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湖豆干,韵在烟火中

  • 时间:
  • 浏览:7

  分开故土外收工作已十三年,若问故土的特殊滋味是什么?吾必曰:玉湖豆干味,那是故土永远令我迷醉的体香!

  自小吃着玉湖豆干长大,老家的豆干就是百吃不厌。其可炸可煎可卤可煮可蒸可煲,随君衰亡而行,滋味亦迥然各异。但是,任尔“平仄”千变万化,它那共同的豆干味定然芳心不改。因而,每次回乡回城,买十几块豆干是我“必做的作业”。

  故土的豆干是布包的,呈方形。但它天生具有本人的特点,尽不与人苟同。它确乎长着不肥不腻的身体,坚持着不硬不软的样子,韧白的脸显露出薄薄的金黄。它没有官桥豆干不怕摔的“硬功夫”,也没有城里豆腐一触即化的“水水软态”。名震县城的后垵豆干似乎有一比,但买来食之,发现:二者仿若孪生姐妹,一个留乡村,一个长城里;城里下班的皮肤白,乡下干活的皮肤透黄,因而故土豆干注定要长着农者的朴素面孔。当然,更重要的是,后垵的豆干除了缺乏老家豆干“韧性”外,也没有故土豆干共同的香气。至今,我在异乡真的没尝到过故土豆干的共同滋味,一种让我无词描述的滋味。或许是一方水土各有一种自然气味吧,如同邑中各乡镇的口音也略有不同一样。

  故土的共同风味,原以为天经地义,直到昨日回乡下,才恍然大悟。

  傍晚,追逐斜阳回乡下,透过车窗,看见了炊烟,故土的滋味似乎瞬时飘来。我晓得,已步进电气化的故土,这炊烟简直快遁进传说的“有厝没火熏”之空门了。我知晓,这炊烟,不能够是烧柴火做饭的,这要么是在煮禽畜食,要么是大鼎煮豆浆做豆干。细心一看,是从那家豆干高人冒出的,于是决议往买几块早晨试试,解解饥渴的乡愁。

  下车,到其家,邻人正在烧柴火煮豆浆(做豆干的关键顺序)。冷暄,坐聊。我直接问他,老家的豆干滋味和别处似乎不同,另有风味,是什么缘由?他笑着说,你不知我们这里吃的用的都是山泉?这水质不同,滋味一定不一样,正好像种茶叶,县城的自来水和老家的山泉泡出来的滋味一定不一样。又说,不只是茶,前天女儿从县城带回大龙湖的鱼,那土壤气息重;家里的溪鱼、水库鱼又清又淳,滋味就是鲜美。

  这种说法还是没有解开我心中的谜团。我又说,你还是没说出老家豆干的特殊气息。于是,他道貌岸然道,实践上老家豆干的滋味就是烟火的滋味。我大吃一惊。他接着说,小时分吃过豆浆烧开后粘锅的锅巴吧,那是带有焦香味的。我摇头称是。他又说,柴火煮浆时,由于豆浆会沉淀,而柴火温度较高,终极大鼎下会构成一层锅巴,这锅巴的焦味会窜进豆浆中,于是便有了这种轻轻的烟火味。我觉得似乎有理。他又说,前不久,模拟他人用不锈钢蒸汽锅做,后果是,重量添加了,但泉州食客都说少了先前的滋味(他的豆干早就快运到泉州,价钱不菲),所以又赶忙回回传统。

  至此,我终于明白了。原来故土的豆干除了山泉滋养外,还必需吸取这乡村的烟火,才干构成这烟火神韵。我尚不清楚如今异乡的豆干豆腐能否也是用柴火来烧制,假使也是,那么,故土豆干特殊的神韵便是故土山泉为作出的特别奉献!

  故土豆干的烟火神韵,就是我魂牵梦绕的味道!有时我在想,身为一介凡夫俗子,谁能不贪恋一点本人挚爱的凡尘烟火?如今,红尘中,袅袅炊烟已几近偃旗息鼓,城市的尾气徒增了游子对故土体香的怀念。

  备注:有厝没火熏,闽南传说中“五公谶”预言,意思是有人住的屋子竟然没炊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