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一十七章 命途多舛的稽查组(上)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下午的时候,太仓银库稽查正使刘光佐、副使曲同阳在无逸殿的一个房间,召集了太仓银库稽查组的成员,开了一个稽查动员会,朱平安和监察御史司南坐在了末位。

    太仓银库稽查正使刘光佐是一位五十多岁的长者,跟徐阶年纪相仿,国字脸,满脸都是正气,胡须发丝都梳的一丝不苟,坐在首位,腰杆挺得笔直。

    朱平安对刘光佐的第一印象颇佳。

    相对于正使刘光佐,副使曲同阳则有些猥琐,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关注过数年前重庆市某区12秒雷书记的温情视频,这位刘光佐的相貌与视频中的主角雷书记有九成的相似,简直就像雷书记失散多年的亲哥哥。

    所以,朱平安都不敢正眼看曲副使,看一眼分分钟都出戏,想到的都是雷书记。

    工部司务厅郎中高瑞是一位四十余岁的中年官员,相貌堂堂,体格壮硕,乍一看不像文官,倒像是一位武将,不过从他的言行举止来看,朱平安判断出高郎中是一位颇有为官经验的干吏。

    同坐末位的监察御史司南,三十余岁,是一副标准的言官模样,人长的也是气宇轩昂。

    相比而言,坐在末位的朱平安,相貌平平,属于丢到人堆里就分辨不出来的那种;年纪青涩,一看就是没有经验;也没有什么让人过目不忘的闪光点......是这一组中最不起眼的。

    “太仓银库乃我大明财政命脉所在,干系重大,其重要性相信也不用本官赘言了。圣上对太仓银库有多重视,相信诸位也都领会了,今早圣上的训话,诸位一定要牢牢地记在心中,本次稽查太仓银库可非儿戏,诸位当严格职守、严细查明,莫要自误。若是弄虚作假、敷衍了事以及其他不该有的动作,下次稽查被查出问题,轻则断送仕途,重则身家性命不保,可莫怪本官没有提醒。我等身负圣恩,担此重任,要上不愧于圣上,下不愧于百姓,中不愧于心。诸位,以为然否。”

    正使刘光佐坐在首位,国字脸严肃非常,手指轻轻敲着桌子,一字一句的开口道。

    “然也。”朱平安等人纷纷点头表态,齐声称然也。

    刘光佐扫视众人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

    “刘大人所言极是,我等蒙圣上委以重任,定当殚精竭虑以报皇恩。此番稽查太仓银库,正是我等尽忠之时,我等要迎难而上,向圣上向黎民百姓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副使曲同阳接着正使刘光佐的话,义正言辞的补充了两句。

    看了曲同阳一样,朱平安又忍不住想起了现代的雷书记,虽然曲副使说的义正言辞、大义凛然,可是先入为主的原因,朱平安总是把曲副使重叠为雷书记,导致曲副使这番大义凛然的讲话在朱平安耳中也变了味道。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次动员会起了一个很好的头。

    接下来就是稽查工作的具体部署,看得出刘光佐对本次稽查工作很伤心,在部署工作时多次强调纪律、责任、廉洁,数次重申稽查工作的重要性和后果,要众人认真、严肃对待本次稽查工作。

    稽查太仓银库看似麻烦,其实也简单,主要就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清点统计银库历年簿册,对太仓银库账面数额的稽查;第二部分是清点统计太仓库内金银数额,查其亏空与否。

    本次动员会就是围绕着两部分作的工作部署,刘光佐等人都是有经验的官员,稽查安排部署自然没什么问题。

    官场上讲究资历,朱平安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轻,所以主要就负责听。

    刘光佐、曲同阳等人都是富有经验的官员,朱平安明白自己的定位。这次稽查工作,自己就是来学习、长经验的,或者用打酱油这个词更合适。

    动员会结束时,距离下班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

    朱平安又接着去司直,不过从明天开始就可以暂时不用来无逸壂司直了,等到稽查完太仓银库再来无逸壂司直。

    到了下班时间,朱平安收拾了东西随李春芳一同出了西苑,在外面与李春芳拱手告辞,与外面等候的刘牧、刘大刀两人一同骑马返回临淮侯府。

    朱平安返回临淮侯府的时候,太仓银库稽查正使刘光佐也坐上了回府的轿子。

    轿子是二人抬的小轿,其实刘光佐身为四品大员,理论上规格是四人抬大轿,不过刘光佐因为四人抬的轿子费用及人工费问题,还是一直在用二人轿。

    刘府距离西苑很远,在京城偏远的筒子胡同,等到刘光佐坐轿回到刘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刘光佐之所以在筒子胡同买房,主要是这里房价相对便宜,就是这,刘光佐也是在去年才在筒子胡同置办了这么一个中不溜的宅子。

    刘光佐回到府上,他的妻子张氏已经准备好了晚饭,两个未成年的儿子也都乖巧的坐在桌前,等着刘光佐。

    看到满桌丰盛的晚饭,刘光佐很是诧异,他的妻子张氏向来贤惠,知道刘光佐为官不易,在家也比较节俭,以往晚饭都是一荤两素三个菜而已,今天光是荤菜都有五六个了。

    今儿是什么日子吗,这不是张氏的风格啊,看着满桌的鸡鸭鱼肉,刘光佐很是诧异。

    张氏穿着朴素,虽然年方四十余岁,但是却风韵犹存,周身都是书卷优雅贵气。

    张氏是刘光佐授业恩师家的千金,在刘光佐尚未中举时,就嫁给了刘光佐,知书达理、温柔贤惠,是刘光佐后宅的贤内助,刘光佐对其素来敬重有加。

    “今日是我们夫妻的最后一顿饭,吃完这顿饭,希望夫君看在我们几十年夫妻的份上,能把我跟两个儿子送回娘家。”

    张氏起身行了一个万福,抬头看向刘光佐,一双眼睛里弥漫着雾气,语气哀婉的说道。

    请离?!

    等等,怎么回事?

    刘光佐一下子懵了,这是怎么了,难道说我最近做错什么事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