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二十五章 太仓的深夜食堂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中午时分,大地像是化作了嘉靖帝扇下的一鼎丹炉,充斥天地间的空气如蒸腾的焰火,整个天地都被灼烧了起来,热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太仓银库里被驯养的看门恶犬,一只只趴在树荫下吐着鲜红的舌头,马厩里的马匹鼻孔张的特别大……

    相对于外面的炎热,太仓银库里有一处房间却像是世外桃源,凉爽如春。

    房间外有一条老狗,趴在门缝外,舒服的蜷缩着身体呼呼大睡。

    这只老狗之所以顶着太阳在门缝外趴着是有原因的,门缝里不时溢出的凉气,都比外面树荫下还要凉快的多。

    从外表看,这个房间很不起眼。

    太不起眼了。

    跟太仓银库其他的库房没什么区别,很普通很普通的青砖红瓦结构,外面也没有什么雕梁画栋的装饰,甚至看上去比其他库房还要破旧些,房间上方挂着一个掉漆的中小门匾,上面写着“己酉”的库房统一编号。

    有一句话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其实有时候,掉转过来也是适用的,“白絮其外,金玉其中”。

    这个房间就是这样。

    别看外面朴实无华,这房间里面却是别有洞天,常人想象不到的奢华。

    房间内很宽敞,是两个库房凿通了连在一起,房内灯火通明,正中是一个巧夺天工的室内泉池水廊,水廊上雕琢着缩小的小桥流水,一个假山石立在泉池正中,泉水如瀑布流下来,蜿蜒曲折穿过六座小桥,顺着水廊过了一个S形,然后隐入地下。

    水廊四周有盆栽绿植,而且放置了十余盆冰块,散发着丝丝凉意,让整个房间都凉爽了起来。

    室内室外,恍若隔季,温度相差了十来度,就跟现代开空调没什么两样。

    在房间正中有一桌正开不久的酒宴,桌椅都是黄花梨木的,精雕细琢,一看就是大师作品。

    琥珀酒、夜光觞、金玉樽、翡翠盘……

    食如画、酒如泉,满桌珍馐人间少见,连翅鲍鱼都只能排在酒桌不起眼的位置,很少被人下筷子。

    如此盛宴,对于在座的八人来说,只是一顿普普通通的工作餐罢了,他们都是太仓银库的官吏,是太仓银库的管理层,这里是他们的一个“深夜食堂”,他们平时就来这里“简单”的吃点“工作餐”,就像今天这样。如果谁临时有什么喜事啊什么的,他们也会再“工作餐”的基础上再加几个菜,添点酒,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什么好菜好酒,也就是燕鲍参翅之类的家常菜,也就是几十年的女儿红罢了。

    此时正值午时,室外炎热若火炉,室内凉爽适宜,酒宴上都是自己人嘛,气氛自然是轻松加愉快。

    坐在酒席首位的是太仓银库管库大臣张大人,张大人就任管库大臣已经有五年之久了。

    张大人四五十岁左右,一身儒雅气息,保养的很好,面如冠玉、温文尔雅,手中执着一把纱绢布苏州扇子。

    不过,张大人眼睛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却让任何人都不敢小视。

    大明实行两京制,张大人南京户部侍郎,南京户部负责征收南直隶以及湖广、江西、浙江诸省的税粮(这几省所缴税粮足足占了大明帝国税粮的一半),同时还负责漕运、盐引勘合等职,张大人作为南京户部侍郎,又与严世蕃关系颇佳,顺理成章的就任了太仓银库管库大臣。

    酒席的其余七人也都是太仓银库的高层,坐在张管库左右的两位是太仓银库郎中,桌上的其余五人都是太仓银库司库。

    这一桌的八人就是太仓银库的高层了。

    明朝对于太仓银库又严格的管理制度,设有管库大臣一名,总管太仓银库,一般都是由户部官员任职。在管库大臣下面设有郎中两人,另有司库若干,再下就是八名库书,库书下面有若干库吏和五十名库兵。

    太仓银库是大明最肥的肉,太仓银库的职位自然都是令人眼红发疯、流口水的肥差。

    先不说银库主管官吏,单就是在这里任职的库兵,每一个库兵都是令人垂涎欲滴的肥缺,库兵数量是恒定的五十人,每过五年更换一批,每一次换库兵时,每一个库兵职位都被上百个关系户眼巴巴的盯着。

    每一个库兵都是关系足够硬,或是某某某的亲戚或是某某某的心腹亲信,即便如此,谋求此职位,也得要用尽各种手段,花上白花花银子买通关节,才能获取一个来之不易的库兵职位。

