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零七章 欺朕太甚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一个时辰是两个小时,戚继光在严嵩门外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才被召见。

    戚继光走进严嵩房间后,朱平安收回目光,开始处理因作青词而堆积的公事,也就才看了两个奏折,严嵩就开始令人上交所作的青词了,至于汇报军情的戚继光,朱平安只来得及看到了他走出无逸殿的背影。

    十一点左右的时候,朱平安就感觉整个西苑都开始为嘉靖帝的斋醮活动忙碌起来了。

    很快,整个西苑就烟雾缭绕起来了,千余斤香烛火纸就这么灰飞烟灭了,这要是放到现代,嘉靖帝一准被环保主义者喷到狗带。

    这是朱平安第二次参加嘉靖帝的斋醮了,上次是在翰林院的时候。

    这一次朱平安感觉与上次有些不同,上次是负责写写画画布置场地了,这一次则是随同拜祭,距离斋醮活动中心更近一些。

    袁炜、李春芳等人依然负责在法坛写青词,朱平安遇到袁炜时,感觉到了袁炜眸子里的羡慕嫉妒恨,似乎对自己早早的司直内阁意见大的很。

    斋醮活动开始后,朱平安不由感谢李姝的先见之明,脚下柔软的皮帛鞋子真是斋醮神器。

    斋醮活动中一而再再而三的祈祷跪拜,若是还穿以前的官靴的话,朱平安估计自己现在已经有两个废脚了,现在穿着这柔软的皮帛鞋子,跪了这么多,朱平安也没感到腿脚有什么不适。

    斋醮活动跪拜之余,朱平安近距离悄悄的观察了陶仲文这个老神棍,老神棍白须飘飘、鹤发童颜、杏黄道袍,颇有几分仙风道骨风采。

    但再怎么仙风道骨,也改变不了他老神棍的本质。

    斋醮活动即将结束后,有道童紧急送来一份书信,陶仲文打开后,面呈喜色,接着便向身着蓝布八卦道袍的嘉靖帝道谢。

    “启禀真君,臣之师弟---齐河县道士张演升建大清桥,疏浚河道时得一块龙骨,重一千斤。又突出石沙一脉,长数丈,像是有神相。此乃天降神瑞,恭喜真君,贺喜真君......”

    通过读陶仲文的唇语,朱平安知道了陶仲文手中书信的内容,原来是挖出了一块千金的骨头。

    龙骨?

    没文化真可怕,什么龙骨,那是古生物的化石好吧。

    朱平安无语的撇了撇嘴。

    不过,嘉靖帝吃这一套,闻言龙颜大悦,金口玉言一开,便是拨银二十万两,令其于湖广太和山建元岳,行安神之礼,并建醮为大明祈福。

    太和山,也就是武当山,相传真武(玄天上帝、玄武大帝、佑圣真君玄天上帝、无量祖师)曾修炼于此,为道教名山。嘉靖帝将武当山封为天下第一名山。每每有重大事件,嘉靖帝都会令人在武当山斋醮。

    麻蛋!陶仲文这个祸国的老神棍!

    朱平安忍不住,在心里对陶仲文这老神棍又骂了一句。

    上次斋醮的时候,自己在法坛写青词,狗胆包天了都,也不过是在袖子里私藏了十余支毛笔所蘸的金粉而已。

    可这老神棍凭借一封书信,就从嘉靖帝那骗得了整整二十万两白银。

    二十万两可不是小数目。

    去年宁夏、甘肃二地发生大旱灾,人无以为食,以人相食,朝廷也不过是发放了二十万两白银赈灾而已。

    陶仲文这老神棍,一个古生物化石,就从国库弄走了两个省份的赈灾款......

    朱平安对陶仲文这老神棍不能再反感了。

    好好地在深山修你的道,念你的经,奈何来折腾我大明!大明百年后的倾覆,就有这些个神棍不小的“功劳”,不然大明为何会亏空到那种地步。

    此时,仙风道骨、鹤发童颜的陶仲文,在朱平安眼里,也越发的猥琐与丑陋了......

