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零三章 午后小故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拜见完内阁三位大佬,朱平安又随李春芳依次拜见了几位司直内阁的高官,然后是与司直内阁的其他官员混了脸熟,一直到上午十点左右,才算安定了下来。

    朱平安分在了李春芳他们的办公房间,房间内除了李春芳外还有另外三个官员,加上朱平安一共有五个人。

    这个房间主要负责的是文书事宜,比如起草文书诏书,上献青词,分拣奏折等等。

    第一天,朱平安这个新晋内阁司直郎在无逸殿,就像是以前大四去法院实习一样,请教、观看、学习李春芳等人处理奏折、上传下达文书等事宜。

    哦,还有跑腿。

    内阁就相当于大明的政治中心,很多指令都从这里下达六部、都察院、大理寺、厂卫等机构,古代又没电话、传真、邮件等等,只能人力传达。

    朱平安今天就跑了两趟腿。

    一趟腿是到宗人府,传达嘉靖帝赐敕奖谕诸王的文书。因为诸王献银资助军饷,其中:代王朱廷埼献银五千两,汝王朱祐椁献银三千两,德王朱载墱献银一千两、战马八匹,徽王朱载(土仑)献银一千两,宁化王府辅国中尉献银一千两,以助边饷,嘉靖帝心悦嘉奖献银的诸王。

    另一趟腿是到刑部,查阅杨氏杀人案一案卷宗资料。这是一起死刑复核案件。

    我国可以说对死刑最为慎重的国家了,比如明朝现在,任何一起死刑案件,将经过州县、府、(道)、省、刑部的层层复审,最后还要经过嘉靖帝的批准,方可执行死刑。

    现在这杨氏杀人案便到嘉靖帝这里,当然嘉靖帝的事就是内阁的事,于是这一案件转入了内阁。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于是朱平安便被派去刑部查阅卷宗资料。

    到了刑部,看着满满的近十斤的案卷资料,朱平安一脸懵逼。好在刑部的一位主事让刑部的差役帮朱平安送到了西苑门口。不过,西苑进门后的路只能靠朱平安自己了。

    等朱平安抱着十斤的卷宗到了无逸殿,后背已经汗如雨下了,双手酸软无力。

    将卷宗送到指定办公房间后,朱平安返回自己座位,端起茶杯,咕咚咕咚灌了一杯凉茶,感受着凉茶在喉咙腹内流窜,就像又获得新生一样。

    “呵呵,子厚累坏了吧。”李春芳笑着问道。

    “还好,还好。”朱平安喘着粗气回道。

    “呵呵,还是年轻人好啊,刚刚我去了趟都察院,现在腿都快断了。喏,给你的,这是我们为数不多的福利了。”李春芳笑着调侃了一句,然后递给了朱平安一把折扇。

    “多谢李大人了。”朱平安看到折扇眼前一亮,向李春芳道谢后便不客气的接过折扇,唰一下打开,轻轻扇了两下,一阵凉风尾随扇至,凉爽了许多。

    片刻后,朱平安缓了过来,一边向李春芳请教,一边试着分拣起了奏折。

    蒙古俺答汗又进犯大同,麾下把都儿、辛爱犯辽东新兴堡,军情奏折四起;户工二部奏报各边军饷用银数额,报奏库银紧缺,请加赋税;宣府、大同二府发生严重饥荒,人无以为食,而以人为食,兵部上疏请量借军饷银进行救济;

    海盗汪直派部下大头目徐海、陈东、肖显、麻叶等人,勾引日本海寇一万余人,驾船一千余艘,自浙江舟山、象山县等处登岸,流劫台州、温州、宁波、绍兴,攻陷城寨,杀掳居民,浙东骚动,江南、江北同时告急……

    归结了一下,奏折上主要是三个问题,一个是北虏,一个是南倭,还有一个缺钱。

    大明现在还真是内忧外患啊,朱平安看着奏折,不由皱起了眉头……

    午后的京城,挂在天空的太阳像是着了火一样,烘烤着天地,放在院子外的水都热的烫手,地面都快冒烟了,没有一丝风,闷热的让人都喘不过气来。

    听雨轩的女主子李姝用过午膳后,用了一碗自制的冰酪,又让人去冰窖了取了几盆冰放在了卧室消暑降温,并分了包子小丫鬟、琴儿几个大丫头各一盆。

    有了冰盆降温,房间的温度比外面低了好几度,外面炙烤,屋里凉爽舒适。

    午后小憩。

    包子小丫鬟在主卧的套间值守,趁着小姐小憩,她也除了外衣,只着内衫,在榻上闭上眼睛眯了一会。

    因为昨晚套间值夜的她又失眠了,所以,这一闭上眼睛,不由的就悠然入睡了。

    一觉不知睡了多久。

    等到包子小丫鬟揉着眼睛醒来的时候,外面日头已经西偏近半了,阳光也不是那么毒了。

    坏了,怎么睡过头了,小姐起来了没,今儿不是还约了二小姐她们赏荷的。

    包子小丫鬟急忙抓了一把睡乱了的头发,一骨碌从榻上坐了起来,着急的不行不行的。

    正好这时一个小丫头在客厅端着一盆冰走了进来,看到包子小丫鬟醒来了,便吃吃的笑了起来,“画儿姐姐,你可醒了。刚刚小姐看你睡的香,没让人叫你,带琴儿姐姐去后花园赏荷去了。小姐可疼你了呢,让我们不要叫你,让你多睡会,特意给你放了半天假呢。”

    啊?

    包子小丫鬟闻言,小嘴顿时合不上了,想到小姐对自己这么好,心里面甜甜的。

    就在这时,客厅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脚步声有些絮乱,似乎步伐飘忽站不稳似的。

    然后就嗅到一股浓浓的酒气。

    接着就看到朱平安打着酒嗝,头上歪歪斜斜戴着一顶蓝纱香叶冠,脚步摇摇摆摆的走了进来。

    “姑爷,今儿这么早回来了。小姐跟二小姐她们去后花园赏荷了,还没回来。”

    包子小丫鬟下意识的拉上了薄毯,遮住了自己脖颈以下,她此时只着了内衫,小脸羞的红扑扑的。

    “嗯……”

    朱平安点了点头,便往主卧走,结果才走了两步就一个趔趄,差点撞到门上。

    包子小丫鬟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姑爷喝多了,脸都喝红了,浑身都是酒味。

    “姑爷,小心……坠儿,你去小厨房给姑爷端碗解酒汤来。”包子小丫鬟也不顾自己穿着了,忙从榻上下来,扶住了朱平安,生怕朱平安撞坏了摔倒了,同时让小丫头坠儿去小厨房端解酒汤来。

    “不,不用了,我没醉,扶我去卧室躺会儿就好了。”朱平安晃了晃脑袋,大着舌头摆了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