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零一章 沉默是金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继严嵩之后,作为名义上座师的赵文华也赠了一件贺礼于朱平安,是一方安徽歙县的歙砚,价值不菲,勉励朱平安虽新婚燕尔,也莫要忘了“业精于勤,荒于嬉”的道理。

    朱平安道谢不已。

    也就一两分钟左右吧,门外有人通报,书吏送来了今日通政司呈递的奏折。

    朱平安自觉起身告辞,此行收获了一幅严嵩的诗作和一方歙砚。

    朱平安从严嵩办公房间出来后,有些意外的发现门外除了有李春芳外,还有数位同在无逸殿值守的官员,全都目光如炬的盯着自己看,这眼神有些瘆人,朱平安不自主浑身一哆嗦,感觉自己就像是动物园的猴子一样,被人围着看。

    “咳咳,平安见过诸位大人,初次见面,今后还望诸位大人多多指点。”朱平安一脸懵然,继而拱手与围观的几位官员见礼。

    “好说,好说。”

    几位官员脸色有些怪的与朱平安回礼,简单寒暄介绍两句,便携手离去。

    离开后,几位官员在不远处小声的交头接耳,偶尔还向朱平安这边看两眼。

    声音很小,听不到。

    但是,朱平安会唇语,可以读到他们的对话,然后无语的笑了笑,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也不怎么样嘛,看上去还有些憨憨的。”

    “是啊,也没看出多特别啊,首辅怎么留了他那么长时间呢。”

    “看来这一届恩科成色不怎么样嘛,这小子都做了状元郎。”

    ……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啊,自己不过是在严嵩办公房建立多留了一会,这就被人嫉妒上了。

    话说,你们嫉妒的也太草率了吧。

    我在严嵩办公房间里可是每一分每一刻都战战兢兢,严嵩和赵文华两人都是大明政治圈里摸爬打滚数十年的老戏骨,心里真实想法是绝对不会反应在面上的,别看他们面上和善,如邻家长者,谁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

    其实,他们越是笑的温和,朱平安就越战战兢兢。

    跟他们这种级别的大佬打交道,只要犯一个小错误,自己就只有GG了。

    在门外候着的李春芳笑着对朱平安解释道,“以往新赴无逸殿值守的官员,每每都是先来拜访首辅,但是大家也就盏茶左右的工夫就出来了,独子厚被首辅留了这么久。所以,大家有些好奇子厚是何方神圣。”

    尽管刚刚朱平安读唇语知晓怎么回事,但还是在听李春芳说完,做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继而摇头苦笑道,“大家真是想多了,刚刚在严首辅那遇到了座师赵文华赵大人,赵大人去年是我们南直隶的提学官,又主持了乡试前的科试。所以,这才多说了会话。”

    “呵呵,子厚无需多想,他们不过一时好奇罢了。”李春芳微微笑了笑。

    朱平安想着刚刚读的唇语,勾着唇角点了点头。

    “子厚,这边是吕本吕阁老的房间,刚刚我已经进去请示过吕阁老了,子厚且进去便可。”李春芳引着朱平安往前走了数米,到了另一个办公房间前,示意朱平安进去拜访吕本吕阁老。

    朱平安向李春芳道谢,然后迈步入房间拜访吕阁老,如拜见严嵩一样,朱平安同样大礼拜见吕本。

    房间内,吕本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

    他早已年过半百,比严嵩小不了多少,头上戴着香叶冠,白发束的很整齐,不过脸上却是有了些老年斑,眼睛深陷但却深邃明亮,看上去精神矍铄。

    吕本比较有威严,不苟言笑,带着上位者的居高临下感,有些官方的接见了朱平安,问了些朱平安文笔书法、擅长何事等基本问题,送了朱平安一把折扇,很快便端茶送客了。

    朱平安识趣的告辞离开。

    朱平安这次拜访出来的比较快,不到一盏茶时间,之前嫉妒朱平安的那几位官员,见状,相视一笑,低语了起来。

    “这才对嘛,就应该是这样。”

    “嗯,我就说这小子没什么特别的嘛。”

    ......

    朱平安扫了他们一眼,无语的笑了笑。

    接下来要拜访的就是内阁中最后一位大佬了,也是前不久新晋的阁老,这个阁老朱平安再熟悉不过了,正是朱平安的座师——徐阶徐大人。

    朱平安进门后,尚未来得及行礼,徐阶便被徐阶亲切的拉着胳膊,按到了椅子上。

    和严嵩、赵文华的亲切不一样,严赵的亲切让人有压力,而徐阶的亲切则让人很舒服,如沫春风。

    “子厚来了,快坐下说话。嗯,喜欢喝什么茶,龙井、毛尖还是碧螺春。”徐阶微微笑着问道,

    “多谢老师。不用再麻烦了,老师喝什么,学生便喝什么。”如何敢托大让老师沏茶,朱平安笑着起身,从徐阶手里接过茶壶,感觉茶壶温热,里面尚有茶水,便给徐阶斟了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倒完后,朱平安又给茶壶添了些热水,放在了茶几上。

    “子厚,刚刚去过严阁老和吕阁老那里了。”徐阶问道。

    “回老师,学生先去拜访了严阁老和吕阁老,最后才来的老师这。”朱平安点头回道。

    “嗯,严阁老和吕阁老都是内阁宿老,自不用说,无逸殿的其他官员也都是老资历,哪一个都比你经验丰富,子厚莫要自持聪明,以后要向他们多学习。”徐阶点了点头,缓缓说道。

    “学生明白。”朱平安回道。

    “嗯,你要记住了,内阁是机务重地,整个大明的方方面面都汇集到了这里。在这里,你要多看,多听,多学,多做,遇到不懂的地方就问,一直问到弄明白为止,如果其他官员回答不了,你就来找我,不要怕丢人,你还年轻,不懂很正常,不懂装懂才会惹人笑话。在这无逸殿,脑、耳、眼、口、鼻、手、脚都要勤快些,你会受益良多的。”徐阶点了点头,谆谆教诲朱平安珍惜这次值守内阁的机会。

    “学生谨记老师教诲。”

    朱平安认真的点了点头,发自肺腑的向徐阶道谢,徐阶的教诲很务实,让朱平安明白了在这无逸殿值守该如何做。

    “有一点你要记住,在这里你要多看、多听、多学、多做、多问,,但是切忌要慎言。我说的,你可明白。”徐阶看着朱平安说道。

    “学生明白,沉默是金。”朱平安点头道。

    “沉默是金,呵呵,嗯,话俗理直,你明白就好。”徐阶闻言,玩味了一下沉默是金这四个字,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自己这个学生总是会让自己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