    因为“龙骨”一事,嘉靖帝龙颜大悦,此次斋醮活动中表现突出的严嵩也得到了嘉靖帝的特别嘉奖,赏赐了一定亲手做的“绿帽子”,不,是香叶冠,嘉靖严嵩的协助斋醮之功,以及严嵩所写的两篇上佳青词。

    袁炜也得到了嘉靖帝的特别嘉奖,这次斋醮中,袁炜所作的一篇青词,也得到了嘉靖帝的青睐。

    李春芳也是,夙夜做作的青词,也被嘉靖帝青睐了。

    至于朱平安,则跟其他参加斋醮的人一样,只是得到了嘉靖帝“其他官员赐冰一斤”的奖励。

    袁炜戴着嘉靖帝特别赏赐耳朵香叶冠,趾高气昂的从朱平安跟前走过,经过朱平安面前时,睥睨了朱平安一眼,还特意将香叶冠弹了一下,神情自得的从朱平安眼前潇洒走人。

    “带个绿帽子,还这么骄傲,真是原谅届的楷模。”

    朱平安看着袁炜一颠一颠离去的背影,无语的撇了撇嘴。

    嘉靖帝中午斋醮时,还龙颜大悦,结果到了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脾气都发到内阁来了。

    内阁在嘉靖帝的脾气下,恍若暴风雨中即将倾覆的小船一样。

    这是朱平安第一次见到嘉靖帝发脾气。

    嘉靖帝踏足内阁的时候,朱平安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压力,低着头像鹌鹑一样,随众人跪伏于地请罪。

    嘉靖帝发脾气的原因,就是斋醮时金口玉言拨款二十万两令陶仲文于武当山建元岳行安神之礼及建醮一事。

    问题就是在这二十万两上。

    斋醮后,户部、工部、兵部在这个节骨眼上上书,户部言赈灾、军费开支等等开销巨大,库银紧缺;工部言修京城城墙费用颇巨;兵部言宣府、大同发生饥荒,上疏请量借军饷三十万银进行救济......

    总之就是库银紧缺。

    三部上书嘉靖帝,请从内库支取此次二十万两费用供太和山建元岳之费用。

    内库是什么?

    内库是跟国库相对应的概念,内库即内承运库,是嘉靖帝的小金库,是嘉靖帝辛辛苦苦“攒”的私房钱,比如嘉靖帝名下的皇庄收益、各地官员、少数民族首领、大明附属国直接进攻给嘉靖帝的贡品收益、每年从国库拨的零花钱、抄家截留、派太监到各地去征的矿税,山地税,坟墓税,河流税等等......

    攒下来很不容易。

    这是嘉靖帝的命根子,是嘉靖帝修道炼丹的依仗。

    嘉靖帝修仙炼丹花费巨大,麝香、丹砂、汞、铅、云母、铅母等炼丹材料贵着呢,嘉靖帝修仙炼丹用的量那是天文数字,炼丹就像烧钱一样。

    嘉靖帝不是没打过国库的注意,但是如果花费国库的钱来炼丹的话,大臣们是坚决不允许的,由其是有些死脑筋的甚至不惜以生命威胁......嘉靖帝只好打消了用国库金钱炼丹的想法。

    所以,嘉靖帝只能靠内库支撑修道炼丹。

    在嘉靖帝看来建元岳行安神之礼,跟封禅泰山祭天之类是一样的工程,都是为大明祈福,这本就该从国库出钱。

    现在大臣竟然要嘉靖帝从内库中出钱,嘉靖帝如何能忍。

    炼丹,你们不让朕用国库钱,好,朕用自己的私房钱好吧!现在,建元岳行安神之礼,本该你们国库出前,现在你们却要用朕的私房钱!

    欺朕太甚!

    你们好大的狗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