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零五章 值夜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傍晚时分,太阳终于收敛了它的火爆脾气,难得温和了几分,那蒸腾的热气也消散了许多。

    时间差不多到下班时间了。

    果然,很快钟磬之声响起。

    下班了。

    司直的第一天,还算顺利。

    朱平安从奏折海洋里伸了一个懒腰,长长出了一口气,将撸起来的袖子重新放了下来,伸手捞起自己跟前的杯子,咕咚咕咚灌了一大口凉茶。

    起身

    正要给房内的几位同僚说声话,准备下班走人,就听到无逸殿内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便听到一个脚步声来到门口,接着便听到一个公鸭嗓音从门口传来,“圣上体恤诸位大人辛苦,特命奴婢给诸位大人送来晚餐,请诸位大人慢慢享用。”

    很快

    四菜一汤,一笼馒头便被一个小太监送了进来。

    等小太监走后,朱平安起身看着色香味俱全的四菜一汤,微微有些惊讶,继而欣喜道:“咦,无逸殿的福利可以啊,还有晚膳供应。以后岂不是天天有口福品尝御厨手艺了,话说上次殿试的两菜一粥让我至今都有些难忘呢。”

    朱平安话音刚落,便看到房内另外两位同僚抬头,看白痴一样看了自己一眼。

    “呵呵,子厚有所不知,无逸殿并非每日都供应晚膳。每次供应晚膳便意味着今日要在无逸殿值夜了。”李春芳起身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

    呃

    那岂不是意味着今日要加班整晚了?!朱平安现在总算明白那两个同僚为什么那样看自己了......

    不过

    生活就像被强歼一样,如果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

    朱平安做到了。

    现在李春芳等三人算是见识了朱平安的胃口了,一笼馒头,朱平安一个人就吃了一半,有了朱平安这个生力军,这个办公房内的四菜一汤也首次光盘了......

    御厨的手艺还真是没的说。

    用过晚膳后,朱平安消食一样,溜达溜达的到了宫门口,给在宫门外等着的刘牧刘大刀两人知会了一声,让他们回去给李姝说一声,今晚在无逸殿值夜,就不回去了。

    返回无逸殿后,朱平安就接到任务了。

    青词

    青词

    还是青词。

    嘉靖帝明日午时要于太乙殿举行斋醮祷祀科仪,需要青词祷词,沟通上三清,便着内阁、翰林院进献青词。

    严嵩很重视,传令无逸殿一干人等,马上放下手头上的事,全身心投入到青词大事上来,万不能误了圣上明日午时的斋醮。

    青词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即便朱平安也算是善于此道,可是写起来,还是绞尽脑汁。

    历史上的青词,有名的就那几篇,刨除严嵩、李春芳、袁炜等人的那几篇,就没剩下几篇了。这些有名“无主”的青词,不能这么轻易就用了,正如好钢用在刀刃上一样,得用在关键时候。

    所以,朱平安只能绞尽脑汁,自创青词。

    夜幕缓缓降临,无逸殿内灯火通明,众官员们都在潜心作青词,尤其是严嵩严阁老更是突出一个认真负责,把来汇报工作的严世蕃都留下来作青词了。

    一直呕心沥血到深夜子时左右,朱平安等人才陆续托着疲惫的身躯,去低矮的值庐就寝。

    朱平安被分在了边上的一个房间就寝,房号“戊戌”,临近无逸殿盛放便器的厕所。

    戊戌值庐虽然是单人间,但是太低矮太小了,估计也就是五平米左右,是个简陋的小板房,里面就只能放下一张床一张桌椅,别无他物,衣柜啊、卫生间啊什么的想都别想,比朱平安在现代看的某某县最简陋办公室都要简陋好几倍。

    被子泛着一股子霉味......

    幸好,这房内大半夜都热的用不着被子,朱平安自嘲的扯了扯嘴角。

    闷热,蚊虫叮咬,朱平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第二天,朱平安早早的就起来了,是被陆续来厕所的人吵醒的,起来后,朱平安上了厕所,跟着其他官员去无逸殿的一个角落洗漱,然后一起用了早膳。

    钟磬声未响,还没到上班时间内,严嵩、徐阶、吕本三个阁老都早早的到了各自办公室潜心青词去了。

    领导都这么辛苦,底下人谁敢偷懒,于是朱平安也随着众官员一起自觉地开始工作了。

    中途入厕,穿过无逸殿,看着无逸殿内上上下下一片呕心沥血作青词的场景,朱平安摇头叹了口气......

    军国大事,也比不过一篇青词。

    上完厕所,返回的时候,朱平安亲眼目睹了一个兵部前来汇报俺答汗进犯蓟辽军情的年轻官员,一直在严嵩严阁老的办公房间门外候着。

    究其原因

    原来是严嵩严阁老手里的青词还没写完,外面值守的人便让这汇报军情的官员在外面候着,一直等严阁老写完一篇青词了,再进去汇报,省的打断了严阁老的思路。

    上次有个官员前来汇报江南倭寇进犯台州等地军情,不知道严阁老在写青词,直接就推门进去了,结果打断了严阁老的思路,害的严阁老手上的青词差了成色。

    不仅汇报军情的官员被狠狠训了一顿,外面值守的人也被连带着受了一顿狠批。

    所以,从那后外面值守的人就长了记性,每次在严阁老写青词的时候,都分外留心,任谁来了,都要在外面候着,等严阁老写完一篇青词再说,唯恐再有人打断了严阁老的思路。

    朱平安回了房间,将被分配的任务完成后,借着倒茶的功夫去门口逛了一圈。

    发现,那个汇报俺答汗进犯蓟辽军情的官员还在严阁老门外笔直的站着呢。

    不过让朱平安好奇的是,这官员在门口等了这么久,面上竟然一点情绪都没有,依然笔直站立,如一把擎天长枪一样,不过锋芒内敛,恍若一旦释放就能刺破天穹似的。

    不简单啊这人,如此气宇轩昂,应该不是默默无名之辈吧。

    朱平安眼睛不由亮了亮,默默思索了下,又摇了摇头,猜不到此人是谁。嘉靖年间有很多成名武将呢,胡宗宪,戚继光,俞大猷,谭纶......而且历史上有才无处施展的武将官员也多了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