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二十三章 马跃檀溪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户部太仓是明朝国库,分为太仓粮库和太仓银库两部分,太仓粮库设在京城、通州两地,一般称为京仓、通仓,所谓“京师储备,全在太仓”;而太仓银库则设在京城,一般称为太仓、太仓银库。

    太仓银库说是设在京城,但基于防洪、防水、防盗、安全的考虑,位置还是偏远了不少。

    朱平安和高瑞就在赶往太仓银库的路上。

    “去年工部修复城墙,我奉命来太仓银库支取过料银,再往前走一炷香的时间就是太仓银库了,这段路我熟悉,朱大人不用担心。”

    工部司务厅郎中高瑞稍稍降低了马速,伸出马鞭指了指远方,对朱平安说道。

    “那就有劳高大人领路了。”朱平安骑在杀马特黑马上,向高瑞道谢。

    当然即便没有高瑞引路,朱平安也能找到太仓银库的位置,接了稽查太仓银库的差事后,朱平安已经查阅了相关典籍,对于太仓银库的位置已经铭记于心了。

    “朱大人客气了。”高瑞爽朗的笑了笑,夹着马腹缓缓慢性,与朱平安并驾齐驱,提醒朱平安道,“太仓银库是我大明的国库,防守戒备森严,朱平安可带相关文书了?若是没有相关文书,怕是我们说破了嘴皮子,他们也不会放我们进去。”

    “自从接了差事以来,相关文书等我都一直在胸前贴身带着。”朱平安拍了拍胸口道。

    “呵呵,还是与朱大人共事让人放心。”高瑞听后,对朱平安高度评价。

    朱平安自然是谦虚了一句。

    “哦,对了,上次我去太仓银库支取料银,还听了一件稀奇事。你说这太仓银库戒备森严,可谓一只苍蝇都飞不进去,可是还是出现过一件盗窃案。”高瑞一边策马,一边说道。

    听闻太仓银库发生过盗窃案,朱平安不由大感兴趣,驭马靠近高瑞,饶有兴趣的仔细听了起来。

    “事情大约发生在前年,哪一年咱京城下大雨,咱京城不少地方发生了内涝,当然太仓银库选址时早就防备了这种情况,选址在了高处,还有多种水利措施防涝,可是没想到库区还是积存了两指深雨水。按理来说不应该啊,于是,太仓银库相关官员就开始检查各种水利措施,然后发现是排水洞堵塞了。”高瑞缓缓讲道,“既然是排水洞堵塞了,那就得抓紧疏通,防止内涝侵蚀了银库。你猜,在疏浚排水洞的时候,发现了什么?”

    “哦,发现了什么?”朱平安好奇的问道

    “在疏浚排水洞的时候发现了两具尸首,两人头顶着头,头顶中间还有两锭金元宝。”高瑞伸出两根手指道。

    “是两个窃贼?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朱平安明了,不过还是有些不解,这两个窃贼怎么头顶头的死在了排水洞里呢,难道是分赃不均?

    “朱大人不愧状元之才,一下就猜到了。”高瑞赞了一句。

    朱平安摸着鼻子苦笑了下,刚刚你都是发生了盗窃案了,很明显这排水洞里的就是窃贼了。

    “没错,这两个就是窃贼,而且就是死在了盗窃现场,至于头顶头,那就有意思了。原来是其中一个窃贼想要去太仓银库偷窃库银,可是碍于太仓银库把守森严,他使尽了各种手段,都没能进去,只好把主意打在了排水洞上。不过这排水洞设计考虑了这一点,设计的比较狭窄,可是这窃贼原本就比较瘦,而且也是个狠得,愣是饿了两天,拼死从排水洞里往里挤,衣服都磨破了,浑身都磨出了血,还真让他给挤进去了。

    这窃贼拼死挤进银库后,也是运气好,进去后被他找到了两锭金元宝。这把窃贼高兴坏了,他知道也不能太贪心,就拿着这两金元宝放在头顶,又从排水洞往回钻。

    可惜的是,他的好运气已经用光了,到此为止了。正当他爬到一半的时候,发现对面也有一个人呢爬了进来,这是另一个盗贼,他也想从排水洞爬进银库偷银子,没想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于是两个盗贼就在这个排水洞中间遭遇了。

    排水洞太过窄小,正着爬,还是拼死磨破了身子才爬进来的,倒着爬,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排水洞狭窄,又无法转身。两个人就这么头顶着头,夹着两锭金元宝,死在了排水洞里。

    如果不是下大雨排水洞堵塞,银库官员让人去疏浚排水洞,还发现不了这两个窃贼呢,这两人还不知道要在里面头顶头多少年呢。你说,何苦呢,有手有脚的,做什么不好,要去做贼……”

    高瑞一边在前领路,一边声容并茂的给朱平安讲道,对两个窃贼的遭遇既奚落又叹息。

    是啊。

    不过财帛动人心啊。

    朱平安微微眯了眯眼睛,透过这个故事背后,朱平安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两个窃贼盗窃了两大锭金子,死在排水沟那么久了,这太仓银库居然迟迟没有发现被盗?两大锭金子可不是小数目啊。

    看来这太仓银库戒备森严只是对外的,内部管理问题很多啊,如果管理也如戒备那般森严的话,两锭金子不翼而飞,为何迟迟都没发现,一直到下大雨积水了才发现呢。

    “朱大人,过了前面那条沟,太仓银库就近在咫尺了。我知道有条小路可以穿过那条沟,朱大人你可跟紧了,老哥我先去前面带路,驾驾驾……”

    高瑞伸出马鞭指了指前面的一条颇深的沟渠说道,说着高瑞便左右用力一提马缰,右手顺手挥了一下马鞭,提高马速向前冲去。

    “驾、驾、驾……”

    高瑞驭马声伴随着马蹄声,几乎达到了人马合一的境界,越骑越快。

    甩鞭,挽缰。

    风流倜傥,气吞万里如虎。

    这高瑞如果弃文从武,肯定也是一员驰骋沙场的虎将。

    朱平安在后面紧随着高瑞,不过骑术比不过高瑞,杀马特黑马也比不过高瑞的大马良驹,所以很快就被高瑞拉开了距离。

    “这条小路有些狭窄,朱大人你可当心了。”高瑞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多谢高大人提醒。”朱平安朝着高瑞的背影道谢。

    高瑞跃马扬鞭,展现了精湛的骑术,等到朱平安策马到了小路时,高瑞就已经要冲过沟渠了。

    眼看就要冲过沟渠时,高瑞一拉马缰,身下骏马纵身一跃,颇有当年刘备马跃檀溪的风姿。

    马如飞

    呃

    人特么也飞了

    不知是马失前蹄了,还是什么原因,眼看就要跃上沟渠时,朱平安只听到一声骏马嘶鸣,然后就看到高瑞连同他身下的骏马一下子跌落沟渠了。

    轰然巨响。

    下一秒,一人一马就已经是在沟底了,高瑞的一条腿还被马压在了身下,人和马都是一脸痛苦的样子……

    好吧。

    朱平安无语的扯了扯唇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