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七百七十八章 目瞪口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呵呵,张大人你们也被朱大人统计的结果镇住了吧,呵呵呵,说实话,我们到现在也没有缓过来呢,哈哈哈......”张管库一旁的官员见状,不明就里的用手撞了撞张管库的胳膊,指了指朱平安跟前的宣纸,呵呵的笑了起来。

    “嗯嗯,咳咳咳,呵呵.....”张管库、贾郎中等人嘴角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赵郎中回过神后,差点都忍不住一声“卧槽”了,被熟悉他的贾郎中一脚踩在脚尖,生生憋了回去。

    别人不知道内情,他们可是再清楚也不过了。他们把太仓当做禁脔,视为自己的钱袋子,太仓进了多了银子,出了多少银子,现在有多少银子,有多少金子,他们再门清不过了。

    虽然朱平安那个圆弧的鬼画符包起来的数字是什么意思,他们不清楚,可是朱平安写的实存银数、金数,却是跟真实银库的库存一一分一毫也不差。

    真是见鬼了,朱平安这小子只用了一盏茶不到的功夫就算出来了?!

    鬼手张将宣纸展开的时候,双眼一直在看着朱平安了,就是为了在朱平安现场抄写他的数字时,喊一嗓子吸引众人注意,撕破朱平安装逼的丑陋嘴脸。

    “呵,不可能,这不可能......”

    可是,当他看到朱平安展示出来的数字后,第一反应是,嗯,跟我们的不一样,正要张嘴嘲笑,忽地如公鸭被扼住了嗓子一样,只发了一个音符就掐回了喉咙,整个人完全惊呆了,瞪着两只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朱平安展示的数字,像是被五雷轰地了一样,小声的摇着头呢喃......

    整个人跟疯了似的。

    朱平安所展示出来的数字,跟他千辛万苦、用各种手法、使用珠算最后得出来的数字是一模一样的,不过唯一的区别是,鬼手张并没有写这个算出来的数字,而是写了事先根据太仓账本上的得来的大账上的数字。

    怎么可能,这不可能!

    鬼手张怎么也不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不能接受一个连算盘都不会打的人,竟然用了不到自己十分之一的时间,就算出来了如此精准的数据。

    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成年人亲眼目睹了,一个婴儿一拳头将一位壮汉锤翻在地一样,诡异的令人难以相信。

    可是,事实就是如此。

    银一百二十三万七千二百五十两,金三十一万六千五百两,朱平安连算盘都不用,轻松随意、举手投足间算出来的数字,跟他费了牛就二虎之力,用算盘花了十倍之多的时间的出来的数字,一分一毫也不差。

    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上,被自己最看不起的人,用一种近乎于羞辱的姿势,伸出一根手指头就给干翻了。

    鬼手张之前之所以鄙视嘲笑朱平安,所依仗的就是他近乎鬼神之技的账房能力,其中最引以为傲的就是他的算数之技,毫不夸张的说,在大明超过他的账房不会超过五个人。

    凭着这一手账房实力,鬼手张虽然不是官身,可是太仓的官员,包括张管库等人,都是对他礼遇有加,就是鲁莽的赵郎中对他也是很客气。

    日积月累之下,鬼手张也就越来越自视甚高了起来,也正是因为如此,鬼手张才会鄙夷、嘲笑朱平安。

    可是现在呢,朱平安宣纸上记载的数字,像是一个个呼啸而来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了鬼手张的脸上。

    现在鬼手张才终于明白,并不是朱平安不会算盘,而是他不需要算盘。

    不用算盘就可以算的又快又准,而且比用算盘还要快数倍之多,如果是你的话,你还会去学算盘、去用算盘吗?

    想到刚刚自己嘲笑朱平安的时候。

    鬼手张一时间羞愧的恨不得成为一只老鼠,钻到地洞里,永远也不出来。

    你不是状元吗?!

    不好好的研究你的四书五经、八股文章,研究哪门子的术算啊?!

    其他四位账房也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目瞪口呆,像大白天见了鬼似的。

    “呵呵,看看,朱大人算出来的数据都把几位账房先生给惊住了呢。”

    不明就里的围观官员纷纷笑道。

    张管库、贾郎中、赵郎中等太仓高层虽然也是在笑着,但是脸色却越来越惨白,后背的阵阵恶寒越来越汹涌,心底里如结了冰一样,从里凉到外。

    不需要算盘,朱平安就可以在这短短的盏茶不到的时间,准确而迅速的统计出来盘库的数据。

    朱平安一个人比鬼手张他们五个顶尖的老账房加一起还要快十倍不止啊。

    朱平安这一手算术之技,深深的震撼了他们。

    让他们不得不思考之前从来不敢想的一件事情,三天的时间,是不是足够朱平安把太仓三年的账本重新核对一遍了?!

    朱平安刚刚的表现,让他们毫不怀疑这个可能。

    朱平安的数算之技如此高超,保不齐已经在账本中看出什么来了?!

    深思恐极

    汗流浃背。

    “咳咳,怎么了,子厚错的很离谱嘛,瞧你们一个个吃惊得。”贾郎中咳嗽了一声,上前伸手拍了拍鬼手张等人的肩膀,眯着眼睛看着他们微微笑道,在那个错字上加重了几分语调。

    在贾郎中的提醒暗示下,鬼手张等账房从被朱平安神乎其技的算法中打击中回过神来。

    “呵呵,是的,朱大人算错了。”

    “嗯,我们五张算盘,算出来的数据丝毫不差,说明我们无误,朱大人的不一样,是朱大人算错了。”

    “嗯,正是如此。”

    鬼手张等人纷纷表态,言辞凿凿的表示朱平安算错了。

    “人多的就一定是对的吗?有时候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朱平安扫了鬼手张等人一眼,微微笑了笑,用毋庸置疑的语气道:“再算一遍,我们一起,我跟你们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核算一遍。”

    说完后,朱平安又拱手对滴血剑张谷一说道,“张百户,烦请将他们四位账房两两隔离起来,两人一组验算,我与这位姓张的账房一组,每验算一个数字,汇总核对一次。”

    一个数字一个数字的相加,这种方式验算,虽然费时,但是那个数字出错就能看出来。

    “大人放心。”

    张谷一点了点头,挥了挥手,数名东厂番子便如猛虎下山,将除了鬼手张之外的账房,分两组隔离到两个空房间呢。

    “请。”朱平安伸出右手,向着鬼手张笑了笑。

    两个数字相加,很容易,在场的官员就是算的慢点,也能算出来,哪一组算错也能及时发现,此外,张谷一还挑出四名会算数的东厂番子,一同验算。

    众目睽睽之下,鬼手张等人就是想算错,也错不了。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

    等到太阳西下的时候,最终的验算结果出来了:太仓实存银一百二十三万七千二百五十两,存金三十一万六千五百两。

    与朱平安之前算的一分一毫也不差。

    朱平安算的数字,竟然才是对的?!

    最终结果出来的时候,屋里的众位官员,全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目瞪口呆于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