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九十九章 严嵩道谢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提到乡试后,赵文华又不无遗憾的唏嘘道,“子厚才学甚佳,如东山之玉,当时子厚之答卷,我也看了,当解元之才。奈何张涛、王达那两个老匹夫,说什么子厚少年成名不是好事,硬是把子厚排在桂榜的最后一名。可惜我得到消息时,已然张榜,为之晚矣。那两个老匹夫,几毁我朝一栋梁之才。”

    咳咳……

    你这是要搞事情啊。

    朱平安面上不动声张,但是心里面却对赵文华草腹诽不已,这姓赵的是在故意给自己出难题。

    理论上讲,张涛王达两位老大人才是自己乡试的座师。老师被人当面如此非议,自己如果不出声的话,在这个尊师重道的封建社会,定然会被被轻视。

    但

    赵文华刚刚又成了自己座师。

    一个老师非议另一个老师,学生应该怎么办?无论是踩哪个老师,还是旗帜鲜明的支持哪个老师,都是搬石头自己的脚。

    这就是要考验自己应变能力和为人处世能力了,朱平安都怀疑赵文华是不是在报自己当日拒绝他榜下捉婿之事。

    “平安何德何能,竟得赵师如此赏识,愧不敢当。平安才能有限,但会更加努力,以报赵师赏识之恩。当日乡试之时,张师和王师也是用心良苦,考虑到平安其时太过年少,唯恐平安骄傲自满,忘了学海无涯苦作舟的道理。”朱平安起身,一副感动不已的向赵文华长揖说道。

    “呵呵,幸好是子厚,能领会张王其心良苦。若是换做其他血气方刚的少年郎,怕是要被张涛、王达二人的用心良苦给摧折了,须知刚则易折的道理......”严嵩捋着白须微微笑着打趣道,点评张涛、王达二人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方式方法却是操之过急了。

    “义父所言甚是。”赵文华附和道。

    呼

    朱平安见状微微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这一茬总算是过去了,面对严嵩和赵文华两人,朱平安还是觉的很有压力的,尤其是严嵩,虽然严嵩总是温和的笑着,一副和善长者模样,但是朱平安却知道这副和善长者面孔背后的是怎样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Boss。

    “其实说来,还有一件可惜之事。”赵文华又是不无惋惜的说道。

    “何事?”严嵩问道。

    “义父有所不知,其实差一点,子厚就成了您老的孙女婿了。”赵文华惋惜的笑着指了指朱平安说道。

    “哦?”严嵩坐直了身子,对赵文华说的话很感兴趣,示意赵文华继续往下说。

    “当日乡试之时,我看了子厚的答卷,惜其解元之才,又恐张王二人所为毁了我大明未来的栋梁之才,便动了榜下捉婿的念头,因为我公务在身走不开,便遣了管家去榜下捉婿。”赵文华说到这,一脸惋惜的摇了摇头。

    “如何?”严嵩微微眯了眯眼睛。

    “可惜的是,子厚回答已有贤妻。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婚。我也只好作罢。”赵文华摇了摇头,惋惜道。

    “哦,子厚当时已有贤妻?”严嵩闻言将目光转向朱平安,继而又疑惑的问道,“子厚,老夫记得前几日好像才听说你回老家成亲去了?”

    严嵩这边话音才落,赵文华便将目光看向朱平安,灰黑的眉毛下,眸光如草原上巡视的狼一样。

    在这两双眼睛注视下,朱平安后背嗖一下子起了鸡皮疙瘩,这两人气场真强。

    “哦,是这样的。我与内人自小青梅竹马,早已定亲久已,只是苦于年岁不足,又兼科考攻读,直到上个月才于家乡完婚。”朱平安解释道。

    “嗯,原来如此。”严嵩捋着胡须点了点头,赵文华也跟着点了点头,又是那副温和模样。

    接着严嵩又唠家常一样问了朱平安些生活上的问题,又细心提点朱平安下次可以带一张凉席,严嵩说他会值勤的守卫提前打声招呼,该通融的就要通融下。

    值庐低矮,又是西南向,夏日时,值庐像火炉一样,太过炎热。而且,值庐内只是简单的一张床和被褥,没有凉席什么的,如果要是晚上值守的话,根本睡不着觉。

    赵文华以前也在内阁司直过,也提点了朱平安些注意事项,尤其是内阁出于西苑内,朱平安在司直时,若无诏命,切记不要随意外出无逸殿,以免冲撞了贵人。

    朱平安一边洗耳恭听着,一边盘算着,估计这次拜见也该结束了,是时候主动请辞了。

    等到严嵩和赵文华提点完后,朱平安起身向严嵩和赵文华拱手礼貌的告辞道,“多谢首辅和赵师的教诲,今日听了首辅和赵师一席话,胜过平安苦读十年书,平安受益良多。平安也占了首辅和赵师不少时间,耽搁了首辅和赵师不少工作,平安就不打扰了,改日再来拜访叨扰首辅和赵师。”

    “哦,要说到谢字,该是老夫向子厚道谢才是。”严嵩从座位上起身道。

    闻言

    朱平安一脸愕然,严嵩这是要搞什么。

    不过即便是愕然,朱平安反应也快,看着严嵩从座位上起身,便立马上前长揖向严嵩行礼,嘴上说道,“首辅这是折煞平安了,平安怎敢当的起首辅的‘谢’。”

    严嵩这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向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六品道谢,这只能说明严嵩没有架子礼贤下士,说明严嵩品德之高尚等等尽显褒美之词。

    但若自己如果坦然的受了严嵩的谢的话,那自己就是不知尊卑、不知天高地厚、胆大包天、傲慢无礼等等各种贬义之词了。

    如果自己被扣上这顶帽子,自己可就仕途无望,被压趴下起不来了。

    所以,朱平安才会第一时间向严嵩行大礼,口称不敢。

    “子厚莫要多礼,老夫向你道谢是发自肺腑的。坐,子厚坐下说话。”严嵩扶起朱平安,拍了拍朱平安的手,让朱平安坐下说话。

    “首辅不坐,子厚不敢坐。”朱平安拱手坚持请道。

    “好好,都坐下说话。”严嵩点头温和笑了笑,坐下后,示意朱平安也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