    库兵都是如此,在座诸位银库主管官吏的关系就可想而知了。

    “啧啧,今日这熊掌炖的好,比猪蹄炖的还烂乎,这王大厨还真是名不虚传啊,不愧是辽东有名的顶级大厨。”

    太仓郎中赵鼎天夹了一筷子熊掌,抖落在口中,张嘴咬了一口,熊掌饱含的汁水在口腔中溅射,香喷喷的味道马上会涌入了五脏六腑之中,回味了片刻,很是满意的感慨道。

    “呵呵呵,赵大人你可只说对了一半,这王大厨的厨艺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张大人也不想想这做熊掌方子是从哪来的。”另一位太仓郎中贾旭笑着调侃道。

    “哦,什么方子?哪来的?”郎中赵鼎天很感兴趣的问道。

    “带毛者,挖地作坑,入石灰及半,放掌于内,上加石灰,凉水浇之。候发过,停冷,取起,则毛易去,根即出。洗浸,米泔浸一、二日。用猪油包煮,复去油。撕条,猪肉同炖......天下龙肉,地下熊掌,赛过仙珍,饕餮之人不可错过也。”郎中贾旭品了一口龙井贡茶,敲着桌子,抑扬顿挫的默诵道。

    “这么讲究......老贾,你还没说是哪来的方子呢。”郎中赵鼎天咂舌不已,然后询问方子来处。

    “多亏张大人没有敝帚自珍,你我诸人才有了这口福。”太仓郎中贾旭向张管库拱手道。

    “多谢张大人。”

    在座众人闻言,纷纷向张管库拱手道谢。

    “你们呀,要谢就谢贾郎中吧,是贾郎中在我的一本藏书中发现了这个方子......”张管库摸着胡须笑着摇了摇头,伸着手指点了点贾司库笑道。

    酒席上一片笑声,众人觥筹交错。

    “哎,说起来,朝廷上委派的稽查使现在怎么样了?”酒桌上一位刘司库想到了这一茬,不由问道。

    “呵呵呵,刘司库你瞎操什么心,往年又不是没来过稽查使,一届又一届,不还都是老样子,开个集议,翻翻账本,查查一下档案,大不了再看下现场,指点指点工作,然后收点份子走人。”另一位钱司库一点也不担心的笑道。

    “可是我听说今年不一样,圣上设置了交叉稽查制,这一次稽查怕是要动真格的了。”刘司库有些迟疑道。

    “那又怎样,也不想想,咱这里水有多深,来多少艘船,也都得在上面飘着过......”旁边的钱司库意味深长的说道。

    “呵呵,刘库书还不知道吧,朝廷委派的稽查使组怕是已经全军覆没了。”郎中贾旭看着刘司库,嘴角的笑容徐徐绽放,仿佛稽查组在他眼中就是一个笑话。

    “啊?”刘司库吃了一惊,继而眼睛亮了起来。

    “稽查正使刘光佐回家丁忧去了,副使昨夜曲同阳中风了,御史司南被打了廷杖,没有几个月是别想下床了,高瑞高郎中不出意外的话,这会应该也‘出事’了,当然,这里面的原因想必就不用我我给你们多说了吧......至于那乳臭未干的朱平安,自然更不用多费心......”贾旭如一位运筹帷幄的军师,笑的意味深长。

    “呵呵呵,识趣就好,也不想想我们上面是谁。”钱司库嘴角扯出了完美的弧度。

    “嘘,噤声,我们上面是谁?上面自然是圣上。”太仓郎中贾旭拱手向西苑放心正色道。

    “自然是圣上,自然是圣上。”钱司库很懂眼色,干笑了一声,连连回道。

    “哈哈,上级接连出意外,那朱平安想必吓的不敢出府了吧。”另一位郑司库笑道。

    “可别,我还想看看状元郎长什么样呢,再说了,稽查组总得有人来一趟吧。”

    “就是,这稽查组可得有一人。”

    “我们改日抽时间去给朱大人送账本,把朱大人哄来一趟吧。”

    酒桌上的气氛更轻松了,众人纷纷笑着调侃了起来,没有一点的压力,颇有一种谈笑间、稽查组灰飞烟灭的感觉。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

    三长两短。

    酒桌上的众人听了敲门声,笑声不减,这三长两短的敲门声是约定好的暗号,是自己人。

    “谁啊?”太仓郎中赵鼎天扬声问道。

    “启禀赵大人,我是孙库书,刚刚外面的守兵通传说,外面有个叫朱平安的,说是太仓银库稽查使,要求进库稽查。”

    外面孙库书的声音透过门缝传来。

    “什么?朱平安来了?”

    “他怎么来了?”

    房内众人大吃一惊,然后瞬间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