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九十三章 绿帽子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送走了冯保,朱平安返回正厅,好奇的将遮盖香叶冠的红绸掀开,目睹了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香叶冠的庐山真名目。

    香叶冠不愧是香叶冠,散发着一股浓郁的香叶味道。这顶帽子式样为道冠,高三四十厘米的样子,以竹片为冠骨,以绿纱为冠面,正前面还绣着黑白相间的太极八卦图案,外面绕着用香叶做成的花环。

    香叶也就是家里炖肉做菜常用的那种香叶,不过不知道嘉靖帝让人用什么秘法加工过,这香叶冠上的香叶虽然是干的,但叶片颜色保持的如新鲜一样嫩绿。

    “香叶轻纱杏黄袍,青词金纸送烟高。

    阁臣天子同修道,不问苍生不早朝。”

    朱平安双手捧起香叶冠,摇头笑了笑,往听雨轩悠悠而去。

    夏言摒弃鄙夷香叶冠的时候,已经是首辅高位,自己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六品官,可没有夏言的勇气。明日内阁报道时,少不了要戴这顶香叶冠了。

    朱平安捧着香叶冠回了听雨轩,李姝她们都在院子里等着,看到朱平安进来,李姝领着包子小丫鬟她们走了过来。

    “咯咯咯......”

    还未等朱平安开口,包子小丫鬟才看到朱平安手里捧着的香叶冠后,大眼睛惊讶的睁老大,下一秒,肉呼呼小胖手一下子便捂着小嘴,控制不住的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丫头笑的肩膀都颤抖不已......

    怎么了?

    朱平安一脸无语,上下自我打量了一遍,也没看到自己身上有什么脏东西之类的。

    “你这笨丫头,笑什么呢?”李姝伸出纤纤玉手,在包子小丫鬟脑门上轻轻的弹了一下。

    “咯咯咯......姑......姑爷,怎么,怎么捧回来了一个绿帽子......”

    包子小丫鬟指着朱平安手里捧着的绿帽子,咯咯笑的直不起腰,眼泪都快出来了。

    绿帽子?

    朱平安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香叶冠,尼玛,包子小丫鬟不说还好,包子小丫鬟这么一说,朱平安也觉的手里的这顶香叶冠也太特么绿了!

    绿纱冠面

    绿油油的香叶花环

    除了黑白相间的太极八卦图案,这帽子整体的色彩,入目就是一片绿油油。

    不是绿帽子,又是什么!

    “咳咳......”

    朱平安忽然觉的手里的香叶冠无比的烫手,有阴影了,看到这香叶冠就想到绿帽子。

    一个男人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偷情、欢好,大家就会称这男的戴了绿帽子。绿帽子并不是现代的产物,追溯起历史来,可以追溯到元朝。

    元朝是蒙古南下入主中原建立的朝代,他们还未入主中原的时候,大草原上是没有娼妓这一职业的。他们在大草原上,只要男女看对眼,管你婚否,只要愿意就可以把绿油油的大草原当做床,把天上的白云当做被子,来一场酣畅淋漓的交流。等他们入主中原后,看到中原礼仪之邦竟然会设立的妓院,很是看不惯,为了表示鄙夷和侮辱,规定娼妓必须着紫衫,在妓院里做工的男人必须要戴绿帽子,以此来表示与正常人的区别。

    于是男人最怕的绿帽子,就这么诞生了。

    “你这笨丫头要死啊!浑说什么......”

    李姝羞啐了一口,做生气状,跟只发飙的小老虎一样,伸出纤纤玉手又弹了包子小丫鬟的脑门一下。

    这笨丫头说朱平安手里捧着的是绿帽子,那岂不是说我红杏出墙了......

    “啊?小姐,我,我不是......呸呸呸......”

    包子小丫鬟捂着脑门好一会才恍然大悟,不由连连住嘴,小圆脸赧赧的煞白不已,伸着胖爪子连连拍了自己的小嘴,挺用劲的,像是要把说过的话重新给拍回小嘴里似的。

    呵呵

    朱平安见状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想到明日,内阁大臣人头一顶绿帽子的壮观景象,不由又忍不住笑了。

    不过想到,明日自己也要带着这顶绿帽子行走,不由又一脸无语。

    男人于世间有两大最不可忍的世仇,一为杀父之仇,二为夺妻之恨。其中夺妻之恨的表现形式便是绿帽子。

    上至宫廷君臣,下至黎民百姓,多少人因为这顶绿帽子而血溅当场。

    嘉靖帝为毛要把这香叶冠弄成绿色呢,绿纱,绿香叶......夏言当时没戴这香叶冠,是不是也注意到这点了......

    可能是心理作用。

    但既然自己注意到香叶冠绿色属性这一点了,那就不能视若不见,反正自己是万万不戴绿帽子的。

    可是,偏偏这顶香叶冠是嘉靖帝赏赐的,明日还不得不戴。自己没有夏言当时的权势,学不来夏言的脾气。况且,以夏言当时首辅的地位,不戴这香叶冠,便失了圣眷,最终落了个弃市而死的下场。

    自己能比夏言厉害么?

    如果明日不戴这香叶冠,后果不用多想也知道。况且奏折一事尚未发酵完,自己正是惹人注意的时候,若不戴香叶冠,少不得被有心人拿出来指摘......

    这就尴尬了,朱平安将香叶冠放在桌上,陷入了一片两难的境地。

    “姑......姑爷,小姐,我错了,我是胡说了。”包子小丫鬟自打嘴巴后,可怜兮兮的告罪道。

    “你长了几个脑袋?”李姝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一个呀。”包子小丫鬟茫然的回道。

    “你还知道你长了一个脑袋呀,连圣上赏赐的,都敢编排,你一个脑袋那够砍的。”李姝纤指恨铁不成钢的点了包子小丫鬟的脑门一下,娇斥道。

    “啊......”包子小丫鬟闻言,吓的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你这笨妞......”李姝见状好气又好笑。

    这时,朱平安忽地一拍桌子,一脸喜色的喊了一声,“有了。”

    这一嗓子吓的刚站稳的包子小丫鬟,又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了,跟只受惊了的鹌鹑一样,抬起头。

    朱平安是从严嵩那得到启发,严嵩为了表示对香叶冠的敬重,特意在香叶冠外面罩了一层薄纱,避免香叶冠蒙尘。

    那自己也可以“敬重”香叶冠啊。

    朱平安抬头看向李姝,却见李姝也亮着眸子看向自己。

    心有灵犀。

    “去叫绣娘来,再从库房取匹蓝纱和乌纱来。”朱平安尚未开口,便听到李姝吩咐丫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