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六百九十一章 宫中贵人来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啁啾--唧啾--

    第二日清晨,朱平安在一阵鸟儿曼妙的歌声中醒来,迷离的睁开眼睛,顿觉窗外一片灿烂的阳光照的眼花,不由闭上了眼睛,下意识的伸手遮住了阳光。

    感觉有一点呼吸困难,身上像是被压了重物,像是有一条蛇缠在自己身上一样,滑溜溜的。

    “嘤咛”

    耳边传来一声慵懒的呻吟,朱平安一怔,然后昨晚的记忆重归了脑海。

    再一次睁开眼睛。

    李姝娇俏白皙的脸蛋就枕在自己肩上,一头乌云般的秀发如绸缎般荡漾在枕边,一条修长白皙的嫩藕一样的手臂绕过自己胸膛,一条白的反光、漂亮到眩目的、美到让人舔屏的大长腿压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紧紧搂抱,相拥而眠。

    美人蛇一样,缠在了自己身上。

    坦白说,大清早正是“陈伯”来的时候,一睁眼又是李姝这不着寸缕的娇躯,朱平安没反应是不可能的。

    “嗯......什么东西,硌的慌......”

    李姝嘤咛了一声,迷迷糊糊的醒来,觉的大腿被一个东西硌的慌,不由皱起了柳眉。

    “早......”朱平安僵硬着身子。

    “早......”

    李姝迷离着大眼睛,半睡半醒的回了一句,好像还没有从睡梦中彻底醒来。

    也是,昨晚折腾了太久,睡得那么晚,还没睡饱呢......

    “朱平安,你睡觉怎么还藏东西,这么长,不怕戳坏了你自己啊......”

    感觉大腿那还被硌得慌,李姝不由又皱起了柳眉,嘟着小嘴问罪道,接着伸出纤纤玉手一下子便捉住了那个罪魁祸首,往外扯了扯,像是要看看朱平安藏的是什么东西。

    咦

    扯不出来?

    李姝不由加大了力气。

    “疼......”

    如此之下,朱平安不由叫出声来,眉头皱的比李姝更严重,表情还很怪异,痛苦中带着羞赧,羞赧中带着无辜,嘴唇都有些发白了。

    嗯?

    李姝抬头看向了朱平安,瞧见朱平安怪异的表情,李姝不由一愣,纤纤玉手下意识的又捏了下,然后一下子反应过来手里是什么东东了,纤纤玉手像是摸到蛇一样嗖一下子缩了回来,俏脸蛋顿时涨的通红。

    “朱平安,你,你不要脸!”李姝又羞又恼,一张俏脸蛋红的都快滴血了,撅起小嘴啐了一口。

    “我,我这是正常反应......”朱平安又羞又气道。

    “谁家的正常反应是这样的,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李姝翻了一个白眼,嗔道。

    “你啊。”

    朱平安回了一句。

    下一秒

    朱平安便求饶道,“疼......”

    ......

    “画儿,小姐和姑爷还没起床吗,要过了给老夫人请安的时辰了。”

    卧室外,琴儿进了客厅,瞧见了在耳房候着的包子小丫鬟,着急的问道。

    “嘘,小点声......”包子小丫鬟伸出了小手放在唇边,紧张小心不已。

    见状

    琴儿赶紧停住了嘴,接着卧室内的声响,隐隐约约传到了耳中,琴儿的脸蛋一下子变的通红,从耳根到脖子再到全身上下,一直直到脚跟。

    过了一会,卧室里传出李姝的声音,让包子小丫鬟她们进去服侍。

    等包子小丫鬟和琴儿进去服侍的时候,朱平安跟李姝已经穿了衣服下床了。

    卧室里弥漫着一股淡淡栗子花的气味......

    此时已经过了给老夫人请安的时间,李姝也不太在意,在包子小丫鬟和琴儿服侍的时候,打发了一个丫头去老夫人那告假说身体不适,稍后再去给老夫人请安。

    “小姐更漂亮了呢......”包子小丫鬟在服侍李姝的时候,不由又感慨道。

    “嗯嗯,小姐的皮肤更白更水嫩了呢。”琴儿跟着点头,再赞同不过了。

    “浑说......”

    李姝娇嗔一声,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蛋,白里透红,粉粉嫩嫩,既有光泽又有弹性,微微眨了眨眼睛。

    朱平安自去洗漱,用具有时代特色的大明牙刷牙膏刷牙,牙刷是现代牙刷的雏形,牙膏使用茯苓等药材煮成糊状物,平时放在瓷瓶里,用时倒在牙刷上。

    洗漱过后,丫头们便将早膳等呈了上来,早餐是厨娘在听雨轩的小厨房里做的。

    清粥小菜虾饼,茯苓糕,桂花糕,灌汤包。

    味道虽不如李姝做的好吃,但配上李姝腌制好的嫩黄瓜,也是少见的美味佳肴。

    朱平安跟李姝在桌上用膳,包子小丫鬟和琴儿站在一旁服侍李姝用膳。待朱平安跟李姝用完早膳,包子小丫鬟和琴儿将桌上剩下饭菜撤下去赏给了外面的丫头,厨娘在小厨房给两人另留了早饭,这是大丫头的待遇,两人紧着在小厨房填饱了肚子。

    早过早膳不久,一个小丫头一路小跑了进来禀告,门房传了一个紧急消息到内院,说宫里来人了,有皇上口谕要传给朱平安。

    皇上口谕?

    朱平安闻言不敢怠慢,匆忙整了一下衣服,给李姝说了声不要担心,便快步往外走去。

    嘉靖帝怎么想着给自己传口谕了,不知是什么口谕,朱平安一边走一边思索,不觉间便出了内院。

    “姑爷,这边,宫里的贵人在正厅呢。”

    临淮侯府里的李管家在垂花门外专门等候着朱平安,他还从来没有接触过宫里来的太监呢,不知道奉上的茶和礼品是否得当,心里面不免有些忐忑,此刻见朱平安出门,便向见了救星一样,便急着提醒道。

    “嗯,有劳李老了。”

    朱平安点了点头,跟李管家一起往正厅而去。

    因为宫里来的太监是给朱平安传口谕的,所以府里的老夫人等人没有过来拜见。

    朱平安进了正厅,看到坐在正中座椅上品茶的太监,不由一笑,拱手上前请罪道:“呵呵呵,冯公公远道而来,平安未曾远迎,失礼失礼。”

    “呵呵呵,小朱大人太客气了。杂家还没恭喜小朱大人跻身内阁呢。”座椅上坐着品茶的冯保,见了朱平安,面上也是一笑,立马放下茶杯,起身拱手与朱平安见礼。

    “冯公公说笑了,在下哪里是敢称跻身内阁,我这司直郎就是个给阁老们跑腿打杂、端茶倒水的。阁老们打个喷嚏,我就得摔个跟头。”朱平安摇头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