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一十二章 无眠之夜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这个晚上,除了三份坐派京料银的公文外,朱平安又被安排起草了其他十余份公文,都是贯彻今晚的廷议精神的。

    因为事情紧急,这些公文明日一早就要加印下发有司,所以一直加班到沉沉深夜,朱平安才得以拖着疲惫的身躯,将自己横在了低矮值庐的小床上。

    这已经是连续两晚加班了,每次还都加班到凌晨左右,朱平安累的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不过,虽困倦乏累的不行,可是躺在床上,朱平安却怎么也睡不着。

    夜虽然已经深了,可是这低矮的值庐却还是像蒸炉一样,闷热的不行,估计是快下雨了,值庐内外闷热的不行。

    不仅热,还吵。

    值庐外嘉靖帝所开辟的稻田里的青蛙放肆的“呱呱”叫个不停,树干上的蝉也不服输的“吱吱”个没完没了,呱呱声和吱吱声像是二重唱似的,此起彼伏,捂上耳朵也无济于事。

    皇宫里怎么还有这么多青蛙和蝉呢,朱平安躺在床上一阵无语,迟迟不能入睡。

    等到好不容易睡着后,朱平安又被一个噩梦惊醒了,梦中有户因为加派京料银赋税而害的家破人亡的人家,投井前女主人一声声凄厉诅咒印发文书的官员。

    一身冷汗。

    太过真实了。

    朱平安现在闭上眼睛,那一幕幕都浮现在眼前,那女主人绝望而凄厉的眼神,如真实发生的一样。

    哎

    朱平安忍不住起身下床,摸黑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的漫漫长夜,发起呆来。

    此时的大明已经是大海中一艘年久失修的巨轮,已经呈现百年后的倾覆之势了。

    现在爆发出来的国库空虚,便是一个财政危机的一个缩影。大明倾覆的直接原因与其说农民起义,不如说是财政危机。

    明朝的财政危机,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一样。

    因为财政危机

    所以,才导致在发生天灾饥荒的时候,大明王朝没有财力去赈灾,导致大明王朝公信力不足,导致济民为了生存作乱;

    所以,才导致军饷短缺,导致兵器装备、募兵训练不足,明军战斗力下降,对外战争、对内平叛战争一连失败,另外不发军饷,也导致了众多士兵哗变、叛乱。

    财政危机,衍生了难民和哗变的士兵,导致国内起义叛乱接连不断,且越发壮大。

    财政危机,致使明军战斗力不足,无法平叛国内叛乱,无法清除外族入侵。

    如此,一百多年的恶性循环,到了崇祯第的时候,大明这艘千疮百孔的巨轮,终于倾覆了。

    朱平安此时都难以想象,现在全世界最发达最繁华的国家——大明竟然会沦落到如此财政危机的地步。

    偌大的一个帝国,它拥有十亿多亩的耕地面积,拥有接近三亿的人口,拥有巨大发展的工商业,并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拥有占世界2/3以上工业产量。

    可是,它的赋税收入竟然不能满足它的行政运转,和武装几十万人的部队。

    北胡俺答汗数万兵马的入侵,就让这个帝国北方边境如筛子一样,千疮百孔。

    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这样的赋税收入,太不正常了。

    是赋税制度出了问题吗?

    是,但并不全是。

    要知道明朝刚建国时,就是太祖朱元璋时期,那个时候的大明耕地没有现在多,人口也没有现在多,工商业也没有现在发达,可是那个时候的赋税收入,完全足够满足这个庞大帝国的运转,无论是大兴土木,还是大规模的对外战争,还是赈灾,都是绰绰有余的。

    朱元璋建国后,数次北伐将蒙元打的流亡欧洲;他的儿子成祖朱棣时期,更是连连对外兴兵,五十万大军五次北伐蒙古、几十万大军屡次南征越南,又是修建紫禁城,又是在武当山大兴土木,还有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郑和七下西洋,也没见有什么财政危机。

    要知道,明朝的赋税制度,从建国至今,基本上没什么变化的。

    为什么耕地增加了,人口增加了,工商业发展了,可是按建国以来的赋税制度所征收的赋税却满足不了帝国运转,导致财政危机了呢?

    来自现代的朱平安很清楚的的知道根由。

    但,遗憾的是现在的大明之士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一点,当然,或许有人看到了,但是碍于各种原因,或许是顾虑,或许是知其因但无解决知道,没有说出来。

    今晚参加廷议的要么是内阁大臣,要么是各部尚书,可是今晚廷议的几个措施,都是治标不治本。

    而且有些措施,比如坐派京料银,短期是治标,但长期来看却是得不偿失。

    明朝现在的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之一便是土地兼并严重。

    明朝的土地兼并太严重了,虽然耕地越来越多了,但是土地的主人却越来越少了,大明的耕地越来越高度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了。

    皇室的皇庄起了不好的头,嘉靖帝的堂兄朱厚照刚继位,就设了七个皇庄,后来又陆陆续续设立了三十多个皇庄,皇庄耕地数量远远超过以前的朝代。

    皇室、官僚和缙绅也都不甘落后。

    说句不尊敬的话,自己的座师徐阶,现在有多少田地不是很清楚,但是朱平安知道徐阶任首辅的时候,在苏宋老家就占了24万亩良田,拥有几万的佃户;还有现在的首辅严嵩,占有的耕地遍布江西、南京、扬州等地,数不胜数。

    根据朱平安在现代查阅的资料,大明京城附近千里,有一半左右的良田,属于土地兼并后的皇室、官僚和缙绅。

    土地高度兼并于皇室、官僚和缙绅。

    要知道土地兼并的这些主,大都属于大明的特权阶层,根据赋税制度,他们是有特权的。

    皇室、亲王、外戚、勋臣享有免除税粮和差役的特权;官员之家悉免其徭役;致仕官员“复其家,终身无所与”;生员除本身免役外,户内优免二丁。

    另有无地百姓成为他们的庄佃,即可在其荫蔽之下,免充国家差役。

    所以,耕地多了,人口多了,但是赋税却少了。

    大明原有的赋税制度,不能应对土地兼并等这些事实了。

    未来的张居正变法的一条鞭法,比现在的赋税制度进步了些,让大明恢复了些生机,但也是小修小补。

    至少,百年后的清朝的“摊丁入亩”就比一条鞭法进步的多。

    当然,除了农业赋税,商业赋税也是存在很多问题......

    可问题是,自己知道这么多,又有什么用?!

    朱平安坐在窗前,看着漆黑一片的窗外,默默的将春秋左丘明的《左传.曹刿论战》默诵了一遍,让朱平安感慨的不是那句“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而是曹刿对同乡所说的那句“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不想坐在台下看戏,想上台表演......

    哎......

    朱平安又摇头苦笑了笑,也知道不现实,这又不是小说,自己一个小小的六品官,哪有上台表演的资格。

    不过,朱平安看向窗外的目光越发的坚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