子的官员,年约四五十左右,一身儒雅气息,俨然一位大儒风范。

    在他身后跟随者十多位官员,看官服朴子,貌似多位都比朱平安的官职要高。

    这应该就是太仓银库的管理层了,为首的这位绯色官服官员,应该就是太仓银库的管库大人张大人了。

    朱平安接到稽查太仓银库的差事后,对太仓银库做过了解,知道太仓银库的官员结构,只是名字跟人对不上而已,不过好在古代等级森严,整个太仓银库有资格穿绯色官服又走在最前面的,只能是张管库张大人了。

    朱平安看到了这一行官员,这一行官员自然也看到了朱平安,他们拖了半个小时才溜达溜达的来到大门,看到大门外的朱平安站在火辣辣的太阳下,汗流浃背,比银库吐舌头的看门狗还要狼狈些,简直就像是一条落水狗。

    太仓银库为了安全考虑,方圆一里的树木全部砍伐掉了,避免有人借助树木隐藏或攀爬入银库,以及规避火灾等隐患,所以这也导致了太仓大门外,根本没有阴凉处。

    看到跟落水狗一样的朱平安,太仓银库官员一行,不免心中对朱平安的轻视更胜了。

    “在下朱平安,见过张大人,见过诸位大人,平安不请自来,劳烦诸位大人亲至相迎,平安实在惭愧。”

    远远的见太仓官员一行走来,朱平安便快步上前与众人拱手见礼,面带笑意,执礼甚恭,一点也没有因为烈日下久等半小时而不满的情绪。

    “哪里哪里,朱大人大驾光临太仓,我等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为首的张库管笑着上前还礼道,一双眸子不着痕迹的扫着朱平安。

    “就是,劳烦朱大人久等,实在是我等不是了,还望朱大人海涵。”郎中贾旭也跟着上前拱手道。

    “这老天爷忒不讲情面了,朱大人在外面热坏了吧,快快请进太仓。”

    “朱大人快快请进。”

    其余的太仓官员也都热情的拱手相迎,任是天气骄阳似火,似乎也比不过太仓官员的热情。

    “哪里哪里,是平安不请自来,给诸位大人添麻烦了。”朱平安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放低了姿态。

    “哪有,对朱大人的到来,我们求之不得呢。”太仓众官员客套道,他们说的也是实话,他们还真是求不得朱平安来呢,稽查太仓银库嘛,稽查组不来一个人那怎么行呢。

    一时间宾主尽欢,太仓门外一副和谐热情的场面。

    不过心中却各有波澜。

    鲍鱼的味道,好浓郁的酒香,还有鱼翅、鹿脯......嗯,这个人身上的味道,似乎像上次在严阁老家有幸尝过一次的熊掌......

    朱平安上前与众人见礼的时候,微微动了动鼻子,便从一行人身上嗅到了一股浓浓的腐败的味道,单单熊掌就超过他们俸禄承担范围了,朱平安心中有数,面色不变。

    在朱平安心中波澜的时候,太仓官员众人对朱平安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刚到门口时,朱平安落水狗一样的造型,就已经让众人心中很是轻视了。

    如今

    朱平安对众人执礼如此恭敬,言辞如此谦逊,一副晚辈姿态,完全是一副官场菜鸟的架势,更是让众人心中暗笑不已,觉的今年的太仓银库稽查,应该再轻松不过了。

    面团一样的菜鸟。

    岂不是任由我们揉捏。

    就这样还稽查银库呢?这样的朱平安就是来一百个,也不够我们一个人摆弄的。

    “你们我们光顾着说话,忘了朱大人已经在外面等了许久了,真是罪过罪过。朱大人这边请,刚刚张大人已经吩咐庖丁聊备了薄酒小菜,与朱大人接风。”

    寒暄了片刻,郎中贾旭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笑着向朱平安道了一声罪,然后伸手请朱平安入库。

    “张大人您请。”

    “朱大人请。”

    “请。”

    “请。”

    互相礼让之后,朱平安随张管库等人步入了太仓银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