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絮语

  • 时间:
  • 浏览:5
来不及落寞,冬就已急匆匆地敲打孤寂的内心。或许,我不是期盼来一场风花雪月的旅行,也无需无病呻吟,故作高深地浅吟清唱几句。冬天的清寒,或许并不能点醒我心里的几分惆怅,我心里或许自有几分淡淡的愁绪,可是却又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它却又分明地萦绕在我的脑海,有时候也慢慢吞噬我并不强大的内心。   或许人生也正如一场旅行,很多人在一起快乐的玩耍着,可是走着走着就散了,根本来不及说再见,就已经散场了。也正是走的愈久,脚步越是阑珊,最后,慢慢地收获一场静默。也许,最美好的事物恰恰在最初的会晤里,于是,才有人说,最好不相见,尚可长相忆。   也许,各有各的空间,在银河的两端遥望,才是最美的诗意,因为距离可以带来向往产生浪漫。两个星星因为各有各的方向,所以不会交会,但是各有各的光芒,人呢,各有各的追求,在某一刻擦肩而过,此后再无交集,于是乎,各有各的精彩。   在同学群里写过一首小词,怀念幼时真挚的同窗之谊;又在朋友圈里写了一首小诗,感怀渐渐淡薄的亲情以及代沟产生的痛,或许,走着走着,有些东西就悄悄地没了,或许,这也正是成长要经历的痛。可是,我仍然是那个永远长不大的我,但属于我的那些纯真美好的情怀呢?又是谁拿走了他们呢?   最后改用玉溪生名句“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今更枉然”作结,谨以此文回忆我的童年,我的求学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