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八十章 满朝震动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启禀圣上,臣奉旨稽查太仓,今日已毕,特来向圣上复旨。”朱平安起身后,从袖子里掏出一份奏折,双手恭敬的托于头顶。

    黄锦从嘉靖帝身边走下来,从朱平安手上取走奏折,双手转呈嘉靖帝。

    嘉靖帝接过奏折,并没有打开,随手放在面前龙案上,看着朱平安说道,“你与朕说说,稽查结果如何。”

    “启禀圣上,臣奉旨稽查太仓,重点稽查了太仓近三年的账本簿册,盘点了银库库存金银。太仓账面上记载存银二百一十二万七千二百两整,存金七十二万两整。但经臣数日核查账本,发现账本纸面上有三十六万七千五百四十三两银子存在亏空、假账之处,无法对上账目,另经臣盘库,太仓银库仅实存银一百二十三万七千二百五十两,实存金三十一万六千五百两,而且其中有九十万三千八百两银子并非足银,有一十二万五千五百两金子并非足金。”朱平安恭立于殿前,正色回禀道。

    “多少?”嘉靖帝勃然色变,从龙椅上猛然起身,盛怒的看着朱平安问道。

    听到朱平安说的数字,嘉靖帝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按住平安说的话,那半个太仓都空了!!!!!

    这种亏空,往前数千年,从商周到唐宋元那么多朝代,可都是没有发生过!

    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是古今天下,前所未有的第一大案了!

    嘉靖帝自认明君,没想到却被底下人如此糊弄,竟然都搬空半个国库了!

    这对嘉靖帝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现在他执政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就是财政紧张了,北虏南倭,天灾人祸,哪里都需要钱,最近这几年简直是花钱如流水,这让嘉靖帝连修道炼丹都节俭起来了。

    可以想象,嘉靖帝听说自己国库被人亏空一半的时候,心情是何等的卧槽,这让嘉靖帝如何能忍。

    嘉靖帝的勃然大怒,在朱平安的意料之中。

    不过虽然早就意料到嘉靖帝的怒火,虽然也知道嘉靖帝的怒火不是针对自己,可是直面帝王之怒时,朱平安仍不免后背丝丝寒意。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这可不是说笑的。

    “回圣上,太仓账上亏空、假账有三十六万七千五百四十三两银子,太仓库里有八十八万九千九百五十两银子、四十万两金子的亏空,另外有九十万三千八百两银子并非足银,有一十二万五千五百两金子并非足金……”镇定了一下,朱平安再次重复道。

    “你确定?账上是如何亏空?”嘉靖帝的声音从牙缝里溢了出来,面色阴沉,仿佛狂风暴雨前的天色一样。

    “微臣确定,可用项上人头担保。比如太仓账簿记载的兵部支取薪俸就是很明显的一处,前年兵部所领俸禄为十万八千两,加上恩赏三万两千两,也不过十四万两,但是去年太仓账上却载兵部支取俸银十九万九千两,几乎多支了一倍。据臣所查,去年兵部仅新增了三位官员的缺而已,焉能多支取近一倍薪俸。如此这般虚假、亏空之处尚有很多。此乃微臣复核记录,其中虚假、亏空之处已做了记录。”

    朱平安抬起头,言辞凿凿的回道,继而例举了一个假账的例子,说完从袖子里又取出了一卷用针线缝合的厚厚宣纸,双手恭敬的举在头顶。

    这叠宣纸正是朱平安用复试记账表重新统计的太仓银库账簿,很厚一大叠,密密麻麻全是表格和小字,其中亏空和虚假之处,朱平安还特别标注了出来。

    嘉靖帝听了朱平安举的例子,霎时间怒容满面,阴云密布,但这一处假账就亏空了九万多银子!!九万多银子,都够赈数府的旱涝灾害了!

    黄锦下来从朱平安手里取走复式记账表,双手恭敬的交给嘉靖帝。

    嘉靖帝随手翻开一页,看到了与现今截然不同的记账方法,初看时一怔,不过嘉靖帝也是天资决定聪慧之人,看了片刻就看懂了朱平安的复试记账表,然后就发现了这种复试记账表的优点,其中假账、亏空之处很是明显。

    一处处

    一目目

    怵目惊心,嘉靖帝越看脸越黑,周身气温也是一降再降,都降到了零度以下,方圆三米之内宛若置身冰窖似的。

    看完之后,嘉靖帝猛然一脚将面前的几案踹翻,杀气腾腾道:“气煞朕了!气煞朕了!这群硕鼠!蠹虫!吃里扒外!监守自盗!枉费朕的信任!来人,传朕旨意,将太仓一应官员全部押解刑部,由厂卫协助严加看管!”

    “遵旨。”

    大殿内伺候的一名内侍应声领旨,快步往殿外宣旨而去。

    “黄伴,拟旨。自朕即位以来,历任管库大臣及历次派出查库王大臣皆系亲信大员,亦复相率因循,毫无觉察,并无一人能发其奸,甚负委任。不知诸王大臣有愧于心否。朕自咎无知人之明,抱愧良深,均着交吏部查取职名,严加议处。此案着华盖殿大学士严嵩,文渊阁大学士徐阶,吏部尚书李默,刑部尚书何鳌,会同审理太仓银库亏空一案,厂卫等各衙署悉听调派,核实查办。太仓所有历任管库司员、查库御史并丁书、库兵人等着逐细查明,所有涉案官员,无论何等品级何等功勋,一概严行治罪。所有在京三品以上大员例应出席旁审。户部自尚书以下所有官员依例规避,不得参与,若有违例,以涉案同党论处。”

    下过口谕之后,嘉靖帝又吩咐黄锦草拟圣旨,交由无逸殿,下发各衙署。

    圣旨传至无逸殿,满殿大臣震动,影响堪比大礼仪之时,很快整个朝野都震动了。

    至此

    历史上,最为巨大国库亏空案,揭开了大幕。

    历史的车辙在此也发生了偏转,原本大明的历史上并没有此国库亏空案,当然国库亏空肯定是存在的,也肯定是如此严重的,但是这个盖子一直没有被各方捂着,一直没有被解开。但是,现在朱平安煽动了蝴蝶翅膀,揭开了这个盖子,让这一大案暴露于世间。

    或许

    经此一案,明朝国库的亏空会得到扼制,国库会比历史上充裕一些。

    或许

    天灾人祸时,大明有财力赈灾;外敌入侵时,大明有财力整军御敌。

    或许

    崇祯帝不用吊死煤山,反成了中兴之主......

    当然,以后谁说的准呢。

    其实,朱平安于殿下听到嘉靖帝口述圣旨的时候,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甘的。

    朱平安也知道自己不够格会审此案,但是听到嘉靖帝将此案交由严嵩审理,朱平安还是觉的有些无奈。

    嘉靖帝心里面还是信任严嵩的。

    可是在朱平安看来,这个案子跟严党干系莫大,事实也肯定是如此。但由严嵩主审的话,注定查不到根子上。

    不过还好,徐阶、李默等人一同参与主审,这样以来虽然查不到根子上,但一些大鱼也是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