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一十五章 和大姨子那些事(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因为有冰盆降温,书房内的温度要比外面低个七八度,温度适宜很舒服,比现在的空调房也不逞多让。

    书房内的熊孩子和小萝莉,坐在椅子上晃着小短腿,一手拿着牛乳瓜果冰碗,一手拿着小勺,挖着吃的欢快。

    熊孩子吃的满嘴都是牛乳,嘴角外圈也都是牛乳,看着像是有了一圈白胡子似的,同样是小吃货,可是人家小萝莉妞妞则是白白净净。

    “姐夫,姐夫,再给给我们讲个故事吧。”熊孩子一边吃,一边扯着嗓子嚷了起来。

    小萝莉也是期待的看着朱平安。

    朱平安才刚给他们讲完一个故事,另外这几日在无逸殿连日连夜加班,身体也有些乏了,刚刚讲完一个故事后,朱平安就忍不住打了一个盹,被熊孩子这一嗓子嚷醒了。

    看着小萝莉期待的水汪汪的大眼睛,朱平安打起精神,点了点头答应道:“好吧,那我就再给你们讲个故事,嗯,讲个什么故事呢......”

    朱平安顿了下,想了想道:“嗯,那就给你们讲一个马六甲海盗的故事。”

    朱平安说的马六甲海盗,其实是改编的加勒比海盗,只不过是将其改头换面到了大明南海的马六甲,嗯,没错,这个时候可没什么南海争端,东南亚的那些小国还都向大明进贡呢。如果放到一百多年前郑和下西洋的那个年代,别说南海了,就连印度洋的海权都在大明手里呢。

    “姐夫,什么是海盗啊?”小萝莉妞妞举起小胖手,眨着大眼睛不解的问道。

    “海盗就是大海上的强盗,专门在大海上抢商船及其他船只的强盗。”朱平安解释道。

    “那他们是坏人。”小萝莉妞妞点了点头。

    “那我以后要去抓海盗,把他们抢的银子,没收了。”熊孩子睿哥儿小眼睛亮闪闪的,挥了挥手胖爪子,做了一个抓的动作。

    朱平安不由笑了笑,摸了摸小萝莉和熊孩子的脑袋,开始讲起了马六甲海盗:

    “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大明外,还有很多其他国家,大的上千万人,小的几万人。有的国家盛产象牙,有的国家黄金、白银堆积如山,有的国家有的国家遍地都是宝石、香料,还有的国家穷的只剩下人口。沿着丝绸之路往西走,走上几年,就有一片靠海的西方国家,这些国家航海比较发达。”

    “有我们发达吗?”熊孩子问道。

    “以前没我们发达,郑和下西洋时的巨舰大船要比西方先进多了。但是自从我们大明海禁后,我们的巨舰大船都没了,也不研发新船了,现在西方航海就比我们发达了,他们船上的火炮、火枪也比我们好。”朱平安摸了摸熊孩子的脑袋,缓缓解释道,顺便从小就给他们普及下西方、海权的一些知识,浇灌他们睁着眼睛看世界的萌芽。

    大明需要睁开眼睛看世界了,现在大明凿沉了巨舰大船,焚烧了海图,而西方则是正在扬帆起航,正在发现开辟新航路,正在追赶超越大明实现弯道超车。

    历史上的大明继续沉沦,到了清朝更是闭关锁国,最后沦落到随便一个西方国家都能摆个姿势花式**,更是被东方的藩属国—如今的倭寇之国勒索了两亿三千万两白银,两亿三万千两白银是什么概念,是如今大明50年的财政收入,而倭寇之国正是靠这两亿三万千两白银迅速实现了国家近代化,一举迈入发达国家行列,而且又继续**我国,意图鲸吞。

    朱平安不想历史重演,如果大明从现在开始改变的话,还不晚,仍然大有可为,可以参与到波澜壮阔的大航海时代,分上一杯羹,不,以大明分上一大锅。

    “西方国家航海发达,他们靠船坚炮利,征服那些盛产黄金、白银、香料的小国,将黄金、白银、香料一船船的运回西方,那些没有黄银白银等特产的国家,则被西方国家捕捉人口当做奴隶......而我刚才所说的马六甲,就是西方国家把黄金、白银、香料运回西方的一条必经之地。”

    “因为有如此多的黄金白银香料和奴隶,所以,马六甲海盗也就出现了,他们抢劫西方运金船,大发横财......而其中最有名的海盗就是年少的杰克船长,他拥有一艘让西方国家闻风丧胆的黑珍珠号......”

    ......

    朱平安缓缓的讲道,现代有名的加勒比海盗也就从朱平安口中诞生了。

    熊孩子听的很认真,比以往都认真,也很激动,听到兴处还会激动的张牙舞爪。

    不过小萝莉妞妞好像并不是很感兴趣,听着,听着就打起了瞌睡,小脑袋一点一点的。

    朱平安见状,不由笑了笑,双手将小萝莉抱起来,抱到了书房的软榻上。

    “姐夫,我不困,我还要听。”小萝莉妞妞抓住了朱平安的袖子,可怜兮兮的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好,那我就在这讲。”朱平安笑了笑,脱了鞋子,坐在了床上。

    熊孩子见状,迈着小短腿,捧着他和小萝莉的两个牛乳瓜果冰碗跑来,也要跟着上床。

    不过,在熊孩子跑到床前的时候,手里的两个冰碗没拿好,一下子扣在了他自己胸口上。

    这两个冰碗他们吃了有好一阵了,都融化了一多半了。

    现在,一扣,两个冰碗里的牛乳瓜果一下子浇在了他衣服上,从上到下淋了一身,黏糊糊的。

    就这,熊孩子还要往软塌上爬呢,朱平安伸手拦住了熊孩子,“你不行”。

    看熊孩子一身黏糊糊脏兮兮的,朱平安这又没换洗衣服,想到熊孩子是二小姐带来的,她那应该有替换的衣服,就对熊孩子说,“去找你二姐,让你姐姐把衣服脱了再过来上床。”

    熊孩子愣了一下......

    “快去。”朱平安摆了摆手。

    “哦。”熊孩子扭头往外跑去。

    客厅内,李姝正和侯府二小姐在说首饰呢,二小姐对李姝的东珠耳坠赞不绝口,说她还没见过这么圆润的东珠呢。

    这个时候,熊孩子轱辘辘的跑来了,到了二小姐跟前,大声说道:“二姐,我姐夫让你把衣服脱了过去和他上床。”

    (⊙ o ⊙)啊!

    拿着东珠耳坠的二小姐,闻言吓的后退了两步,恍若被雷轰电掣似的,张大了小嘴,目光呆滞的转向了熊孩子,好像傻了一般,脸蛋一刹那变的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徘红。

    李姝也是被熊孩子这一嗓子给惊的,心跳都停止了一下子。

    客厅内的小丫头一个个目瞪口呆。

    空气似乎都凝滞了。

    尼玛坑爹啊。

    书房内的朱平安闻言,差点一头从床上扎下来,后背都给吓的流下一股子的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