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二十二章 败露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看着门外车水马龙的送礼队伍,门房老李惊诧的同时,不由想起了五小姐的吩咐。

    一开始他还觉的五小姐是多想了,可是没想到竟然还真来了这么多送礼的,还都是重礼,随便一家的礼放在以前都少见。现在的他对五小姐简直敬若神明。

    因为李姝的吩咐在前,门房老李没有收一件礼,就是连孝敬他的银子都没敢收。

    不过,门房老李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这门外排队的可都是达官显贵之家啊,门房老李虽然懂得不多,可是礼尚往来的道理他还是知道的,礼尚往来,这一来二往的,关系就熟了。

    可没听说过京城有谁家关门过独户的。

    你看看。

    门外这么多达官显贵之家。

    五小姐当初吩咐不许收礼,是不是也没有预料到这么多达官显贵来送礼呢。

    要是一概都拒绝了,岂不是一下子得罪太多人了,那时候姑爷还咋做官啊。

    门房老李觉的事情太出乎意料。

    不行。

    我得给五小姐说下。

    于是,门房老李让人在门房先顶一阵,他一路小跑到二门垂花门前找他浑家,让他浑家给五小姐请示一下,看看现在怎么办。

    大约一刻钟左右,李姝在一群丫头老妈子的簇拥下来到了大门前,一旁的丫头给撑着一把遮阳伞,鹊登枝伞面遮住了李姝半张俏脸蛋。

    李姝扫了门外的众人一眼,纤纤玉手执着绣帕半遮了樱唇,与琴儿低语了几句,琴儿低着小脑袋听着,不时点头。

    “我家姑爷一早就去忙差事去了,倒让诸位白跑了一趟。我家小姐让我代姑爷多谢诸位抬爱,大家都请回吧。”

    琴儿听完李姝吩咐后,来到门前,落落大方的向府门外众人做了一个万福,轻声道。

    “哪里哪里,少夫人客气了,是我等唐突了。一点薄礼,还请笑纳。”

    “朱大人年轻有为,又忠于职守,真是为官之楷模,将来成就定然不可限量,我等也不敢扰了朱大人工作。这是我们管库张大人的拜帖,还有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还望笑纳。”

    “少夫人客气了,我等不请自来,给贵府添麻烦了。我们大人听说朱大人和少夫人在乡梓成婚后,叹未能亲至贺喜,这不亲自选了一点薄礼,祝朱大人和少夫人白头偕老、百年好合......”

    府门外的众人纷纷行礼问好,说着各种庆贺和吉利话,然后陆续将拜帖和礼单献到门房老李哪里。

    门房老李不敢收,站在那不知所措,用眼神向琴儿求救。

    琴儿见状,来到李姝跟前请示。

    少卿,琴儿又来到门前,再次对众人道:“多谢诸位对姑爷小姐的抬爱,好意我们心领了,拜帖可以留下,但是礼品烦请诸位大人、老爷各自带回去。等姑爷来了,我会把拜帖呈给姑爷,等姑爷有暇了,再行一一上门拜访。”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这礼虽薄,但却是我们老爷的一片心意,还请赏脸收下我们老爷。”

    “这对玉阕,是我们老爷大老远在西域选的原石,找人琢磨了十余天,精雕细琢而成,就是为了当做恭贺朱大人和少夫人新婚贺礼,祝朱大人和少夫人百年好合......”

    ......

    门外的众人百折不挠,言诚意切,说的可真诚了,让人听着好像不收都不好意思似的......

    “小姐,这怎么办?”琴儿也不知道如何回复,只好又来到李姝跟前,请示李姝。

    “这些人要么是太仓银库的,要么是跟太仓银库有关的。他们可不是好心来送礼,他们是来插刀子呢,刀柄攥在他们手上,刀尖插在夫君心口上。如果收了礼,就是给他们留下把柄,夫君就要受制于他们了,以后还怎么稽查银库呢。这些来送礼的,都是心虚的,手脚不干净。以后不管是谁来送礼,一概只收拜帖,不收礼。有了拜帖,就方便夫君按图索骥了。”李姝瞥了门外众人一眼,翻了个白眼,低语道。

    啊

    原来是这样的,那他们都是坏人。

    琴儿和包子小丫鬟画儿闻言,恍然大悟,尤其是画儿,如果不是李姝瞪了她一眼,这丫头就要上门口骂人去了。

    “多谢诸位大人心意,不过既然是心意,那我们心领就好了。诸位大人可以把拜帖留下,但是礼品烦请各自带回去。今儿天热,诸位就别在外面站着了,都请回吧。”琴儿再一次到了门口,与众人道。

    众人自然又是百折不挠,一副不送成礼誓不罢休的架势。

    琴儿明白其中深意后,也就知道怎么做了,不管他们怎么说,反正就是不收礼。

    软硬不吃,滴水不进。

    今天就是不收礼,要收我只收拜帖。

    “朱大人门风清廉,真是我等楷模。朱大人清廉,我们也不能做小人,让朱大人坏了规矩。这样吧,那我们就留下拜帖,都各自把礼带回家,一个不剩的都带回去。”门外的众人碰壁次数多了,看样子也放弃了,有个看着是领头的人上前说道,“不过,我们这还有几盆花,就给大人放在院里点缀一下吧。花盆是陶制的,花也是普通的花,根本不值几文钱,就是图个好看,任谁说收几盆小花,也不至于与贪扯上边......还请不要再推辞了。”

    很快便有几个丫头各捧了一个小花盆上前,花盆确实是普通的烧陶花盆,也就直径十多厘米的小花盆,花盆里的话也都是普通的菊花、月季、牡丹之类,都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单就价值而言,这一盆花也就值个几文钱罢了。

    数了一下,总共也就只有六盆花而已。

    也就是二十文左右的样子吧。

    这样看起来,确实没什么,二十文钱而已,不管是律法还是人情,都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样既没有收礼,也给对方一个台阶下,也好让对方回去交差,一举多得。

    门房老李等人都将目光看向李姝。

    “拿来一盆与我瞧瞧。”李姝随手指了一盆菊花道。

    府外捧着菊花的丫头应声上前,很是恭敬的双手捧着菊花,递到了李姝跟前。

    府门外领头的那人见状,脸上不由浮现了笑容。

    “这盆花看着倒还别致。”

    李姝就近看了一眼,樱唇弯出一抹弧度,伸出纤纤玉手就要去接花盆,不过不只是手滑还是什么,手才接到花盆,花盆便从李姝手上滑落到了地上。

    哗啦一声,花盆就碎了。

    “啊?”

    一声声惊呼响起。

    只见碎在地上的花盆泥土里,滚出了一锭沉甸甸的金子......

    败露了。

    府门外诸人只好灰溜溜带着礼品及花盆离去,只是留下了一封封的拜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