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七十九章 暴露狂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夕阳西下,宫门锁钥,一位身着官服的少年策马从远处疾驰而来,十余位东厂蕃子紧随其后。

    此间少年正是朱平安。

    盘库数据验算完后,朱平安便第一时间袖其数据,策马扬鞭,直奔西苑,前来求见嘉靖帝。

    到了西苑宫门口,朱平安翻身下马,扣响了西苑宫门。

    此时,在宫门监门的是曹公公,就是被冯保从浣衣局提拔来的那位,这几次进宫他都会主动跟朱平安打招呼。

    “我的小朱大人呐,您怎么这个点求见圣上呀?圣上这时辰正正用晚膳服丹呢,您这个时候求见圣上,可是违制的呢,杂家建议小朱大人明日趁早求见的好。”曹公公见在宫门外叩门的是朱平安,知道朱平安的来意后,不由好意的提醒朱平安。

    朱平安拱了拱手,苦笑着摇了摇头,“曹公公,兹事重大,不敢耽搁,只好事急从权了,烦请曹公公向内通秉,一应后果均由平安一人承担。”

    “有多大?”曹公公好奇的问道。

    “事关国之根本。”朱平安一本正经的回道。

    “小朱大人稍候片刻,杂家这就进去通秉。”曹公公闻言,知道事关重大,不再犹豫,转身就进去通秉了。

    “有劳曹公公。”

    朱平安拱手道谢,站在宫门外等候。

    夕阳西下,晚霞烧红了半边天空,西门的宫墙也被燎的一片通红。

    等了很久。

    久到朱平安站着的腿都发酸了。

    “嘎吱……”

    一声开门声响起,在朱平安听来不啻于天籁之音。

    曹公公打开宫门,一边擦了擦头上的汗渍,一边大喘着气对朱平安说道,“小朱大人……您请进吧。”

    “多谢了曹公公。”朱平安从曹公公头上的汗还有他大喘的气可以看出来,他刚刚是一路跑来的,在进门的时候,朱平安向其点头道谢。

    “小朱大人客气了,您快请吧,别让万岁爷久等了。”曹公公笑着摇了摇头。

    朱平安点了点头,快步往内走去。

    宫脊吞金兽,殿柱玉麟鳞,御道两侧绿树成荫,名花成片,红墙金瓦,灿烂辉煌。

    一路畅通无阻。

    按理来说,皇宫内多的应该是女人的脂粉味,但是西苑不同,西苑最突出的味道是香火味。

    如果单论味道的话,还以为进了寺庙、道观呢。

    走在万寿宫门口,朱平安又组织了一遍语言,整了整官服,这才往里走去。

    刚抬起脚步,正要进门,一阵香风袭来,接着就被里面一位气冲冲往外跑的人给撞了一下。

    “公主您慢点,小心……”宫院内两位宫女马后炮的声音响起,然而为时已晚,喊出小心时,两人已经撞在了一起。

    事出突然,朱平安没来得及躲避,被撞在了肩上,撞得后退了一步。

    里面那人就没那么好运了,个子比朱平安要矮半头,又是低着头,直接脑门撞在了朱平安肩,光亮的脑门立马红了一块,几乎要鼓起一个小包来。

    “哎呦,哪个不长眼的狗奴才,敢挡本公主的路。”一位十三四岁的宫装少女吃痛的嗔了一声,纤纤玉手捂着脑门,撅着小嘴指着朱平安大骂不已。

    竟然是公主?!

    还是个野蛮公主!

    朱平安闻言,心里腹诽不已,不过谁让人家投胎好呢,虽然被指着鼻子骂,但也只能低着头,弯腰行大礼拱手致歉,“不知公主大驾,微臣有罪。”

    “咦?是你,暴露狂?!”

    朱平安低着头,忽听头顶传来一声惊呼,朱平安不由得一脸黑线。

    这公主神经病吧?!

    自己哪里暴露狂了,官服穿的很整洁好吧,而且这是第一次见面好吧!

    “臣不解。”

    朱平安低着头,一脸无语。

    “原来父皇撵我回凤阳阁就是因为你的破折子?!你等着!哼!有你好瞧的!”

    头顶上公主的声音洋溢着愠怒,继而哼了一声,一甩袖子,带着一串愤怒的脚步声离去。

    “臣惶恐。”

    朱平安更是无语,这公主真的是神经病吧,莫名其妙。

    “公主,您慢点......”

    两个宫女小跑着,追了上去。

    等到脚步声远去,朱平安才抬起头来,用余光扫了一眼,看到了三个远去的背影,无语的摇了摇头,迈步往宫殿内走去。

    对于这个连模样都没看到的公主的威胁,朱平安并没有放在心上,觉的这神经病公主估计是认错人了吧,暴露狂......怎么可能是自己。

    公主这样的物事儿都是养在深宫人未识的,自己才进宫几次,连宫女都没怎么见过,更别说公主了。再说了,自己在宫里可都是一百二十个小心,次次都是衣冠整齐,即便是睡觉也都是着睡衣的,哪敢暴露。所以说,这有点神经质的公主肯定是认错人了。

    对朱平安来说,这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插曲,压根就没当回事。

    进了万寿宫外殿,由值守的太监往里通传,很快朱平安便得到宣召,迈步走了进去。

    “罪臣朱平安,叩见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走进内殿后,朱平安第一时间便规规矩矩的行三拜九叩大礼,参见殿内的嘉靖帝。

    嘉靖帝刚刚确实是正在吃饭,而且现在饭都还没吃完,桌上还摆着膳食呢。

    “为何自称罪臣?”嘉靖帝放下手里的玉碗,饶有兴致的看着跪在地上的朱平安问道。

    “罪臣在宫门锁钥、圣上用晚膳的时候求见,行违制之事,此臣罪也。”朱平安匍匐在地,额头贴着地砖,恭敬的回道。

    “朱平安,你知道违制还朕用膳的时候见朕,人小,胆子可不小啊。”嘉靖帝起身,踱步到朱平安跟前,似笑非笑的说道。

    “非臣胆大,而是事关重大,臣不敢耽搁。”朱平安视线余光看到眼前的绣着龙纹的十方鞋,不由更是恭敬。

    十方鞋的鞋面为黑白相间的条形图案,上有十个孔,代表东、东南、南、西南、西、西北、北、东北、上,下等十个方位,也因此称十方鞋,是道士常穿的鞋子,也深得崇道的嘉靖帝喜爱。毫无疑问,此刻站在自己跟前,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正是嘉靖帝。

    “起吧,有什么重大的事说吧,朕听着呢。”

    嘉靖帝背着手,踱步到龙椅上,坐了下来。

    “臣,谢圣上。”

    朱平安再次行大礼,方缓缓起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