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这个城_洛阳这个城市怎么样,洛阳天城一品

  • 时间:
  • 浏览:11

洛 阳, 这 个 城

------月下李说

洛阳,这个城,几十年前来过,觉得不很大,却很随意,象陕西的咸阳城。街呀巷的,都不是那么的规整,那般的方方正正,象西安或北京一样,正北正南的直街。洛阳的街,转弯都很随意,显的街多巷口也多,巷与巷不直对,看起零乱,可街面还挺整洁,很有些舒心,又不受限制,这都是那些年的印象了。

相隔几十年,又往了一趟洛阳,是随冤家们往的。坐车七八个小时,抵达洛阳已过半夜,吃了便饭,往看冤家的产业基地,还是在车下游览着这座城。城里有了新的修建,高层住宅楼一座又一座,楼很薄弱,却高佻的不得了,似乎风能吹倒,这是我的觉得在担忧。这城里的树多,都很矮小,远看象树林,楼房就在林子里盖,街面上的树,少说也在一二十年,一人都围拢不住,高在八九层楼,看来洛阳是注重绿化的,也规模较早,不然成不了这种天气。

街下行人未几,不像西安那般拥堵,自行车、摩托车也不拥堵,可汽车就是跑不快,老遇红灯,由于总是街口,汽车走走停停,很有些急人。洛河很宽,水也大,从城市中穿过,便有着一种景致,这在南方城市里,很有些新颖感,也能给城市带来好的风水。

城市是有性情的,就像一团体,生来就英气、就忸怩、就拘束、就随意、就细致、就大不列列,而且这种性情终身都很难改动。这不,都几十年了,洛阳城的随意感照旧那么激烈,虽然有了古代化的修建,有了新城市的规模,但在它的角角落落的纤细处,那种随意的性情依是处处可见。(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吃饭往了老城的“真不同”,是洛阳的名吃,叫水席。这店华丽堂皇,四处金光灿灿,那金全在柱子上,柱子上有龙,龙象活的,在柱子上腾云跨风,全涂着金漆,灯光之下,便是富丽堂皇的激烈觉得。效劳职员全着了古装,大红的刺眼,还未上菜,人心便跃跃欲试,食欲开端往上冒。

这水席很有来头,来自唐朝,距今有千年的历史,而且来自唐朝的女天子武则天,武则天是个什么人物!中国的第一个位女天子,在她的那个年代,洛阳水席传进宫中,佐以其它山珍海味,制成宫廷宴席,大受宠喜,后来其制法又传回官方,才构成明天的特征,与洛阳牡丹、龙门石窟并称洛阳三尽。

洛阳水席,即为水席必是以汤水见长,总计二十四道,八凉十六热,道道热菜均在汤水中,八凉为下酒菜,我们落桌时,凉菜已上,其花鸟图案,构思别致,颜色艳丽的让人未动筷子就食欲倍增了。正吃着,热菜上,一道接过一道,象流水的席,而且道道离不了汤水,道道色味诱人,让人吃了上道还想下道,肚子曾经涨饱,眼里的愿望仍不减退,这便苦了肚子。

不知吃过多少道,就觉得足够了,突地又下去一道,全桌人就笑了,问:还有菜吗!效劳生笑说:还有两道。大家晓得这是水席的规范,当最初一道菜上桌后,人们虽然脑满肠肥,但这菜不能不吃,一人一口吃下往,就剩下拍着肚皮说笑了。

这一整理饭吃的真饱,饱的让人早晨睡前还得外出遛遛弯。夜里的洛阳,街上很静,有人骑车,也有人走路,都是零零星星的让人能数的过去。有风在吹,很温顺,不像西安的夜里已开端有点冻人。街面的路,总不是很平整,人行道上总是有停留的车,车停的不拥堵,也不大整洁,有停车线,放车人却很随意,足见这里的车辆人均数不是很饱和,有中央放,人心就随意了。

马路边上有花坛,坛边就有人下棋,棋盘上的字都模糊不清,可见是一些老下家,主棋的是一位老者,头发花白了,手是枯槁的,有青筋冒着,对手为一中年,嘴里总是嘟嘟囔囔的,叼着香烟,举起棋子却犹疑不定,一圈的人都开端插话,你一句,他又一句,中年人仍犹豫不定,老者急了,不知嚷嚷一句什么话,我没听懂,那中年便啪地一声,吃了老者的车,老者即刻挪了炮,吃了对方的马,一圈人便哇的一声,都说:和棋,和棋,下不死。说着人就开端搭伙,那中年人不死心,还盯着棋盘在看。我不是棋家,看不大懂,却感受了这洛阳人的悠闲安闲,已是十一点了,我渐渐地往回往。

大清早,我又往周边转悠,看着一条小巷走往,原是一个住宅区,只是没有大门,巷口摆着小吃的摊点,摊主正在摊菜饼,还有胡辣汤的锅,没放两张桌子,也只坐着一位吃家。这小区很静,楼下都放着车,车也是松疏松散地放,很随意的样子,这使我想到了西安,想到了小区墙外那里三层外三层放着的车,经常为开不出车而车主们吵吵闹闹的样子。洛阳却是另样,那般的安静,那么的随意,那么的让人心安,在这里我没有紧迫感,很清闲。

回时,车从老街里过,这个城的性情荡然无存,象几十年前那样的觉得,我很希奇,几十年过来,世界终究都发作了什么!变革开放,经济开展,城市都在变化,我是眼看着这种速度在我寓居的城市里一日千里,而到了洛阳,在这种变化着的深层世界里,也就是这座城市的骨子里,照旧保存着那股改换不了的性情,我终究该是赞言还是贬意呢!

几十年,对人生来说,是一个大的间隔,从少年走到了老年,生命也就快要完毕。而对一个国度,一个城市来说,又该怎样往计算它呢!人老了,皮肤有了皱纹,头上有了白发,这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可人的性情,无论岁月如何往雕琢它,丰厚它,它却不易改动。难道说一座城市也是如此么?骨子里的东西真就不易改动么!

想到这里,我真有些迷糊了,窘迫在车上,想起国度的管理,城市的管理,真不是那么轻易,国人习气了的东西,改动起来不能用终身的工夫来计算,那是几代甚至十几代人的事啊!