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九十二章 香叶冠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小朱大人过谦了,这内阁司直郎可不同于其他司直郎,乃机要之所,临近圣眷,多少人做梦都梦不到这等好事。”冯保看着朱平安,微微笑了笑说道。

    “正因为是机要之所,我才担心。我这人能力经验不足,性格又不讨喜,万一惹到了哪位大人物,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朱平安摇头苦笑。

    “别人我不知道,但是小朱大人绝对足以胜任此职。”冯保对朱平安信心十足。

    说完之后,冯保又微微笑了笑,接着说道,“况且,小朱大人这司直郎还是圣上钦点的呢。小朱大人不相信自己,难道还不相信圣上的眼光吗?”

    “怎敢,怎敢......”朱平安拱手告罪道,借自己十个胆子,也不敢啊。

    “小朱大人莫急,杂家只是说说而已。”冯保微微笑了笑,与朱平安相对拱手道,“小朱大人司直内阁,日后杂家有事还要向小朱大人请教呢。”

    “冯公公客气了,请教不敢当,你我互相沟通交流罢了。”朱平安摇头笑了笑,继而又接着说道,“况且,日后还得麻烦公公多多照拂。”

    “这是当然,承蒙小朱大人上次指点,杂家可是受益良多,一扫当日桎梏之困局。”

    朱平安话音刚落,冯保便用力的点了点头,然后隐讳的就朱平安指点后宫侍寝翻牌子制度,向朱平安道谢。

    因为在场的还有另外两个小太监以及李管家等人,宫闱之事不便明说。

    “我只是提供一个思路罢了,主要还是冯公公身体力行,勤诚敏练。”朱平安笑着摇了摇头,一点也没有居功的意思。

    冯保这个人是值得投资的,虽然他这人有贪财的毛病,但是为人颇讲义气,从历史上他与张居正结识以来从未背叛过张居正就可以看出来。

    雪中送炭胜过锦上添花。

    现在冯保声名未显,尚未崛起,又遇到了困难,正是投资的好时候,就像吕不韦奇货可居秦异人一样,日后好处自然不可估算。所以朱平安才会在冯保遇到问题的时候热心相助。

    “小朱大人真乃当世君子,杂家不若也。”

    冯保对朱平安谦逊不居功的态度,感慨盛赞不已。如果他知道朱平安把他当货的话,估计就不会这么想了。

    在正厅站着的李管家,看着朱平安与宫里来人的贵人谈笑风生、颇为熟络的样子,内心震惊不已,想不到朱平安的人脉竟然都到了宫里。

    冯保与朱平安寒暄了片刻之后,便步入正题了。

    冯保这次是代表嘉靖帝来传达口谕的,自然不能怠慢,尤其是礼仪方面。

    所谓口谕,通俗来讲就是口头的圣旨,礼仪方面照着接旨准备就不会错。

    朱平安让李管家将香案摆到了正厅正中,然后盥手焚香,一一准备妥当。

    等朱平安这边准备妥当后,冯保便正式开始传达口谕。

    朱平安跪在门口恭听口谕,李管家等临淮侯府的下人全都跪在了门外,一动也不敢动。

    “上谕......”

    大同小异的口谕开头语后,就进入了口谕的实质内容了。

    “为官当以勤勉、忠职为己任,着朱平安翌日司直内阁,勿失朕望。”

    朱平安听了这一句口谕,心里面腹诽不已,我的新官探亲假期还有好几天呢,嘉靖帝这一句话就把自己的假期给取消了。而且这都算是加班了吧,可是自己还被罚俸一年着呢。

    嘉靖帝这老板当的,不给工资,还让人加班......

    不过,朱平安也就在心里腹诽而已,面上自然是堆着一副圣上英明的表情。

    “今特赐尔香叶冠一顶......”

    到了最后的时候,冯保传达了嘉靖帝对朱平安的赏赐,嗯,没错一顶帽子。

    朱平安闻言,心里不由再次腹诽不已。

    这嘉靖帝还真抠,就赏赐了一顶帽子,帽子能饭吃啊......

    当然,雷霆雨露局势君恩。

    “臣朱平安遵旨,谢主隆恩。”朱平安跪在地上行大礼,面上挤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

    冯保上前扶起了朱平安,“小朱大人快快请起。”

    “多谢冯公公。”朱平安起身道谢。

    “小朱大人客气了,这是圣上赏赐给小朱大人的香叶冠,还请小朱大人收好了。”冯保说着,从一旁的小太监手中取过用红绸盖着的香叶冠,双手递给了朱平安。

    “臣,谢主隆恩。”朱平安双手恭敬的接了过来。

    “此冠乃圣上特意令人编制,小朱大人明日司直内阁时,务必带上此冠。”冯保提醒朱平安道。

    “多谢公公提醒,平安记下了。”朱平安向冯保道谢。

    香叶冠的大名,朱平安在现代就有所耳闻。在历史上还留下了香叶冠事件呢。

    那是在嘉靖二十年左右,嘉靖帝信奉道教,不仅痴迷于炼丹修仙,闲暇之余,还亲手制作了五顶道士的香叶冠,一腔热血的赏赐给了当时最为亲近的五个大臣。估计当时嘉靖帝是想拉几个道友吧。这五个大臣便包括当时的首辅夏言,以及现在的首辅严嵩。

    夏言反感嘉靖帝修仙炼丹,压根就不信道教炼丹修仙这一套迷信,对于嘉靖帝赏赐的道士香叶冠,更是不屑一顾,一次都没戴过,都扔在家里生虫了;可是严嵩就不同了,严嵩在每次面见嘉靖帝的时候,都带上香叶冠,为了表示对香叶冠的敬重,严嵩还在香叶冠外面套了一个薄纱,唯恐弄脏了香叶冠。于是,嘉靖帝对夏言越来越不满,而对严嵩越来越满意,慢慢的,嘉靖帝便疏远了夏言,亲近了严嵩,这才使得严嵩有机会联合陆炳整倒了夏言。

    “时间也不走了,杂家还要去复旨,这便先告辞了。等小朱大人明日入职内阁得空时,杂家再与小朱大人把酒言欢。”冯保将香叶冠交给朱平安,叮嘱过后,便告辞离开。

    朱平安客套挽留,冯保婉拒,表示要回西苑复旨。

    正事要紧,朱平安表示理解,于是便把冯保送到了临淮侯府门口,目送冯保一行上轿赴西苑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