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二十一章 送礼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竖子不足与谋!”

    看完午门外的这场廷杖,目送司南被抬走,体格壮硕的工部司务厅郎中高瑞气愤不已,好似一头被激怒了的公牛,眼睛瞪得浑圆,那眼神似乎都要溅射出火花了,继而义愤填膺的低声吼了这声千古骂句。

    “朱大人,看来这次稽查太仓银库之重任,只能靠你我二人了。”良久之后,高瑞才平复了心情,呼了一口浊气后,苦笑着看向朱平安说道。

    “平安经验不足,还要高大人多多指点,平安自当竭尽全力辅助高大人。”朱平安拱手道。

    “有朱大人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过‘指点’不敢当,你我二人互相配合,共同完成此项重任。哦,对了,不知朱大人是怎么来大理寺的。”高瑞谦虚了一下,复又问了一句。

    “我是骑马来的。”朱平安回道。

    “好,我也是骑马来的,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回大理寺取回马匹,直接骑马去太仓银库如何?”高瑞听朱平安说是骑马来的,立刻雷厉风行的提议道。

    估计是怕自己也遁了吧。

    “敢不从命。”朱平安点头。

    于是,两人便从午门直接回了大理寺,在大理寺马厩各自取回了马匹,然后直接从大理寺策马赶往太仓银库。

    高瑞估计出身勋贵世家,虽然是文官,但是翻身上马动作娴熟,一手挥鞭,一手挽缰,策马如此,尽显风流倜傥之势,一看就是是练家子。

    他的坐骑是一匹枣红色的西域大马,长长的鬃毛披散着,浑身都是匀称的肌肉,跑起来如飞一样。

    真是不能比,不像杀马特黑马,这货都快胖成球了……

    高瑞一骑绝尘,朱平安紧随其后,哒哒的马蹄和“驾驾”的御马声划过京城长街,两人策马一前一后,直往太仓银库而去。

    此时,听雨轩内。

    李姝正坐在梳妆台前,纤纤玉手执着一个精致的小巧玉盅,调配蔻丹(古代的指甲油),纤纤玉手涂着红色的指甲油,粉白的手指、红色的指甲油,很是惹眼,衬的李姝越发的妩媚动人,明艳不可芳物。

    包子小丫鬟画儿还有琴儿在一旁,熟练的给李姝打着下手,将新采的凤仙花、芨芨草以及明矾、蛋白、蜂蜡还有西域胶,按比例放在玉舂里一一研碎.......

    “哦,差点忘了。画儿,你让人去通知下府里的门房,仔细叮嘱他们,从今天起,一直到夫君卸了银库的差事,如果有人来送礼,无论他们是哪个府上的,无论送的是何物,名贵也好,便宜也罢,一概不收。如果哪个不开眼的收了哪怕一个钉子,我也要禀了老祖宗,将这手脚不干净的打发了出去。”

    李姝停下手上的动作,水汪汪的眸子看着画儿,认真的吩咐道。

    会有人送礼吗?

    包子小丫鬟闻言楞了一下,因为自从姑爷考上状元后,貌似,不是貌似,是肯定,除了姑爷的那几个好朋友外,根本就没有人来送过礼呢。

    “有人要送礼吗?小姐你放心,我这就去找刘妈妈,一定让她好好叮嘱门房。”

    不过包子小丫鬟是个好丫头,不管懂不懂,但既然是小姐吩咐下来了,那就要做好。

    一旁的琴儿也是有些不太明白。

    “以前没有,今儿就不一定了。”李姝美目流盼,勾着樱唇笑吟吟的扫了两人一眼道,然后又吩咐琴儿,“琴儿,你待会去老祖宗那,给老祖宗送两盒上好的阿胶糕,顺便把我的意思给老祖宗说下。”

    “是,小姐。”

    画儿和琴儿两人执行力很强,很快就把李姝安排的事情办好了。

    门房老李收到吩咐的时候,一开始是有些懵,继而就有些想笑,觉的五小姐的吩咐,真是江边上卖水--多此一举了。要说有人给侯爷送礼,还说得过去,至于说给五姑爷送礼,那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五小姐真是想多了。

    还从来没有人给五姑爷送过礼呢。

    门房老李喝了一口凉茶,扇着扇子,优哉游哉的圈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了起来,昨个儿晚上打马吊打到大半夜,反正最近府上也没外人来,正好可以在门房补个觉。

    这刚闭上眼睛,困劲就上来了,门房老李手里的扇子越扇越慢,很快就搁在了肚子上,鼾声也紧接着想起来了。

    不过,没一会,门房老李就被一阵喧嚣声惊醒了。

    一睁开眼睛,门房老李吓的手里的扇子都掉在了地上,外面这是怎么了,怎么一眯眼的功夫,大门外就车水马龙了起来呢。

    老李急忙起身,推开房门,外面的场景更是让老李揉傻了眼。

    就在门房外就有十多人排着队投贴,一个个衣着讲究,一看就是达官显贵之家,至于大门外抬礼、赶车的人更是多,一度堵塞了大门外的道路。

    看到门房的门打开了,外面一片激动,人们都涌了上来。

    “我是太仓银库管库张大人府上的管家,今日奉命给贵府姑爷朱大人送来一份拜帖。这是我们的礼单,还请通秉,这点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一位衣着讲究的管家挤在了醉前面,向门房老李送上拜帖和礼单,又将一锭银子悄无声息的塞到了老李袖子里,挤了挤眼睛,请老李通秉。

    “我是户部主事王大人的三弟,今日按我哥的吩咐,前来拜见贵府朱大人,这是礼单……”

    “我是太仓银库上任的管库王大人府上的,我们大人有个妹妹很是仰慕状元郎……”

    其他的人们也不甘落后,一个个挤着上前投递拜帖,而且礼单上罗列的拜礼华丽的令人咂舌,一个个出手都很大方。

    这些人穿着很是讲究,都携带着重礼,什么玉器古玩、名贵字画、金银珠宝,上好鹿脯、飞龙什么的琳琅满目,甚至还有一顶香气飘飘的粉色小轿,里面传来一阵动听的抚琴声……

    门房老李都呆了,已经好多年没见过如此场面了,上一次老太君过寿时人虽然多,但都是亲朋好友,像这样排着队正式投拜帖送礼的盛况,可是十多年都不曾见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