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背

  • 时间:
  • 浏览:3

  我每个周末都会去那家洗浴中心。整理衣柜时,我又看到了那祖孙三代。三十多岁的女人扶着六七十岁的母亲,旁边是十多岁的女儿。母亲脱去了衣衫,女人拿着一个小塑料凳,扶老人进了浴室,开了水管,调好水温,待老人坐下,方才折回。她又帮女儿拉下紧绷的毛衣、毛裤,孩子像条鱼一下子没入了水雾里。她再脱去衣服,又收拾好老人和孩子的衣服,也闪进了温热的水流下。

  老人坐在角落里,水冲着脊背,她佝偻着腰搓着身上的灰尘,松弛的皮肤在水流的冲击下像张起皱的塑料布。女人径自去找小女孩儿,母女俩泼着水,咯咯笑着。女人捧着女孩儿的长头发,要为她洗头,女孩儿扭着身体不愿意。女人说:“傻孩子,你自己洗不干净,妈妈洗得又干净又舒服。”

  老人抚着女孩儿的柔发:“乖孩子,让妈妈去给你洗,大人比小孩儿洗得干净。”女人牵过女孩儿,洗好了孩子的头发,让孩子面对墙壁站定,细细搓洗孩子的身体。女孩子蓓蕾般的身体在母亲柔软的掌心下变得红润清爽起来。

  女孩儿全身涂满沐浴液时,女人开始洗头、搓洗身体。当女人的身上涂满了泡沫时,她看见老人还在兀自低头搓脚,便招手叫来了搓背工,转头对老人说:“妈,你别搓了,花钱请人搓吧。”搓背工扶老人躺到浴床上,为老人搓洗全身。两人拉着家常,说说笑笑,老人已经是她的老主顾了。

  后来,那个搓背工告诉我:“和那个女人一样带老人来洗澡的,多数都是花钱请人为老人搓背;带孩子来的,都是自己给孩子搓背。其实上岁数的老人身上都有股味儿。”她吸了吸鼻子,做了个鬼脸。

  老人趴在床上,手垂着。那双手曾无数次抚摸女儿的肌肤,而为她擦洗去灰垢的不是女儿,却是一个搓澡工,因为女儿又有了女儿,女儿的手更多地去爱抚另一个水灵葱嫩的身体了。

  人这一辈子,爱子女甚于爱父母。如果有一天,人爱父母如爱子女,也许才是人性的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